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57章 南京小霸王

    场面再次陷入了对峙之中,过了没多久,地面开始轻微的震动,锦衣公子面色微微一遍,跟着锦衣公子的侍卫也都变了脸色,因为他们都清楚,这是大股骑兵要来到的预兆!

    看来对方说去调兵不是假话,不是在恐吓他们,而是真的调来兵了!

    马蹄声隆隆作响,很快二百多骑兵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来的正是神机营大帐亲兵,领头的百户在马上抱拳行礼道:“见过提督大人,属下奉令而来!”

    张知节点了点头,对对面的人沉声道:“你们是束手就擒呢,还是顽抗到底?要是顽抗的话,刀剑无眼,死伤可在所难免!”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挟持着道姑的大汉皱眉道:“我们将这道姑放了,此事就此作罢吧!如何?”

    早干嘛去了!现在晚了!到现在张知节都还有点惊魂未定,张知节冷声道:“我再说一遍,你们是选择束手就擒还是顽抗到底?”

    那大汉脸色大变,看来不报出家世来是不能善了了,虽然有点丢人,大汉还是开口道:“我们是魏国公府的人!”

    魏国公,一个在京城里听着有些陌生的称号!然而却是昔日的大明第一勋贵世家,传自开国大将徐达,不过随着靖难的风云变幻,第二任魏国公****祖的错误选择,而使得魏国公府渐渐失去了往日的荣耀!

    不过永乐大帝迁都北京,魏国公留守南京,历代经营下来,可谓是在南方根深蒂固!

    魏国公府,所有人听了都忍不住变了变脸色,锦衣公子脸色有些发青,他这南京小霸王几时吃过这种憋屈,还得报上自己的家世让人家网开一面!

    张知节扯了扯嘴角,冷笑道:“你们是选择束手就擒,还是选择顽抗到底?我不想再说第四遍!”

    挟持着道姑的大汉眉头皱的更紧了,旁边的一人吐了口沫道:“劳资就不信他们还真敢动手!”

    张知节面露冷笑之色,抬起右手,寒光一闪而逝,那人根本没有料到,只见寒光一闪,自己的右肩泛起一朵血花,一阵剧痛传来!

    弩箭射在那人的右肩,并未要了他的性命!不过对方却都明白其中的强烈的警示意义!

    挟持着道姑的大汉脸色变得铁青,对方这是在表示,真的敢动手!大汉看了锦衣公子一眼,眉头皱的疙瘩一样,竟然连我们堂堂国公府的面子都不给吗?

    锦衣公子简直无法置信,他们一直气定神闲就是因为他们背后的倚仗是超品国公!

    他们在南京城里,报上国公府的名号,谁不得震一震!就算是京城,国公府也是豪门啊!

    他还听到小道姑叫了声小侯爷,大明朝侯爷可真不少,国公可真不多,满打满算就那几个!

    他不会是以为是自己是什么国公府的旁支子弟吧,锦衣公子也顾不上丢脸了,赶紧开口道:“我是魏国公府嫡长孙,徐鹏举!”

    魏国公府嫡长孙!这个真是了不得,搁在一年前,张知节还真得骑虎难下,还记得自己初次见到徐光祚时候的心情,不过虽是短短一年,已是时过境迁了!

    怅然了一会儿,张知节一挥手,冷声道:“不过你是谁,最好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徐鹏举彻底懵了,难道京城里二代三代们都已经吊到这种程度了吗?自己这南京小霸王和这京城二代三代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啊!

    不过徐鹏举转瞬一想,觉得不可能,天子脚下,达官贵人数不胜数,各种势力盘根错节,那些二代三代们应该相对克制,达不到自己南京小霸王的程度才是!

    考!考!考!徐鹏举想到了一个可能,自己不会是碰到二愣子了吧!

    徐鹏举越想越觉得可能,简直想要吐血啊,自己平生第一次吃亏,竟然是吃在一个二楞子身上!

    徐鹏举很想冲着对方的耳朵大喊,你个虎比!我老爷子是国公,你老爷子才是侯爷,你这是坑你爹呢!你真是个虎比坑爹玩意儿!

    不过想到二愣子都是一根筋,轻易转不过弯儿来,徐鹏举决定还是放弃大喊的决定,毕竟还不确定他虎到什么程度度。

    万一再虎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自己这一声大喊再让他恼凶成怒,做出什么惨无人道的事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徐鹏举子叹息一声,一世英名啊,毁在一个虎比身上!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徐鹏举摆摆手,有气无力道:“算了,放下刀吧!”

    张知节一挥手,侍卫们上前把人都绑了!高勇上前小声道:“大人,毕竟是国公府的嫡长孙!咱们还是悠着点吧!”

    张知节低声吩咐道:“那只弩箭着实吓出我一身冷汗!先把他带到南镇抚司,关到大牢里再说吧!别说我的身份!”

    别说张知节了,高勇他们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既然大人心里有数了,高勇也就放心了!

    徐鹏举看着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感觉十分难受,向来都是自己绑别人,还从来没有别人绑自己。

    看着端坐在马上的张知节,徐鹏举问道:“能不能报个名号出来?”心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说不得之后定要找回场子!

    张知节笑道:“做好事不留名,你可以叫我雷锋!”徐鹏举听了之后,开始苦苦思索起来,姓雷的?哪位侯爷姓雷啊?

    小道姑安慰好了自己的师姐,听到张知节胡诌自己叫雷锋的话,噗嗤一笑道:“小侯爷,今天真是多谢了!给你惹麻烦了!”

    小道姑听说了对方是国公嫡长孙,也是吓了一跳,那可是将来要继承国公的人物啊,知道张知节管这个事的麻烦不小,虽然偶尔听师傅说起来小侯爷深受小皇帝信任,可是毕竟人家是小国公啊!

    张知节听了哂笑道:“小事一桩,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不知道京里的水有多深!”

    正在被押着往那走的徐鹏举听了差点吐血,六朝古都南京是乡下?京里的水深的能淹死我这个国公府嫡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