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64章 春情满园,失魂大牢

    徐佳然接着道:“我知道小侯爷深恼他擅用弩箭!小侯爷为此也受惊了!但是他绝对没有伤害小侯爷的意思,我哥哥自小就痴迷弩箭,玩的出神入化,从来都百发百中,例无虚发,因此也养成了他对自己的箭术过度自信!”

    “我知道这有些危险,但是他的本心里绝对没有要伤害小侯爷的意思!”

    张知节笑道:“你的意思是,他只是想要吓唬一下我?”

    徐佳然看着张知节郑重的点头道:“是的,我哥绝对没有要伤害小侯爷的意思!”

    张知节听了之后,沉默不语,徐佳然深深的福了下去,恳切道:“小侯爷,佳然代哥哥给小侯爷赔礼了!还请小侯爷高抬贵手,魏国公府铭感大恩!魏国公府在江南略有薄名,日后小侯爷若有用的到地方,魏国公府决不推辞!”

    张知节听了之后,十分动容,没有想到徐佳然竟然如此恳求,将姿态放的这么低,张知节还真不好意思再拿乔了!

    毕竟人家堂堂魏国公府千金大小姐,又是斟酒,又是道歉,又是万福恳求。自己要是还拿乔,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张知节站起身来,虚扶道:“佳然姑娘无需如此,我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并没有想着将他怎么样,只是想着关上几天,略微惩戒一番罢了,既然如此,姑娘明天一早,便去南镇抚司接他便是!”

    徐佳然心里的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又深深的福了福身,高兴道:“多谢小侯爷宽宏大量!”

    转过身来,徐佳然又对着徐佳颖福了福身,歉意的笑道:“颖姐姐,佳然给你陪不是了!你看姐夫都原谅我了,你也原谅佳然这次吧!”

    徐佳颖脸色一红道:“佳然妹妹客气了!”

    略聊了一阵,徐佳然起身退席道:“酒量不佳,佳然去歇一歇,真是抱歉了!”

    看到徐佳然款款的走了,张知节嘴角微翘,这丫头倒是很有眼力劲儿啊!

    看到徐佳然走了,感受到张知节灼热的目光,徐佳颖这才想起来,这里只有自己和张知节了!

    心开始嘭嘭的飞速跳起来,徐佳颖脸色绯红,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也……”

    张知节站起身来,截断徐佳颖的话,笑道:“陪我走走!”

    张知节转身出了凉亭,徐佳颖只好红着脸跟个小媳妇一样跟在后面。

    张知节停下来,一把抓起徐佳颖的小手,嘟囔道:“走的这么慢啊!”

    徐佳颖顿时羞得整个人都软了半边,大脑一片混沌,任由张知节拉着走入了桃花深处!

    张知节将徐佳颖拥入了怀里,徐佳颖顿时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不行!不能这样啊!”徐佳颖低着头喃喃道!

    “我自己媳妇儿,我还不能抱抱啊!”

    徐佳颖紧紧按住了张知节在后面乱动的手。

    “谁是你媳妇儿啊,还没成亲呢!”

    “那还不早晚的事儿,反正注定是我的人了!”

    徐佳颖羞得都快哭了,颤音道:“别,别这样!”

    “让我亲一下,亲一下就行了!”

    徐佳颖有点受不了了,只能无奈的闭上眼睛,热气袭来,唔~

    徐佳颖的大脑又开始混沌起来了,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又有了一丝清醒!

    已经沉醉的张知节没有注意到徐佳颖有些调皮的神色。

    嘶~好疼,张知节倒吸一口凉气,徐佳颖趁机挣脱了张知节的怀抱,向前跑了几步。

    回头看着张知节捂着嘴巴,目光还有点迷离,红着脸咯咯笑道:“提督大人,回去找你的大丫鬟娟儿去吧!”

    张知节目瞪口呆,什么意思啊?她知道自己有通房丫鬟啊!转念一想,也是,这个也瞒不了人,有心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

    想想自己上次在信里还可劲儿的夸过娟儿,张知节有点心虚!可见,不论什么年代,女人会吃味儿的!

    看着张知节目瞪口呆的样子,徐佳颖笑着提着裙子,迈着小碎步钻入桃花丛中,很快不见了!

    张知节慢慢踱出后园的时候,徐佳颖和徐佳然的车驾都已经不见了!

    张知节有些后悔,可能把徐佳颖给吓着了,不过想到徐佳颖走之前的笑声,又不像恼了的样子!

    高勇迎上来道:“大人,两位徐小姐都已经走了,带了很多侍卫,所以属下就没有再派人跟着!”

    张知节点头,知道徐佳然来的时候带了不少侍卫!

    属下牵过马来,高勇问道:“大人,咱们去哪?”张知节笑道:“去南镇抚司!”

    现在徐鹏举吃的比以前好多了,还有酒喝,可是徐鹏举却觉得过的还不如前两天!前两天的徐鹏举至少还没有丧失有希望!

    徐鹏举有些失魂落魄,在南京,自己南京小霸王是何等的快意,没想到竟然就这样失陷在京城了!

    最不甘心的是,自己还不知道到底是失陷在谁手里!真是太憋屈了!

    脚步声响起,徐鹏举仍然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张知节走进牢房,发现徐鹏举呆呆的坐在那里,已经没有了原先的倨傲和不可一世!

    徐鹏举看到进来的张知节,喝了一口酒,吐出一口酒气,木然道:“你是来嘲笑我的吗?还是来送我上路的?未免太早了吧!临死之前,我只是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我是来放你出去的!”张知节淡淡道。

    徐鹏举听了一怔,然后脸色大变,先是面露狂喜之色,简直就是从地狱到天堂,从黑夜到黎明的感觉!

    一阵狂喜之后,徐鹏举又出离愤怒了,原来你都是吓唬我,而且自己竟然真的被他吓住了!

    想想也是,自己堂堂国公府门第,根基深厚,恐怕连皇上都会给几分面子,怎么可能会怕了一个小小的侯爷之子?

    徐鹏举又重新泛起了冷笑,拿自己没办法了吧?等我出去着,咱们走着瞧!

    张知节看着徐鹏举的样子,不由摇头叹息,徐佳然英姿飒爽,聪明伶俐的一个好姑娘,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哥哥呢?

    张知节不理会徐鹏举的冷笑,摇头怜悯道:“真是一个愚蠢而又可怜的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放你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