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52章 又是一年桃花盛开时

    俗话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谷峰现在早就抖起来了,自己干爹现在提督东厂,大权在握,自己还怕谁?

    况且大学士怎么了?还不是一下子就整到了两个!李东阳见到东厂如此嚣张,怒道:“李阁老乃先帝宰辅重臣,朝野中素有威望!你们如此无礼,老夫向皇上参你们一本!”

    李东阳虽然还是大学士,不过短短时间,这些刘瑾谷大用的人,就已经膨胀了!

    谷峰无所谓的撇嘴道:“原来是李大学士,想参就参吧,无所谓!咱家来是要告诉你们一声,这宅子是宫里御赐的,既然刘阁老致仕了,那宅子自然就收回了!明天东厂会来封掉宅子!”

    谷峰挑挑眉,笑道:“正是穿暖花开好时节,刘阁老还是早日离京上路吧!”

    众位官员想不到宫里竟然如此苛待致仕重臣,都是纷纷不平!

    听着这么多官员吵吵嚷嚷,谷峰冷笑一声,高声道:“怎么着?这么多人聚在这里,这是要干什么?要结党吗?说不得,咱家回去要好好禀报皇上!”

    众人听了谷峰的话,心里都是一惊,结党可不是个好词,要是谷峰真的回去向皇帝禀报了,说不定自己会受到牵连!

    谷峰带着东厂番子扬长而去之后,不少官员都借故纷纷散去!

    刘健和谢迁是真的心灰意冷了!既然皇上如此迫不及待的赶自己出京,那还有什么好留恋的,明日就离京归乡去吧!

    刘健和谢迁连夜吩咐家人收拾行李,第二天天不亮就出了府门,刘健回首望着这座气势恢宏的府第,几十载风雨仕途,竟然落得个如此黯然离京的下场!

    刘健和谢迁离京了,昨日济济一堂的官员,竟然只有十几个官员来送!

    刘瑾看着手里的奏折,呵呵笑道,:“还以为这些文官们有多么大的骨气呢,到头来竟然只有三十七个官员,上书挽留刘健和谢迁!”

    谷大用呵呵笑道:“皇上昨天就把御赐的府第收了回来,早就让这些文官们看出来了,皇上是彻底恶了他们了!”

    刘瑾冷笑道:“把这些敢上书的官员,全部拉到午门,廷杖三十!杀杀他们的威风!看以后谁还敢不服!”

    午门外面血雨腥风的时候,张知节正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眯着眼睛看着前面,一棵桃树在阳光下开满了花朵!

    张知节看着看着,恍然想起了去年这时节,自己在张定远的府第里,见到了一地桃花雨,还有一身紫裙的徐佳颖!

    张知节突然很想写一封信给她,正好晚上徐光延宴请自己,正好让他转交!

    说做就做,张知节提起笔来,开头该怎么写呢?亲爱的徐佳颖?致我亲爱的未婚妻?

    这样的开头貌似不妥,张知节怕徐佳颖看了之后会大脑当机,徐佳颖看傻了不要紧,她要是以为她的未婚夫傻了就不妙了!

    佳颖卿卿如晤?张知节随即摇头,不妥不妥!算了直接写正文吧!

    “这些时日东奔西走一直很忙,这几天终于闲下来了!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着太阳,眼前一棵桃树在阳光下开满了花。我一时恍然,原来又是一年桃花盛开时!”

    “眼前的桃花开的绚烂,在阳光下眨呀眨,我的心情也一下子飞扬了起来!想起了去年,也是桃花盛开时节,你从花雨中一身紫裙袅袅而来,惊艳了春风!”

    “春风拂面,桃花飞扬,画面放佛就在眼前!我突然很想给你写一封信,不为别的,只想问候你一声!”

    张知节写到这里,突然传来一阵打闹声,张知节抚额,肯定又是香芋又在忽悠着欺负翠墨了!

    正想出去看看,又传来了娟儿的声音,好了,娟儿来了就没事了!

    再次提起笔来,却发现自己的思绪已经被打断了!煽情什么的果然不是自己的强项!本想写的声情并茂的张知节,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算了,随便写写吧!“写到这里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打闹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又是香芋在欺负翠墨了!她们俩是我的丫鬟,香芋大大咧咧,翠墨胆小糊涂,所以香芋经常欺负翠墨!所幸娟儿回来了!哦,娟儿是我房里的大丫鬟,温柔贤淑,一直把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

    “最近懒散的很,昨天去了趟学堂,抽了几个不着调的学生!今天上午去了趟神机营,他们在热火朝天的操练!我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干,此时此刻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哦,前一阵子琢磨了个方子,我准备实验一下,如果成功了的话,你一定会喜欢的,到时候我让人给你送去!”

    张知节絮絮叨叨的接着往下写,就是写了一些自己生活里的琐事,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写了十几张纸!

    张知节放下笔,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腕,吁了口气,乱七八糟的写了一通,这应该不算情书吧?

    这样也好,若是真的写一封肉麻的情书出来,在这个时代真的不合时宜!希望她不会觉得厌烦吧!

    张知节叠整齐塞进信封里,写上了‘徐佳颖启’四个字,又在右下角写下了张知节三个字。

    张知节赶到春熙楼的时候,徐光延已经带着徐光平在等着了。

    张知节笑道:“哎呀,来迟了,来迟了!”

    徐光延笑道:“不迟,我们也是刚来!这几天一直忙着,还一直没来得及谢你!”

    张知节笑着摆手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就算没有我的举荐,以大哥文武双全的本事,也是早晚的事!”

    徐光延摇头笑道:“自家人知自家事!来来来,知节,我先敬你一杯!”

    张知节喝完之后,徐光平也端了一杯酒站了起来,道:“我也敬姐夫一杯!”

    张知节笑道:“你这么小就喝酒啊!”徐光平不好意思笑道:“今天头一次,敬姐夫一杯,以后姐夫也要给我在军中寻个差事!”

    张知节听了不由莞尔,笑道:“好,这一杯我必须喝了!”徐光延哈哈笑着拍了一下徐光平的脑袋道:“我说你今天怎么吵着嚷着要来,原来是打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