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68章 银子真是个好东西

    所幸没多久张知节就回过神来了,看着旁边一头冷汗的高勇,不由哈哈大笑道:“走,入宫!”

    张知节走在宫里,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的向这边走来,见到张知节,眼前一亮,一路小跑过来,激动道:“哎吆小侯爷来,您还不紧不慢的啊,皇上都催了好几次了!”

    张知节笑着加快了脚步,小太监紧紧的跟在后面,到了乾清宫外,果然见到三位大学士正在殿外跪着!

    张知节走近了,见到杨廷和也跪在那里,毕竟做过自己的老师!张知节走过去,小声道:“学士大人,这是怎么了?”

    三位大学士已经知道皇上去宣召张知节了,他们和刘瑾争执不下,皇上难以抉择,无奈之下,把张知节召进宫里!

    今天的事情几乎就由张知节一言而决了!三位大学士和刘瑾争执不下,皇上左右为难,张知节偏向谁,皇上肯定就同意哪边了!

    杨廷和赶紧道:“知节,先帝大行,皇上登基,国库耗费甚多,已经捉襟见肘了!现在正值春耕时节,一年之计啊,还要防备夏汛,国库里只有四十万里银子了!还不够用啊,户部很不得一个掰成两个花!知节,皇上信任你,你可要劝劝皇上啊!”

    李东阳沉声道:“张提督,事关亿万黎民百姓生计啊!还请张提督劝劝皇上!”

    张知节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三位大学士不必忧心,下官先去觐见了!”

    张知节施了一礼快步去了乾清宫,李东阳见张知节没有给个准话,不由纳闷,张知节这话什么意思?

    想起杨廷和曾经教过张知节,想要侧首开口问一问,瞄到跪在另一边的焦芳,李东阳脸色晦暗,没有开口!

    李东阳一直怀疑焦芳倒向了刘瑾,户部还有多少存银,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而焦芳能入阁就十分蹊跷,经此一事,李东阳和杨廷和已经对他起了十足的戒心了!

    唉,真是多事之秋啊!本来刘瑾深受皇帝信任,就十分难办了!以前还可以欺刘瑾没什么学问,可以在一些事上糊弄过去,现在若是焦芳这老狐狸倒向了对方,那刘瑾真是如虎添翼!

    刘瑾守在大殿门口,见到张知节来了,脸笑的跟朵菊花似的,眯着眼道:“小侯爷,你说皇上想要建豹房,咱家这做奴才的不就紧着皇上来吗?这户部又不是没银子,还非得推三阻四的!小侯爷,你说说,这像话吗?”

    张知节笑了笑,没说话,刘瑾脸色微变,接着笑道:“小侯爷啊,这文官们就是花花肠子多,有银子非得扯些理由,还不是想着往自己那里弄!小侯爷可不要被他们糊弄了,咱们都是皇上居东宫时候就跟着皇上了,可得一条心才是,小侯爷,你说呢?”

    刘瑾以前何曾和张知节用这种语气说过话,看着刘瑾那菊花笑里的虚伪强硬,张知节不由感叹,刘瑾已经彻底变了,权利真的能够轻易的改变一个人!

    张知节已经预感到,自己以后的日子里,少不得要和刘瑾有冲突。因为刘瑾这种人的权力欲是无法满足的,肯定会越来越膨胀!

    张知节呵呵笑道:“刘公公说的,也有道理!”刘瑾没有听到预想中的答案,怔了怔,看着张知节直视自己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张知节也是皇上的宠臣,无需奉承巴结自己!

    自皇上登基以来,张知节一直低调行事,使得刘瑾几乎快要忘记了,眼前这个人在皇上的心里分量很足!

    张知节错身而过,进了大殿,刘瑾看着张知节进去的背影,不由感叹,什么时候皇上只信任自己就好了,不用担心身边会有威胁,唉,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正德皇帝正无聊的趴在那里,奇怪的是大殿里竟然一个太监都没有,只有正德皇帝自己一个人!

    张知节慢腾腾的作势要行礼,正德皇帝见状抬起一只手来,无力的摆了摆道:“免了免了!你怎么才来啊?”

    张知节含糊道:“臣有点事,耽搁了!”

    正德皇帝惊奇道:“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张知节听了一窒,顾左右而言他,笑道:“也没什么事!皇上召臣来,可有什么事吗?”

    张知节这一岔开话替,反而引起了正德皇帝的好奇心,连忙道:“你先说说你的事!”

    张知节无奈了,只好回道:“去年的时候不是有一段流言嘛,还把臣逼出了京城!流言中涉及了未亡人沈氏,她完全是受我牵连的,所以我十分过意不去,今天特地去登门道歉了!”

    原来是这事啊,正德皇帝想起来了,当时他听了这段风流韵事还抓耳挠腮的,特地找到张知节问了一番!

    正德皇帝眼珠子一转,问道:“这个沈氏,是不是长的很美啊?”

    张知节听了脸色一红,无奈道:“咳,是的,不过,我们是清白的!”

    正德皇帝恍然大悟的样子,拖着长音道:“我们?哦朕懂了!”

    张知节十分无语,不过看着八卦起来的正德皇帝,知道自己越描越黑,只能无奈的默认了!

    “咳,皇上,正事,正事!”张知节只能尴尬的提醒一下!

    正德皇帝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银子的事闹的!朕跟你说过,朕想建座别院,在里面养些猛兽!朕都起好名字了,就叫豹房,你觉得怎么样?”

    张知节点头道:“不错,好名字!”虽然张知节也不知道这名字好在哪里!

    正德皇帝叹道:“你也知道,去年花银子花的多,内库早就空空如也了!偏偏户部也说没银子了!刘瑾就说国库还有银子,大学士们就说,这些银子有急用,尚且还不够!”

    正德皇帝叹道:“朕真的很想建豹房,可是大学士们都在殿外跪着呢,朕也怕这银子真的有急用,耽误了国事!可是刘瑾却说不碍事!知节,你说朕该怎么办?”

    张知节早就知道了,此时再听皇上说了一边,立刻了然了!

    张知节呵呵笑道:“皇上,不就是几十万两银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