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79章 第一个伸爪子的人

    正德皇帝瞠目结舌,结巴道:“什么?半天的时间,十万两?这怎么可能?”

    正德皇帝懵了,半天就十万两,别说半天十万两了,就是一天十万两,那一年的多少啊?三千万两?那得是多么庞大的一笔银子啊!不行,正德皇帝感到自己的头有点晕!

    别说正德皇帝了,谁听了也得懵逼,不过可不是半天卖出了十万两,可不是这么算的,毕竟是存了十天的货!

    张知节看着一脸呆滞的正德皇帝,笑着解释道:“皇上,不是这么回事,不是半天就十万两!这可是存了十天的货!是十天十万两!”

    正德皇帝稍稍回了回神,开始高兴的算了起来:“十天十万两,也就是一个月三十万两,一年就是三百万两!一年三百万两啊!”

    “知节,你知道去年朝廷一年的税银是多少吗?三百万两!抵的上一年的税银了!”

    旋即稍稍有些不好意思道:“朕能分一半,就是一百五十万两!哈哈,以后朕再也不用怕朕的内库空虚了!”

    张知节看到手舞足蹈的正德皇帝,不得不提醒道:“皇上,能买得起玻璃镜的京城里就那些,估计也就五六十万两银子,以后就是细水长流了!”

    正德皇帝稍稍冷静了一下,转眼笑道:“不是还有别的地方吗?又不是只有京城有人买!大明这么大,怕什么!”

    张知节笑道:“皇上,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运作起来比较麻烦!不过所幸徐鹏举在江南,所以南京那一片,还是比较容易的!”

    正德皇帝高兴道:“朕是不是可以兴建豹房了?”

    张知节笑道:“皇上,可以的,银子很快就到账了!”正德皇帝兴高采烈道:“朕现在不缺银子了,朕一定再好好规划一下,一定要建的比预想的要好!”

    正德皇帝笑道:“知节,朕该赏你什么呢?你想要什么?”张知节挠挠头:“臣好像没什么想要的!额,倒是有点事想求皇上!”

    正德皇帝忙道:“什么事,快说!朕无有不准!”张知节笑着禀道:“皇上,这玻璃的的制法需要保密才是,要不然被人学了去了,就麻烦了!”

    正德皇帝一听,连忙道:“不错,不错,朕还指望它给朕赚银子呢!这样吧,玻璃坊方圆二十里之内划为禁地!知节你从锦衣卫里选一队精明能干的,守护玻璃坊!”

    然后正德皇帝就开始探讨,给张知节封赏的事情,张知节坚辞不受,最后张知节无奈的抱着蟒袍走了!

    正德皇帝看着抱着蟒袍退出去的张知节,心里越发的不好意思!张知节抱着蟒袍,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自己十几岁,穿蟒袍很不搭啊,自己还是喜欢这一身飞鱼服!

    玻璃镜子日销十万两银子的消息在京城里不胫而走,使得玻璃镜子更加蒙上了神奇的色彩!现在玻璃镜子成为了京城里热议的话题,而且越传越玄乎,估计过不了多久,连玻璃镜子能照出狐狸精的传闻都能传出来!

    刘瑾正在听着属下的汇报,听到小太监说半天的时间就卖出了十万两银子,第一反应就是听错了!

    第二反应就是属下在骗他!第三反应就是张知节在吹牛!总之刘瑾是不会相信的!

    刘瑾摆出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然而那小太监摆出的却是一副无比认真的表情!

    刘瑾呵呵笑道:“别告诉咱家,是真的卖出了十万两!”小太监快哭了,他自己都有些怀疑人生了,但是这却是真的!

    小太监认真道:“干爹,真的,真的卖出了十万两!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好多人排了半天的队没有买到,还骂骂咧咧的!”

    刘瑾脑袋轰的一声,就懵逼了!半天十万两,这是什么概念?刘瑾对此深有感触,因为他这半年的时间才搜刮了十万两!

    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啊,自己堂堂司礼监掌印太监,皇上身边最宠幸的红人,半年的时间才搜刮了十万两!可是张知节这货,竟然半天就赚了十万两银子!

    这世上还有没天理啊!自己弄点银子就这么难,还得没脸没皮的搜刮,这张知节怎么这么简单呢?

    刘瑾深切的感到惭愧,半年积攒的银子还不如人家半天的多,惭愧惭愧啊!看来回去要好好想法子,决不能落于人后才是!刘瑾对张知节的玻璃镜子感到十分眼热!

    张知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刺激到刘瑾,是大大加大了刘瑾搜刮银子的力度,一发而不可收拾!

    刘瑾听到自己干儿子汇报之后,就离开司礼监赶往乾清宫,张知节既然成功了,那他在皇上的心中的分量肯定就更重了!不知道皇帝会给他什么封赏?

    刘瑾大老远就看到张知节抱着一身金灿灿的蟒袍走来,不由的十分艳羡,眼下他还没有蟒袍呢!

    刘瑾笑呵呵道:“哎呀,知节,真是恭喜恭喜啊!听说知节的玻璃镜子,一天卖出了十万两银子!想必皇上必然十分高兴!”

    张知节呵呵笑道:“原来是刘公公,刘公公过奖了,都是托皇上洪福!”

    刘瑾眼珠子一转,笑道:“说起来,还是知节天纵英才,弹指间,十万两银子唾手可得!真是羡慕知节啊!咱家掌着司礼监,每天就是卖弄笔杆子,也没个进项,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比不得知节啊!”

    张知节听了刘瑾的话,心里不由冷笑,在我面前哭穷,什么意思,这是眼红了,想要掺一脚吗?

    刘瑾最近手可是长的很,刘扒皮的美名张知节也是有过耳闻,张知节笑道:“公公过奖了!大头在皇上那里,还有英国公府定国公府魏国公府的股子在里面,我不过就是个跑腿的而已!”

    刘瑾听了,嘴上呵呵笑道:“原来,知节和咱家都是个劳碌命啊!”张知节哈哈笑道:“谁不说呢!”

    错身而过,刘瑾的脸色立即变得阴冷起来,到底是老交情了,宁愿把股子给几个国公府也不愿给自己,瞧不起自己吗?

    张知节也是眉头轻蹙,第一个伸爪子的来了,刘瑾,很好,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