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72章 要开车了,快上车

    徐鹏举也是眼前一亮,和徐光祚对视了一眼,没想到今晚还能得到这样一个消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参一脚,惊喜之中还真有点忐忑呢!

    徐光祚哈哈笑道:“知节,你这大工程需要多少银子啊?兄弟们虽然不是什么财主,但是一点小银子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张知节笑道:“需要个十万八万的吧!”

    徐鹏举听了到时面色一喜,魏国公府的根基在富庶的江南,论财力绝对要高过定国公府!五万两虽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徐鹏举还是能做的了主的,更重要的是,这次来京城,为了备不时之需,魏国公府随行的管家,着实带了一大笔银子!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定国公府虽然不如往昔,但也远不是瘦死的骆驼!五万两银子还是能咬牙拿的出来的!

    徐光祚笑道:“十万两银子又不是什么大数目,还值得知节去找别人啊?不知道,知节打算让几人入股啊?”

    张知节竖起三个手指头,解释道:“三个,皇上占大头,五成股,我两成,剩下三家,一家一成股!”

    徐鹏举闻言哈哈笑道:“若是知节不嫌弃的话,这不就两家了吗?”说着在自己和徐光祚两人身上指了指!

    张知节哈哈笑道:“那感情好!只是,你们也不听听要干什么就入股了啊,也不怕我把你们坑了!”

    坑不坑的,这个机会都不能错过,徐鹏举和徐光祚都打定主意了!徐光祚笑道:“知节向来聪明,跟着你走绝对没错!我们还得多谢你带上我们呢!”

    张知节哈哈笑道:“哪里的话!我正愁到哪去拉人呢?两位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徐光祚闻言,心里一动,笑道:“知节,可有第三家的人选?要不要我给推荐一位!”

    张知节闻言嘴角微翘,他已经猜到徐光祚要提谁了,笑道:“哦,不只是谁?”

    徐光祚笑道:“英国公府,张仑,怎么样?”

    果然不出所料,徐光祚和张仑是好基友,有好事自然不会忘了张仑!张知节对张仑也很满意,也算是熟识的,而且张仑是京城年青一代精英子弟!

    也就是张知节这两年风生水起,风头盖过了他!英国公府根基深厚,是大明朝勋贵第一家,家风清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样算起来的话,自己加上英国公府和定国公府,再加上能在南方照应的魏国公府,这阵容应该算是强大了!

    一旦玻璃镜子真的造出来了,必然财源滚滚,到时候财帛动人心啊,难免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皇上的股子别人不敢打主意,自己手里要是握着五成股子,就不好说了!自己拉起来的这个阵容应该足够震慑了!

    张知节闻言,笑道:“张仑世兄若是能答应,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徐光祚闻言大喜,若是能拉上张仑,也能给自己一颗定心丸,毕竟英国公府可是真真切切的大明勋贵第一家,张仑又是自己的好友!徐光祚笑道:“那好,我现在就派人去把他请来!”

    徐光祚打发自己的小厮去英国公府请张仑。张知节趁着这个空档,开始认真的解说起来,关于玻璃和镜子的事情!

    徐光祚听了有些疑惑,徐鹏举听了却是面露思索之色,张知节见状笑道:“莫非鹏举知道玻璃?”

    徐鹏举听了,点头道:“我好像是听说过,南方有时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从海外传来,这玻璃我虽未见过,却听说过,据说此物,晶莹透明,十分稀奇!”

    张知节点头道:“不错,就是此物!我偶然间得到了制作它的方子,一定能够做出来的!”

    徐光祚听了大喜,他刚开始听了张知节的话,还十分疑惑,觉得听的有点云里雾里的!

    他又没有像正德皇帝那样相信张知节,所以刚刚还在肉疼自己的银子很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现在听了徐鹏举的话,才真的肯定,原来真有这儿玩意儿啊!若是的能财源滚滚的话,真是一举两得了,既能赚到银子,又能和皇上拉近关系!

    正说的热闹,张仑来了,看着包房里热火朝天,对着徐光祚笑骂道:“这么热闹啊,好你个徐光勉,酒喝到一半了才想起我来!”

    骂完了又和张知节打招呼,张知节笑着和张仑见过礼!看着淡定自若的张知节,张仑忍不住感叹,去岁徐光祚拉着自己请张知节吃酒的时候,张知节见到自己和徐光祚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现在已经和自己平起平坐了,甚至在权势上还要高于自己!

    短短一年啊,虽然早就觉得张知节绝非池中之物,哪里想到,会这么快就一飞冲天了!

    徐光祚又给张仑介绍了徐鹏举,魏国公府的嫡长孙,又是一位家世显赫的世家子弟!

    张仑也是心思通透之人,在座的没一个简单的,徐光祚兄弟俩是定国公府嫡支,徐鹏举是魏国公府嫡长孙,张知节更不用说了,侯府嫡子,太后亲侄,皇帝亲信,京城年轻一代中最炙手可热的人!

    徐光祚不是不晓事的人,在酒宴半途把自己风风火火的找来,肯定是酒宴之中商量什么事情,最后把自己给拉扯进来了!

    最重要的是看酒宴的气氛十分热烈,应该是好事!坐定之后的张仑,就等着徐光祚开口了!

    果不其然,徐光祚笑道:“别说做兄弟的有好事不拉你,今天呢,知节要做一件大事,我和鹏举呢,是决定加入了!还差一个人,兄弟我呢,就想到了你!”

    张仑哭笑不得,你说了半天,也没说,到底是什么事啊!张仑笑道:“兄弟我肯定承情,但是吧,总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吧?”

    张知节笑着接过话头,把事情又解释了一遍,张仑心思通透,其中利害一下子就琢磨出来了,听完之后,站起来笑道:“没说的,算我一个!”

    张知节站起来,举起酒杯,笑道:“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多谢大伙的信任,知节必定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