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59章 京城一霸

    徐光祚有些头疼,怪不得被张知节押到南镇抚司去了,任谁被一记弩箭差点要了小命,也得火冒三丈,何况张知节那性子可不是能吃哑巴亏的!

    徐光勉摇摇头,这事啊他可不想掺和,以前的张知节收拾起他们来就跟玩儿似的,更别说现在了!

    徐佳然心里疑惑不已,竟然能让徐光祚兄弟俩谈虎变色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佳然忍不住出声问道:“不知这张小侯爷到底是何许人也?”

    徐光勉闻声道:“你哥常常自称是南京小霸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这张知节啊,可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一霸!”

    徐佳然不是不晓事的小姑娘家家,相反,她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姑娘,要不然魏国公爷也不会让她随着徐鹏举北上!

    正因为冰雪聪明,徐佳然才是真正的大吃一惊,北京可不是南京!南京虽然富庶繁荣,可是在政治上却远逊于北京!

    南京虽然也有六部各衙门,却是政治失意的官员汇集之地,勋贵之家也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

    北京却不同,是整个大明朝的政治中心,天子脚下,高官显贵云集,能在这里被称作是一霸,那真是了不得!

    听了徐光勉的话,徐佳然吃惊之下,还是茫然,这北京一霸到底是谁?

    徐光祚解释道:“别听光勉瞎说,张知节是太后的侄子,寿宁侯的独子,是皇上在东宫时唯一的陪读,与皇上相交甚笃!先帝在时就以十四岁弱龄提督神机营兼锦衣卫同知!”

    徐佳然听了只能苦笑,怪不得被怪不得被徐光勉称作是京城一霸,来的时候祖父细细叮嘱,京师脚下卧虎藏龙,让大哥低调一下,结果大哥连弩箭都用出来了!

    徐光祚既然知道了,还真不好不管不问,可是徐光祚也很为难,以张知节和皇上的关系,徐光祚也真不愿意得罪他!

    徐光祚灵机一动,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弟弟徐光勉,徐光勉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还没等徐光勉找个接口溜走,徐光祚已经开口道:“张知节我接触的不多,不过他与徐府倒也有些渊源!光勉与他相交不错,还一起喝过花酒!这事交给光勉,妥妥的!”

    听到一半,徐光勉就已经明白了自己哥哥的意思了,不禁十分头疼,不过他倒也理解哥哥的苦衷!

    还没等徐光勉开口说话,徐佳然已经对着徐光延盈盈行了一礼,抿着嘴道:“谢谢光勉大哥了!”

    真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徐光勉苦笑,对着这个聪明漂亮的堂妹,徐光勉还真不好开口推脱,只能无奈道:“我尽力试试吧,你也别报太大希望!”

    徐光勉左思右想,仍然觉得十分头疼,徐鹏举也确实太过火了一些,京师重地,怎么能轻易动用弩箭!

    不好劝啊!设身处地想想,要是自己被人射了一箭,险死还生的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也不会轻易算了!

    徐光勉感到为难的很,左思右想之下,想到了一个人,徐光延。作为张知节的准大舅子,绝对说话比自己好使的多!

    徐光延也不傻,听了之后直摇头,这事不好办!徐光勉见徐光延要婉拒,眼珠子一转,拍了拍徐光延的肩膀道:“这是我哥让我给你带的话,现在话带到了!我就先撤了!”

    徐光延看到施施然走了的徐光勉,还真信了,叹了口气皱着眉头回去了!

    徐大奶奶见到眉头深锁的徐光延,不解道:“怎么了爷?”徐大奶奶也是奇了怪了,现在徐光延走马上任旗手卫指挥佥事,每天都心情很好,很有干劲,今天怎么突然蔫了!

    徐光延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徐大奶奶就明白了,肯定是昨天从桃山回来发生的事情。

    听完之后的徐大奶奶就完全站在张知节这边了,笑道:“爷也不用愁,徐光祚自己怎么不去找张知节,徐光勉还和张知节很有交情呢,他怎么不去找,反而推了爷身上!”

    “这事明摆着呢,张知节抓徐鹏举的时候,徐鹏举会傻到不自报家门吗?张知节知道了还抓他,可见是真的火了,爷这要是去了,岂不是要他为难吗?”

    “论远近,张知节是咱们妹子的未婚夫婿,魏国公府跟咱们差不多都八竿子打不着了!定国公府都指望不上了,还能指望的上魏国公府?”

    徐光延也知道是这么个理,踌躇道:“毕竟是徐光祚拜托我的,就这么袖手,有些不妥吧!”徐光祚毕竟是将来要承袭定国公的人,在徐光延的心中分量还是很重的!

    徐大奶奶呵呵笑道:“爷,别傻了!依我看啊,指不定是徐光勉诓你呢!要是徐光祚真的托你,一定会直接来找你,怎么可能让徐光勉带话呢?”

    “爷且拖着就是了,要是徐光祚真问起来,爷就说过两天让张知节消消气再劝比较管用!”

    徐大奶奶把徐光延劝住了,心道,哼,魏国公府,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眼见天色渐晚了,徐佳然虽然气自己哥哥不争气,却也担心他的安危,在锦衣卫的大牢里还不知道怎么着呢!

    徐光祚没有给自己消息,徐光勉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眼看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事情却没有一点进展,徐佳然已经对徐光祚兄弟俩有些失望了!

    此时的徐鹏举正怔怔的坐在牢里的稻草上发呆,已经没有了刚进来时信心满满的样子了!

    自己都进来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是毫无动静啊!自己昨夜没有回去,妹妹应该就已经发现不对了才是啊!

    声势浩大的押着自己来到大牢,没道理妹妹查不到消息啊,怎么还没有把救出去啊!一个小小的侯爷之子而已,难道堂堂定国公府,这么不给力?

    想着想着,徐鹏举的肚子又开始咕咕作响了,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从来都是锦衣玉食的他,看到狱卒端来的一碗糙米饭和几块连个油星都没有的青菜,当场就掀了!

    徐鹏举站起来大喊道:“爷我饿了,有喘气的没,给爷盛饭来!”

    一个人影慢慢的踱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白米饭,一盘茴香豆!徐鹏举看清来人后,眯着眼睛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