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71章 稳赚不赔

    看到跪倒在地的这些匠户们,张知节很是满意,点头笑道:“你们起来吧!下面本官就给你们解释一下,你们可要听清楚了!”

    匠户们听了都竖起耳朵仔细听,生怕漏掉了一言半语,一时之间,大厅里落针可闻。

    “我要做的这个东西就做玻璃,跟琉璃类似,但是这个玻璃的是透明的,配方的主要原料是石英砂、纯碱、长石及石灰石,具体的还要你们摸索。将这些东西高温融化,需要用到窑炉,我大体画了一点,你们可以参考一下……”

    张知节将自己的所知道的一点一点的全部说了出来,说了整整一下午,说的口干舌燥。最后终于说完了!

    张知节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看着下面正在凝神思索,时不时相互探讨一下的匠户们,声音沙哑道:“你们听完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吗?能做出来吗?”

    那位年纪大的匠户迟疑道:“大人,若是按您所说的话,要做出来倒是不难,就是不知道最后做出来的是不是透明的!”

    张知节听了之后喜出望外,虽然自己在皇上那里胸口拍的震天响,其实还是有一点小担忧的,现在听到匠户说能做,就放心了,只要按自己说的做出来,肯定是玻璃啊!

    张知节哈哈笑道:“很好,只要按我说的做,做出来的一定是透明的玻璃!这位老人家,如何称呼?”

    年纪大的匠户赶紧回道:“回大人,小的叫魏三铁!”

    张知节点头道:“很好,魏三铁,从今天开始,由你领头,开始带领他们为本官建造窑炉,事成之后,本官许下的承诺,绝对不会食言的!”

    匠户们都恭敬的退下去了,张知节仔细的叮嘱宋存,把这些匠户都看牢了,自己做的这事是绝对保密的!

    想了想,张知节决定把地点设在南苑,那里地形开阔,而且神机营就在附近,可以建一个秘密基地。

    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张知节这才想起来,自己要赴宴去了,得去筹银子去!只是不知道请客的这几位愿不愿意入股,愿意的话,自己就不用再麻烦了!不愿意的话,说不得还得继续寻找合适的合伙人!

    张知节来到春熙楼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晚了,徐光祚他们已经等了好一会了。徐光勉忍不住嘟囔道:“这个知节,不会放咱们鸽子吧?”

    徐鹏举心里更是在想三想四,不会是因为自己也来了,所以张知节才不来了,如此的话,那自己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徐光祚心里也是有些拿不准,按理说张知节不像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不会因为徐鹏举来了就不来了才是!

    过了没多久,外面终于传来了动静,徐光祚心道,终于来了,没有不给自己面子。徐鹏举也是松了一口气,心道可算是来了,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来!

    徐光祚他们听到动静,刚刚出了包房,张知节已经快步走近了。虽然看到徐鹏举有些惊讶,还是抱拳道:“恕罪,恕罪,因为事情耽搁了,让哥几个久等了!”

    徐光祚哈哈笑道:“我们也是刚来,知道你是个大忙人!”

    几人入了包房,坐定,就开始上菜了!徐光祚笑道:“不打不相识,这是南京魏国公府的鹏举,这几天有点小误会哈!”

    张知节顿时明白了,徐光祚这是来做和事佬来了!徐鹏举闻言,举起一杯酒来,诚恳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先自罚三杯,深表歉意!”

    看到徐鹏举诚恳的样子,张知节有些惊讶,他以为以徐鹏举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怎么也不会轻易放下恩怨才是!

    看到张知节惊讶的样子,徐光祚笑道:“人都说,识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古人诚不欺我,经过知节的一番点拨,鹏举算是彻底大彻大悟了!连我都吃了一惊!”

    徐鹏举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笑道:“那天知节的一番话真的惊醒了我,那天晚上我是一夜未曾合眼,怔怔的想了一晚上,以前的自己做了不少混账事,以后绝不会那样了!”

    “今天是我让光作大哥请知节出来的,一时当面道个歉,二是,感谢知节的点拨之恩!”

    听到这里,张知节这才动容,端起酒杯道:“真的是不打不相识,也算是一场缘分,鹏举若是真的听进去了我的话,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徐鹏举端起酒杯来,笑道:“真是求之不得啊,此次来到京城,能交到几个朋友,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张知节和徐鹏举化干戈为玉帛,酒桌上顿时就更热闹了,徐光勉笑道:“知节,现在连你人都见不着了,整天都忙什么呢?忙的嗓子都哑了!”

    正要说这个呢,现在加上了徐鹏举更好,魏国公府在南方根基深厚,日后自己的玻璃镜子少不得要行销南方,若是能把徐鹏举拉上车,日后无疑要方便的多了。

    张知节笑道:“最近我自己从古籍里寻摸了个方子,若是能做成了,绝对财源滚滚。不瞒各位,最近那位啊,也缺银子。”张知节指了指天,大家都会意,宫里的风吹草动瞒不了谁!

    “就准备搞一搞,照方子做一下!今天去南镇抚司,把工匠们聚起来,商讨了一下,应该是没问题!”

    徐光祚听了,有些羡慕,张知节这是和皇上一起发财啊,以后和皇帝的关系就更好了,笑道:“知节,恭喜了!”

    张知节摆手道:“八字还没一撇呢!实不相瞒,这事啊,工程有点大,工匠,地方都有,就是缺银子动工!我正愁着上哪拉几个财主入股呢!”

    徐光祚听了,心里一阵激动,这要是真的能入股的话,挣不挣银子先不说,首先就跟皇上扯上关系了啊!

    想想看看啊,跟皇上一起入股做买卖,若是成了的话,以后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啊!

    就算是生意失败了也没事啊,自己填了银子进去,皇上总得念咱们的好吧,只要皇上念着好了,那还能吃的了亏!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