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81章 风雪夜行人

    紫烟跪在那里,心里十分焦急,哭着求道:“大哥,你就帮着通禀一下吧!我真的不骗你!我真的认识小侯爷!”

    门房有些为难,还是摇了摇头道:“姑娘,你还是明天再来吧!今天太晚了,天寒地冻的!主子们都已经歇了,咱们这做下人的实在为难!”

    门房的一声下人一下子惊醒了紫烟,高勇不在这里,但是跟着张知节的小厮一定在这里啊!紫烟紧声道:“大哥,那瑞根在吗?”

    瑞根是跟着二爷的小厮,门房见紫烟一口叫出了瑞根的名字,迟疑了一会儿道:“好吧,你等一等,我去喊瑞根!”

    咣当一声,朱漆大门又关上了!紫烟楚楚可怜的等在外面,身上一阵阵发冷,然而她的心却更冷!

    瑞根被喊醒了,十分不满,任谁在这样冷的深夜里被喊醒了,也会不满的!瑞根迷迷糊糊道:“紫烟?谁啊?不记得有这个人啊!”

    门房一听,心道好险,多亏没去惊扰二爷!

    “行,那你接着睡吧!我去回了她!她小姐出了事来求二爷,二爷是说见就能见的吗?”

    门房开着门,冷风夹着雪花往屋里灌,跟刀子似的,刺激的瑞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瑞根终于清醒过来了,一个驴打滚就从炕上起来了。

    “什么?紫烟姑娘!她说什么?她小姐出事了?她在哪?”瑞根终于记起来紫烟是谁了,她是沈氏的丫鬟!

    二爷可是经常去沈氏的铺子!二爷的玻璃镜子就在沈氏的铺子里卖,二爷和沈氏关系匪浅!

    瑞根一边嚷着一边飞快的往身上套着衣服!门房这才知道,此事可能非同小可,连忙道:“还在大门处等着呢!”

    紫烟瑟瑟发抖的站在门外,焦急的等着,感觉时间分外的漫长,看着茫茫的大雪,双手合十喃喃道:“小姐啊,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大门吱呀吱呀打开了一道缝,露出了瑞根熟悉的脸,紫烟有些哽咽,终于看到曙光了!

    瑞根看清了门外,果然是紫烟姑娘,急声道:“紫烟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紫烟哭道:“快去通禀小侯爷,我们小姐出事了,被东厂的番子抓走了!”

    瑞根听了凛然,沉声道:“你先别急!我这就去禀告二爷!你先到门房暖和暖和,等一等!”

    且不说二爷和沈氏是不是那种关系,总之关系匪浅不假,瑞根不敢怠慢,一溜烟跑向后院!

    到了二门处,二门早就落锁了,瑞根使劲踹了几下门,大喊了几声,没有动静!瑞根大骂了几句,开始翻墙!

    费力的翻过墙,瑞根扫了一眼那边亮着灯的房间,吐了口唾沫,肯定又在赌钱!

    张知节已经搂着娟儿睡着了,却睡的并不瓷实!半梦半醒见,猛然听到外面传来咚咚的跑声,一下子醒过来了!

    “二爷!二爷!大事不好了!出事了!沈家娘子被东厂抓走了!”

    张知节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娟儿也被惊醒了,赶紧起来亮灯!张知节贴在窗户上,沉声道:“知道了!”

    这就是刘瑾的出招吗?张知节皱眉,他能从沈氏身上得到什么?还是在向自己示威,展示力量?

    娟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紧张的站在一边,张知节安慰的笑笑道:“没事,一个朋友被抓了,我去看看,给我更衣!”

    看着娟儿取出飞鱼服,张知节摇摇头沉声道:“着蟒袍!系玉带!”娟儿听了赶紧取来蟒袍伺候张知节穿上,又去取了一件大红猩猩毡盘锦彩绣的斗篷。

    “绣春刀!”

    “手弩!”

    张知节看了看镜子里的仪容,点头道:“我去了,放心吧,没什么事,你先歇着吧!”

    张知节转身出了卧室,娟儿只顾着给张知节穿衣物,自己只是披了件外衣,想到瑞根就在外面,自己不便出去,只好赶紧穿衣!

    张知节出去的时候,香芋翠墨都走了过来,她们也被瑞根惊醒了,哪里睡得着,赶紧起来了都!

    张知节笑道:“天寒地冻的你们起来干嘛,赶紧回屋去吧!”香芋紧张道:“二爷……”

    张知节摆摆手道:“没事!我就是出去一趟!”两人连忙去开了院子门,不放心的跟着张知节出来了。

    瑞根正在门口焦急的踱步呢,张知节沉声道:“谁来的报的信?”瑞根连忙道:“爷,是紫烟姑娘,正在大门处等着!”

    张知节点头道:“走吧!”瑞根迟疑道:“二爷,我看紫烟姑娘可能着急忙慌的出来的,穿的非常单薄。”

    张知节对香芋道:“进去拿件娟儿的斗篷!”香芋连忙进去拿了!

    张知节踩着深厚的积雪,咔哧咔哧往外走!到了二门处,却发现门还锁着!

    瑞根气道:“爷,我进来的时候叫了半天没人应,爬墙进来的!”

    张知节闻言脸色一沉,看着那边亮着灯的屋子,走了过去,老远就听到了里面的吆喝声!瑞根刚要敲门,张知节已经上前一脚踹了过去!

    哐当一声,寒风夹着雪花涌进屋子,里面的婆子被寒风一激,站起身来就要开口大骂,透着灯光看清了屋外的人,生生的止住了,涩声道:“二,二爷!”

    张知节扫了一眼正在赌钱吃酒的几个婆子,哼了一声,转身朝二门走去!瑞根喝道:“还不快去开门,二爷要出去!”

    那婆子赶紧拿出钥匙去开门,心里疑惑,真是见鬼了,这么大冷天的,大半夜的要出去,更加见鬼的是,瑞根这小子怎么会在后院?

    那婆子战战兢兢的打开了门,心里十分害怕,张知节走出门口,那婆子稍稍松了口气,看来二爷是不怪罪了!

    气还没松完,就见张知节停下来,头也不回的冷声道:“每天你们自己去上房领罚!”

    紫烟姑娘正在门房里焦急的走来走去,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下子拉开门,就看到张知节沉静的自雪夜中走来,大红的斗篷下,一身蟒袍,挂着狭长的绣春刀,分外的英武!

    所有的恐惧担心焦虑一下子在心里决堤了,眼泪涟涟的跑出来,一下子跪在了张知节面前。“小侯爷!救救我家小姐吧!她被东厂的番子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