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46章 宫里的分赃大会

    石文义呵呵笑道:“各位大人,皇上旨意大家没有听明白吗?莫非大家都想去锦衣卫的大牢里走一趟?”

    官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个人动,毕竟大家都在这里,谁要先走了,肯定会被人耻笑的!说到底还是抹不开面子!

    石文义心里讥笑,从后面的亲信手里拿过来一只马鞭,冲进官员们当中也不管是谁,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抽!

    一边走一边抽,有的被抽在肩膀上,有的被抽在脸上,众人再也顾不得了,抬起手来,用袖子捂着脸一哄而散!

    然而也不是所有人都一哄而散了,还有十几个官员俯身跪在那里,任凭石文义抽,就是不走!

    石文义收起鞭子,点点头道:“好,很好,来人,把他们押入大牢!等候皇上发落!”

    正德皇帝全程都在城墙上看着,看到官员们被打的如此凄惨,正德皇帝直呼解恨!

    看到最后百官被石文义一顿鞭子给抽散了,正德皇帝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刘瑾怔怔的看着下面的场景,原来一顿板子,一顿鞭子就解决了!亏他们几个还吓得屁滚尿流,原来都他么是纸老虎!

    看着空荡荡的午门前,地上那一摊摊触目惊心的血迹,刘瑾的眼睛越来越亮!刘瑾终于悟了!

    正德皇帝拍拍张知节的肩膀,轻松笑道:“多亏知节及时赶来!要不然朕还真被他们唬住了!”

    张永他们也是围着张知节不断的作揖,笑道:“真是多谢小侯爷了!”

    正德皇帝看着前来复旨的石文义,笑道:“不错,不错,你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当的还算称职!没有让朕失望!”

    石文义听了赶紧跪下道:“皇上旨意,臣就是肝脑涂地,也不敢有负皇上所托!”

    正德皇帝高兴的点头道:“石文义,接下来这几天你要提防着点,再有这种事,直接一顿鞭子抽走!”

    石文义领旨退了下去,正德皇帝高高兴兴的回了乾清宫!

    看着正德皇帝高兴的样子,张知节忍不住泼冷水,劝道:“皇上,事情还没有完全过去,还有余波!”

    正德皇帝诧异道:“这么大阵仗都被我们怼回去了,还能有什么?”

    张知节摸着下巴,沉思道:“臣估摸着,出了这么大事情!三位大学士颜面上过不去,他们肯定会以退为进,上书求去!好对百官有个交代,也希望皇上能够有所顾忌!”

    正德皇帝诧异道:“原来是要上辞章!”

    张知节笑道:“皇上不用忧心,这个简单,只要皇上将辞章留中,下旨勉励一番,做一做姿态!来来回回那么几次,这事情就过去了!”

    正德皇帝往椅子上一靠,摆摆手懒散道:“这么麻烦干什么!朕早就烦了他们了!群臣逼宫,他们竟然还不站在朕这一边,朕要他们何用!辞章要是递上来,朕都准了,让他们回家种地去吧!”

    刘瑾他们也是深恨,此时听了,顿时一阵马屁声传来:“皇上圣明!皇上英明!”

    张知节目瞪口呆,哪有这样的事啊!即便是他们真的要辞官,那也得来来回回上几道奏折,皇上才勉强同意,这是给一个大臣的脸面!

    张知节赶紧解释了一下,并且劝道:“皇上,这毕竟是先帝留下的顾命大臣!皇上就这么准了,有些不好看!”

    正德皇帝听了这个,反而火了,气道:“父皇临终嘱托他们辅佐于朕,他们反而不站在朕的这一边!真是有负父皇的重托!朕何需这样的顾命大臣!朕又何需给他们脸面!”

    刘瑾笑呵呵道:“小侯爷何必帮着外人说话,他们处处与皇上作对,走了岂不更加省心!”

    张知节看正德皇帝心意已决,只能无奈劝道:“毕竟国事繁忙,若是三位大学士一起辞官,怕是不妥!”

    张知节看着站在一边笑呵呵的刘瑾,心里想道,三位大学士中以李东阳最能隐忍、善谋,留下李东阳,刘瑾也不寂寞!

    张知节接着道:“皇上不如留下李东阳大学士,一来朝廷也能正常运转,二来,朝野非议也能小一些!”

    正德皇帝听了思索了一下,李东阳也曾做过自己的老师,虽然没有杨廷和那么亲密,但是也不错!更重要的是,的确没有刘健那么聒噪!

    李东阳在内阁里排名最末,所以存在感低一些,再加上没有刘健那种火爆的脾气,所以显得更加低调!

    刘瑾他们听了张知节的话,也觉得没毛病,纷纷点头,正德皇帝笑道:“好,就按知节说的办!”

    大事定了,正德皇帝兴高采烈,看到案子上的几枚印信,拿了起来,在手里把玩!

    顿时大殿里的气温上升了几度,刘瑾他们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面色有些潮红!

    正德皇帝抛了抛手中的印信,笑道:“你们跟了朕这么多年,朕心里也甚是感念!”

    刘瑾他们听了之后,心里砰砰砰直跳,要来了吗?要来了吗?

    今天真是太刺激了!从死亡的边缘到权利的顶端,只有短短的半天功夫!

    正德皇帝将手里的印信抛给了刘瑾笑道:“刘瑾,司礼监掌印太监!”

    刘瑾激动的双手接了过来,颤抖着跪在了地上,哽咽道:“多谢皇上隆恩!老奴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正德皇帝又将一枚印信抛给了谷大用,笑道:“大用,你提督东厂吧!”

    谷大用也是面色潮红的跪在了地上,热泪盈眶道:“皇上,老奴,老奴,必不负皇上厚托!”

    正德皇帝又拿起一枚印信抛给了张永,笑道:“张永,你就掌御马监吧!”

    张永跪下道:“多谢皇上,老奴定会勤勤恳恳,不负皇上厚托的!”

    正德皇帝看着哭哭啼啼的几人,笑骂道:“赶紧滚起来,看你们这些出息!”

    刘瑾他们宝贝的捧着手中的印信,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正德皇帝转身看着张知节,笑道:“还有知节呢!呀,知节你要什么啊?”

    正德皇帝心里踌躇,给知节个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