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60章 交锋

    “只有这些了,小公爷将就着吃点吧!”高勇将米饭和茴香豆递给了徐鹏举!

    徐鹏举眯着眼睛道:“你主子让你来的?你主子呢,是不是撑不住压力了?”

    高勇哑然失笑道:“小公爷想多了,我知道小公爷身份贵重,肯定有人在为小公爷奔走,不过我家大人的火要是消不下去,不肯点头,你是出不去的!”

    徐鹏举皱眉问道:“你家主子到底是谁?我倒是好奇的很,谁有这么大的自信!国公府的根基,又岂是你们所能想象的?”

    高勇摇头道:“小公爷,这里可不是南京城!小公爷且待着吧”

    白米饭总比糙米饭强,茴香豆也比没有油星的青菜强,况且饿的狠了,徐鹏举一点一点硬往嘴里塞,总算是吃完了!

    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徐光祚兄弟俩身上,徐佳然起了个大早,前去拜访成国公府!

    成国公府与魏国公府是姻亲,成国公府在南方的生意,魏国公府也多有照顾,两家交情不浅!

    本来原本的打算是这两日和哥哥一起去拜访,可是现在只能是徐佳然自己上门了,而且还是去求人的!

    徐佳然满面愁容的去了成国公府,过了没多久,成国公就入宫去了!

    这个时候的张知节安然的待在家里,丝毫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春意盎然的院子里,张知节正在指挥小丫鬟们筛草木灰!

    用细细的筛子将大块的灰烬筛出来,只留细细的白色灰烬。一时之间,院子里灰烬飞扬,落的到处都是。

    丫鬟们脸上、身上都有不少灰烬,大家你笑我,我笑你,还时不时的你抹我一下,我抹你一下!

    娟儿无奈道:“我的爷哎,您想要胰子,咱们去买就是了,何必闹成这样!”

    张知节笑道:“没事,你看多热闹啊!买来的胰子太油腻,不好用,我要自己做个方子,说不定还能赚些银子呢!”

    筛完了之后,张知节又指挥着丫鬟们将灰烬分别放进桶里,浇上热水,然后放起来!静置沉淀几天后就能用了!

    宫内成国公府将魏国公派嫡长孙徐鹏举入京拜祭帝陵的事情说了,正德皇帝对自己父皇感情非常深厚,闻言点头道:“魏国公有心了,朕心甚慰啊!过几天朕会召见徐鹏举勉力一番的!”

    成国公听了,为难道:“皇上,此事还有些波折,这徐鹏举现如今已经被下了锦衣卫大狱了!”

    正德皇帝惊道:“竟有此事,他犯了何事啊!好个石文义,竟然也没有禀报朕,就把国公嫡孙抓了!真是无法无天了!来人,去把石文义给朕叫来!”

    成国公赶紧阻止道:“皇上,不是北镇抚司大狱,是南镇抚司!这徐鹏举初入京城,不知京中之事,在城郊无意之中冲撞了张提督,被张提督抓起来关到了南镇抚司!”

    原来不是石文义,是张知节啊!正德皇帝点头道:“原来如此,这事朕会过问一下!”

    成国公退出乾清宫之后,心里苦笑,皇上果然信任张知节,知道是张知节抓的人之后,跟之前的态度完全不同了!

    不过,既然皇上答应过问了,想来张知节也不会违了圣意,徐鹏举应该马上就会被放出来了,自己也能给徐家一个交代!

    张知节刚刚收拾好了,洗了个澡,就有小太监来了,皇上召见!

    看来自己抓徐鹏举的事已经被捅到宫里去了,张知节出了府门,高勇已经凑过来道:“大人,徐鹏举有一个妹子,和徐鹏举一起来的京城,去了成国公府,然后成国公就入了宫!”

    张知节笑吟吟的进了乾清宫,刚要行礼,正德皇帝已经摆手道:“免了,免了!朕有事要找你!”既然皇上说了,张知节就作势起来了,反正他也不愿跪来跪去的!

    正德皇帝刚要开口说什么,突然一拍脑袋道:“还有个别的事,魏国公府的嫡长孙叫什么来着?”

    旁边的马永成赶紧提醒道:“皇上,是徐鹏举!”

    正德皇帝点头道:“对,那个徐鹏举,听说被你关在南镇抚司了,怎么得罪你了?”

    张知节叹了口气道:“唉,皇上,臣差点死在他手里!”

    此话一出,殿里的太监们都是张大了嘴巴,正德皇帝更是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声道:“什么?怎么回事?”

    张知节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吧,天色完了,我正好回城,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

    一边说着,张知节还在一边比划,“皇上,那支弩箭就从臣的脖子这里,穿了过去,臣都能感觉到脖子凉飕飕的,吓得臣啊,一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可真是从鬼门关旁转了一圈啊!”

    真是够惊险的,正德皇帝咽了口口水道:“没想到这徐鹏举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经过百官跪谏事件后,马永成等对张知节还是十分感激的,笑着道:“那成国公还故意模糊事情真相,这不是有意欺瞒皇上吗?”

    正德皇帝听了也是脸色不好看,哼了一声,不过毕竟是国公府嫡孙,开国功臣徐达的嫡系后人,正德皇帝不好意思道:“知节啊,这事儿……”

    张知节笑道:“皇上,臣也没想怎么着,就是关他一阵子出出气!”

    听了张知节的话,正德皇帝也有些不好意思,应声道:“理当如此,只是,别太苛刻他了,死了残了的,不好和魏国公交代!”

    张知节答应了,正德皇帝抛开这事,笑着问道:“知节,朕最近越来越觉得无聊了,整天猴啊狗的,玩腻了了!”

    正德皇帝两眼放光道:“朕想养些猛兽玩,不过在宫里不大方便,刘瑾他们提议在城外建一座行宫,养一些虎啊,豹子什么的,一定很有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看到正德皇帝两眼放光的样子,张知节也知道自己纵然劝说,也没什么用!不过张知节还是想试一下,笑道:“皇上,是不是太危险了?”

    正德皇帝一挥手道:“朕军中多有猛士,又岂惧虎狼!”

    张知节只能无奈了,刘瑾真是摸透了皇上的心思,正德皇帝高兴道:“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知节,你帮朕勘察一下,看一看建在哪里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