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51章 乱像始显

    刘瑾特地从奏折中挑出来了三本,正是三位大学士的辞章!刘瑾将辞章看了一遍,心里冷笑,你们这点反应咱家早就清楚了!你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刘瑾揣着这三本奏折,来到了乾清宫,正德皇帝正在逗鹦鹉!刘瑾笑着行礼道:“皇上,这里有三本奏折!”

    正德皇帝不耐烦道:“别来烦朕!你看着办就是!”刘瑾笑呵呵道:“皇上,是三位大学士的辞章!”

    正德皇帝一听,顿时乐了,哈哈,果然逃不出知节的法眼!知节真是料事如神啊,早就把他们的这点手段看穿了!

    正德皇帝转过身来,跟打了个胜仗一样,兴致勃勃道:“取笔来!”刘瑾笑嘻嘻的取来御笔,正德皇帝拿起御笔来,在刘健和谢迁的奏折上,力透纸背的提了两个大字,“准奏”!

    正德皇帝搁下笔,大量了一下,满意的点头道:“把李东阳的留中不发!把刘建和谢迁的送回文渊阁吧!”

    刘瑾本想找个小太监送回去,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是最后的胜利者啊,应该去欣赏一下两位阁老大人看到皇上的批复是什么样的脸色!

    刘瑾来到文渊阁,正巧三位阁老都聚在刘健那里,刘瑾进去后,刘健冷哼道:“你来这干什么?国事重地,岂是你一个阉奴能来的?”

    刘瑾听了,胸口一窒,阉奴什么的太刺耳了!刘瑾笑呵呵道:“咱家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什么国事不得经咱家的手!”

    司礼监掌印太监!刘健听了也是一窒!刘瑾扬了扬手里的奏章,接着道:“像刘阁老上书请辞这种国家大事,就在我手上!”

    刘健听了脸色微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刘瑾接着笑呵呵道:“哎呀,以后可不能再称刘阁老了!因为皇上准了!真是羡慕刘阁老,以后就可以悠然山水了,不用再为国事操劳了!”

    刘健的脸色彻底变了,不过他仍然不肯相信皇上会准了自己的辞章,自己可是先帝钦点的顾命首辅大臣啊!刘健怒道:“刘瑾,你竟敢蒙蔽圣上!”

    要得就是这个效果!刘瑾笑眯眯道:“咱家可不敢蒙蔽皇上,这可是皇上御笔亲批!不信刘阁老可以自己看啊!”

    刘瑾乐呵呵的将刘健的辞章递给了刘健,刘健将辞章接过来,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竟然真的是皇上御笔亲批!

    刘健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怎么就批了呢!怎么就准了呢!而且还是第一次就准了!

    刘瑾又笑眯眯的将谢迁的辞章递过去道:“谢阁老,这是你的,恭喜得偿所愿!”

    谢迁怒气冲冲的接过辞章一看,果然是皇上御笔亲笔,准奏两个大字是如此的刺眼!谢迁禁不住想起了李东阳的预言!

    李东阳看到刘瑾喜气洋洋的来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果如自己所料!李东阳心里叹息,罢了,既已无法挽回,且回家寄情山水去吧!

    刘瑾把辞章给了谢迁之后,李东阳看着刘瑾空空的双手,皱眉道:“老夫的辞章呢?”

    刘瑾笑呵呵道:“李阁老的辞章,皇上留中了!”李东阳听了脸色大变,谢迁和刘健也是霍然看向李东阳!

    李东阳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没有自己先前的劝告,或许还没什么,现在这样绝对会引起刘健和谢迁的误会的!

    李东阳脸色晦暗道:“为什么我的辞章留中了?”刘瑾看到刘健和谢迁的样子,呵呵笑道:“那就要问李阁老了,咱家怎么知道?”

    谢迁和刘健脸色不好的看着李东阳,李东阳沉声道:“我这就再写奏折递上去!”

    刘瑾呵呵笑道:“李阁老何必呢!皇上是不会准的!”

    谢迁和刘健的脸色变得铁青,拂袖道:“羞与阉奴为伍!老夫等清正廉洁,自会留名情史,流传后世,你这种阉奴蒙蔽圣听,祸乱朝纲,遗臭万年,令祖宗蒙羞!”

    刘瑾听了谢迁和刘健的话,气的脸色铁青,这是**裸的戳自己伤疤啊!本想来找找优越感,却没想到还是挨了一顿骂!

    看着谢迁刘健拂袖而去,刘瑾也是气冲冲的走了,心里思索着回去向皇上说点啥呢,刘瑾的一肚子坏水又开始翻滚起来了!

    李东阳又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封辞章,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皇上为什么独独留下了自己,这一封辞章递上去,估计也还会被留中!

    李东阳沉静下来了,如果皇上留中就留中吧,自己就留下来吧。也许这就是上天给自己的使命,即便被误解也要坚持走下去!等自己功成身退的那一天,历史会给自己一个的交代!

    刘健和谢迁离宫而去,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遍了京城!

    堂堂宰辅重臣,历经数朝,最后竟然是这么个黯然下场!刘健和谢迁入阁多年,资历深厚,在百官中素有威望!

    傍晚时分,已经下衙的官员来到刘健府邸,刘健深受弘治皇帝看重,所赐的府第奢华精美,现在已经是济济一堂!

    大家都非常气愤,大厅里一片嘈杂声!处理完政事的李东阳比别人来的要晚一些,大厅里的官员听到下人来禀报说李东阳大学士来了,一时之间,大厅里一片安静!

    李东阳进了大厅就觉察道大厅里的气氛了!刘健胡子一撅,道:“原来是李大学士来了!以后要改叫李首辅了!”

    李东阳听了这话心里一窒,俯身道:“希贤兄,李东阳绝不是贪恋权位之人!”

    刘健听了这话正要开口,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一声高呼传来,“老爷,东厂番子闯进来了!拦都拦不住!”

    刘健听了气的脸色铁青地走了出去,后面跟着一众官员!

    一位官员怒道:“真是反了天了,你们东厂番子竟然敢私闯当朝大学士的宅邸!谁给你们的胆子?”

    来的太监正是谷大用的干儿子谷峰,如果是以前,那自然是谁也不敢,不过现在嘛,谷峰施施然道:“大学士?哪位大学士啊?”

    那位官员听了正要反驳,突然反应过来,刘健已经不是大学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