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69章 银海

    不就是几十万两银子?!!!

    俗话说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现在的正德皇帝的虽然对银子仍然不太有概念,但是至少知道自己建个豹房,也就三四十万两银子,把三位大学士愁的在乾清宫外跪着呢!

    难道张知节家已经富可敌国了吗?不太像啊,张家虽然富贵,但也不是巨贾,哪里能够轻易拿得出几十万两银子啊!

    虽然充满了疑惑,但是正德皇帝对张知节还是充满了自信,觉得张知节没有办不到的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虽然还不知道银子在哪,不过正德皇帝已经高兴起来了!

    正德皇帝兴高采烈道:“银子在哪?知节你有几十万两银子?”

    张知节解释道:“臣这不是要成亲了吗?就日夜苦思,想要立份家业,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这个只要做成了,银子保管像流水一样涌来!”

    张知节细细的将自己的计划都说了,张知节笑道:“跟琉璃差不多,不过是透明的,还能做成镜子,比铜镜要清晰的多了!”

    正德皇帝听了,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你琢磨出来的点子,这么赚银子,朕怎么好据为己有呢?”

    张知节笑道:“其实挺麻烦的,臣一个人还真有点搞不定!还得需要南镇抚司的工匠才行!”

    正德皇帝纳闷道:“就这个?真能弄来银子?”

    张知节点头道:“若是真的做成了,别说区区几十万两,就是上百万两也不是什么难事!”

    正德皇帝听了非常兴奋,一百万两啊,到时候自己的内库就有银子了,到时候想干啥就干啥,想想就美滋滋啊!

    正德皇帝一拍桌子,高兴道:“搞了!咱们君臣五五分!”正德皇帝搓了搓手,喜道:“需要朕干什么?”

    张知节笑道:“需要一个地方,还需要南镇抚司的工匠!”

    正德皇帝一拍手道:“好,你看中了哪个地方,朕划给你!南镇抚司镇抚是你举荐的,你找他就是,算了,朕下道旨意,以后南镇抚司由你提督!还有啥?”

    张知节笑道:“还需要建造一些东西,需要一笔银子!”正德皇帝闻言,一摊手,无奈道:“要银子没有!”这个正德皇帝真是无能无力,有银子的话,他也不至于愁成这样!

    张知节摸了摸下巴笑道:“好吧,这个问题臣来解决。”正德皇帝感兴趣道:“你怎么解决银子的问题?”

    张知节笑道:“拉人入股啊,把我的股子分出一些去,让他们出银子入股!皇上出地出工匠,臣出方子,他们出银子!”

    正德皇帝听了十分感动:“知节,你真是太好了!朕……”

    张知节笑道:“皇上,这是臣应该做的!”张知节心道,多拉几家入股保险,抗风险能力强!

    正德皇帝开始催着张知节快去行动,张知节笑道:“那,外面跪着的大学士们呢?”

    正德皇帝摆摆手道:“让他们回去吧,朕不用国库的银子了!”

    旋即眼巴巴道:“知节,行动快一点啊!”

    张知节点头道:“好的,必不负皇上的期望!”张知节出了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的身上。

    因为所有人都被皇上赶出来了,只有张知节和皇上在里面,所以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三位大学士十分紧张的看着张知节,生怕他会向着刘瑾,劝皇上挪用国库里的银子!

    张知节扫了一眼众人,笑着淡淡道:“三位大学士请回吧,皇上决定不挪用国库里的银子了!”

    李东阳和杨廷和听了之后,面露狂喜之色,总算没有辜负百官们的期望,没有成为大明的罪人!

    几个小太监赶紧上前将已经跪麻了的三位大学士搀了起来,李东阳深深的看了一眼张知节,心里叹息,刘健啊刘健,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从此事看来,张知节根本就和刘瑾不是一路的,张知节是分的清大是大非的!要是当时刘健听自己的劝告,不牵扯上张知节的话,说不定刘瑾他们早就滚去南京了,又何来现在这乌烟瘴气的朝廷!

    杨廷和看着自己的这个学生,当年自己就以为他只是混吃等死的外戚子弟,没想到最后竟然深受信任,不过还好,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最终没有丢人!

    张知节看着李东阳和杨廷和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终于摆脱了奸佞之臣的帽子!以后在百官的眼里,自己绝对不是刘瑾那样祸国殃民的奸贼了!

    目送着李东阳他们走了,张知节立即感到一股不善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转过身来,刘瑾呵呵笑道:“哎呀,真是没想到,小侯爷竟然劝住了皇上,这满朝文武,怕是就只有小侯爷有这个本事了!”

    张知节哈哈笑道:“刘公公真是过奖了,咱们做臣子的不就是要为皇上排忧解难吗?”

    刘瑾笑道:“说的是啊,咱家这个做奴才的,就是一心想着让皇上能够高兴!只要能让皇上高兴,咱家就是死了都愿意啊!”

    张知节拱拱手道:“刘公公的一片忠心可真是可昭日月啊!我还有差事要办,这就告辞了!”

    张知节转过身去,知道自己和刘瑾是正式的出现裂痕了,不过这是早晚的事!不过现在的刘瑾还不可能腾出手来和张知节掰手腕,毕竟刘瑾自己的阵地都还没有巩固好呢!

    刘瑾看着张知节渐渐远去的背影,目光渐冷,这张知节和自己竟然不是一条心,而且竟然帮大学士劝起皇上来了!

    唉,自己苦心想法子讨好皇上,巩固自己的地位,容易吗?你说你们还非得都来拆台呢?就见不得咱家在皇上面前受宠是吧?

    一想起几十万两银子的大工程啊,里面得有多少油水啊,机会竟然竟然就这么溜走了,刘瑾真是觉得心肝都疼啊!

    刘瑾转身进了大殿,心想哪怕张知节劝住了皇上,皇上应该也十分不高兴,自己得赶紧趁这个机会说几句张知节的坏话!。

    兴冲冲进来准备对张知节泼脏水的刘瑾,愕然的发现,皇上竟然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