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58章 徐佳然

    小道姑还是十分感激张知节能够仗义出手的,甜笑道:“我们回去一定会禀明师父的,会让我们师父帮你的!”

    小道姑还是怕张知节对上人家国公嫡长孙会吃亏,自己师父在京城里也算交际广泛了,应该能帮的上忙!

    张知节笑道:“让你师父去我家的时候,给打个折扣,少收点银子就行了!”

    小道姑听了眯着眼睛笑道:“小侯爷,打了折扣,诚心不足,就不灵了!”

    高勇将他们押到了南镇抚司,细细的和宋存他们交代了一番,宋存听到是魏国公嫡长孙,吃了一惊!

    宋存不敢大意,找了一间向阳干净的牢房,将徐鹏举关了起来!

    徐鹏举已经将满朝勋贵仔细的数了一遍,禁不住怒火中烧,哪特么有姓雷的!叫住要走的高勇,问道:“你们主子到底叫什么?藏头露尾的算什么!有本事报上名号来啊!”高勇笑而不语!

    张知节回到家就将这事抛之脑后了!拍拍屁股该干嘛干嘛去了,若是徐鹏举知道了张知节这么不拿他当回事,一定会气的吐血!

    当年靖难的时候,徐增寿支持自己的姐夫燕王朱棣,魏国公****祖则支持朱允炆。****祖发现弟弟徐增寿偷偷传递军情给燕王,于是将徐增寿押到朱允炆面前请罪,没想到朱允炆盛怒之下,一剑将徐增寿杀了!

    朱棣登基之后感念徐增寿,封徐增寿之子徐景昌为定国公。一门两国公,看起来十分显赫,然而徐家两支就此起了嫌隙,老死不相往来!

    靖难的风风雨雨已经过去了百年,徐家两支也渐渐又有了来往,当然也只是有了来往。毕竟一南一北,血脉渐远!

    先帝大行,新帝登基,魏国公就派自己的嫡长孙北上京师,一来拜祭先帝,二来在先帝面前刷刷脸,魏国公之子早逝,魏国公是为将来徐鹏举继承国公早做打算!

    当然了也顺便走走亲戚,联络联络感情,所以魏国公还派了自己的孙女徐佳然一起来了,就住在了定国公府中。

    此时的徐佳然听到了随行的管家禀报说,大少爷还没回来,不由眉头轻蹙!

    大哥也太不晓事了吧!眼看天色已黑,竟然还没回来!也不派个护卫回来报个信!

    不过想到自己大哥在南京城的做派,几乎都要把秦淮河当成第二个家了,也只能无奈了!大哥出发前还答应的好好的,收收性子,好好表现,全是假话!

    夜渐渐深了,徐佳然却是睡不着,打发丫鬟去问了一声,丫鬟回来白着脸回道:“姑娘,大少爷还没回家!也没有人来报信儿!”

    徐佳然一颗心慢慢提了起来,就算是自己大哥忘了,跟着他的都是府里的老人儿了,绝对不会忘了回来报个信儿的!

    不过,夜已经深了,毕竟客居定国公府,徐佳然也不好深夜里兴师动众,只是安慰自己,也许是出去游玩贪恋风景回来的迟了,城门已经关了!

    徐佳然一夜未曾安睡,早早的起来打发丫鬟去问管家!

    看着丫鬟脸色发白的回来了,徐佳然的心跌到了谷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怎么说?”

    丫鬟颤声道:“大爷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管家已经一大早打发人出去找了!”

    自己家毕竟根基在南京,还得求助于定国公府才是,徐佳然忧心忡忡的前去寻找徐光祚!老国公卧病在床,国公府的事情都是徐光祚在打理!

    徐光祚和徐光勉两兄弟正说着事情,诧异的看着忧心忡忡的徐佳然,笑问道:“然妹妹,这是怎么了?”

    徐佳然行了一礼,急道:“光祚大哥,我哥昨天出城游玩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音信全无!我心里担心的很,能不能请光祚大哥派人找找!”

    徐光勉对徐鹏举也是非常了解,闻言笑道:“说不定你哥碰到什么乐子,乐不思蜀,一时忘了也未可知!”

    徐佳然脸色一红,解释道:“跟着我哥的侍卫都是府里的老人儿了,该懂的规矩都懂。不会不回来报信的!”

    确实如同徐佳然说的那样,徐光祚脸色凝重了一些,安慰道:“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治安一向很好!然妹妹且放心,我这就派人去打探一下!”

    徐光祚安排人打探,一边安慰着徐佳然等着消息!

    昨天高勇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押着几十人,瞒不了谁,稍微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定国公府是久居京城的地头蛇,自然很容易就打听出来了,甚至顺着线索找到了小道姑的师姐们,打听出来了个原原本本!

    没多久就有家将来报信了,徐光祚问道:“打听到了什么?”

    家将气喘吁吁道:“大爷,打听到了,昨天下午南京来的小公爷被锦衣卫押到南镇抚司了!”

    徐光祚听了一怔,南镇抚司?南镇抚司是针对锦衣卫内部的,对外应该是北镇抚司才是啊!怎么会被抓到锦衣卫南镇抚司!

    徐光祚诧异道:“南镇抚司?是因为什么事情?”

    家将回道:“还不清楚,不过已经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徐佳然听了松了口气,还不算太坏,人没事就好,被抓起来了,再疏通关系放出来就是!

    又过了不久,又一名家将匆匆来报信,“大爷打听出来了!”

    徐佳然立即紧张起来了,千万别惹上什么大事啊!徐光祚沉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家将欲言又止道:“小公爷和和一些小道姑起了纠纷,后来就打起来了!后来张小侯爷正巧路过,就劝了起来!”

    “张小侯爷?等会儿,不会是张知节吧?”徐光勉不由想起了某些经历。

    家将点头道:“是的,是张知节小侯爷正好路过!”

    徐光勉拍手道:“果然是他,他就爱管这些闲事!”

    徐光祚皱眉道:“那也不至于把鹏举押到南镇抚司吧?还发生了什么?”

    家将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道:“小公爷朝张小侯爷射了一支弩箭,就从张小侯爷脖子这里,穿了过去!”

    徐光祚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大变,徐光勉也是咋舌不已!徐佳然见到徐光祚兄弟俩的表情,不由心里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