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82章 东厂寒刀行

    张知节抖了抖手上的斗篷,披在了紫烟身上,把紫烟扶了起来,沉静道:“你放心,我不会袖手不管的!”

    此事因自己而起,张知节无论如何都不会袖手的。

    “只带走了你家小姐吗?还有谁?”张知节沉静道。

    “听东厂番子的口气,好像魏爷也被带走了!”

    魏丛嘉?张知节讶然,原来是为了这事!早都结案了,是要翻案吗?

    瑞根见自己二爷一身蟒袍,就知道今晚二爷是管定了这件事了!

    “二爷,是要入宫吗?”

    张知节摇头,沉吟道:“深更半夜的,叫不开宫门!”瑞根傻眼了,东厂只听命于皇上,入不了宫那怎么办?

    瑞根傻眼了,迟疑道:“那要等到明天早晨吗?”

    紫烟心里一惊,急道:“小侯爷,东厂那种虎狼之地,小姐如何能受得了!”

    张知节心里清楚,此事宜早不宜迟,一旦让东厂弄出供词来,事情反而更麻烦了!

    大雪纷飞,太太不让自己出门,把锦衣卫都打发回去了!

    张知节回头看着瑞根,朗声笑道:“瑞根!敢不敢随你二爷闯一闯东辑事厂!”

    瑞根听了激动道:“二爷,怎么不敢!跟着二爷,龙潭虎穴也闯得!”

    张知节拍了拍瑞根的肩膀,哈哈笑道:“好样的!”

    紫烟听了急声道:“小侯爷,我也去!我不放心小姐,我也要跟着去!”

    东厂声名狼藉,人人谈之色变,畏之如虎,没想到紫烟竟然有这样的胆色,真是不枉沈氏如此疼她!

    张知节点头道:“好,那咱们三个就去闯一闯!”

    瑞根去驾了马车,张知节扶着紫烟进了马车,瑞根一甩马鞭,马车嘎吱嘎吱轧着深厚的积雪出了侯府!

    茫茫的大雪,寂静的夜里,传来了一阵沉重的马蹄声,瑞根赶紧停了马车,张知节打开帘子,十几骑冒雪而来!

    追到马车旁一个急停停了下来,高勇带着十几人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禀道:“大人,属下刚刚得到消息,沈氏被东厂番子带走了!”

    “本督刚刚还想着明天赏你三十鞭子!”

    高勇看了看刚刚行出侯府的马车,知道大人肯定已经知道消息了,点头道:“属下失职,请大人责罚!”

    “还不算太迟!这三十鞭子暂且记下!下不为例!人在东厂吗?”

    “是的大人,没有转到北镇抚司的大狱里。应该是被关到东厂的密狱里了!”

    “出发,去东厂!”

    十几骑护卫着马车在茫茫雪夜里迤逦而行!

    马车到了东厂大门前停了下来,张知节下了马车看了看东缉事厂的牌匾,冷笑了一下!

    东厂的大门关的死死的,高勇上前敲了几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点,露出了一个档头来,看到高勇,认出是锦衣卫的人来,冷声道:“干什么的?”

    高勇刚要说话,张知节不耐烦喝道:“冲门!”十几名锦衣卫手下听了立刻冲了上去,轰的一声,大门打开了!

    虽然东厂与锦衣卫并无隶属关系,但是历来东厂都要压锦衣卫一头,何时出现过锦衣卫来东厂放肆的情况!

    那名档头带着几名番子,见状立刻抽刀喝道:“真是反了天了!”

    张知节带着手下冲了进去,面沉似水,沉声道:“上弩!”高勇他们看到提督大人面沉似水的表情,知道大人是动了怒了,不打算善了了!

    高勇他们听到命令,纷纷上了手弩,张知节也上了自己的手弩!那名档头当时就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闯进东厂来直接上手弩!

    若是一般人这么嚣张,档头早就带人冲上去了!当然敢闯进东厂这么嚣张的,肯定不是普通人!昏黄的灯光下,张知节身上那一身蟒袍,分外的刺眼!

    要知道此时的东厂督公谷大用都还没有御赐蟒袍,档头看着和蟒袍辉映着的稚嫩的脸庞,不禁有些怔忪!他猜到了来人是谁了!

    张知节看都没看一边的档头番子,带着人直直的往里冲!

    张知节冷声道:“直接去密狱!”高勇前面带路,一行锦衣卫将张知节和瑞根紫烟环绕在内,向密狱行去!

    那档头看着明晃晃的蟒袍渐渐远去了,跺了跺脚,没敢拦!一边让人去报信,一边带着番子远远的跟着!

    东厂中心的一座小楼里,灯火辉煌,一名小太监飞快的上了楼,轻声地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正对着门端坐着的正是威震朝野的刘瑾,下首就是东厂厂督谷大用,旁边站着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和北镇抚司镇抚钱宁!

    小太监知道屋子里都坐着谁,也不敢抬头看,进了门就直接朝前跪下,脆声道:“启禀督主,张知节来了!”

    谷大用脸色一变,喝道:“张知节来了?在哪里?”小太监脆声道:“回督主,已经闯进来了,现在往密狱去了!”

    谷大用听了不由对刘瑾抱怨道:“没想到张知节的反应这么大,我就说不能抓,这下捅了马蜂窝了!”

    刘瑾的脸色也不好看,皱眉道:“一年几百万两银子,你不眼馋?”

    谷大用默然,刘瑾叹道:“可惜了,他反应这么快,是炮制不出什么来了!看来他是真的很在乎这个小寡妇,咱家想拿小寡妇和他交易的想法是对的!”

    刘瑾转身看着钱宁道:“那个魏丛嘉真的与当年的刺杀案无关?”

    钱宁躬身道:“回公公,确实无关,魏丛嘉当年也不过是被攀咬的,查不出什么来!除非屈打成招!”

    刘瑾叹了口气道:“这么短的时间,怕是没什么成果啊!老谷,要不你出面拦一下?”

    谷大用连忙摇头,心道,你怎么不去啊,去了那不是彻底撕破脸了吗?遂摇头道:“守着密狱的是我新收的一个干儿子,士气正盛,说不定有奇兵之效!”

    钱宁小心道:“公公,这张知节深夜带人强闯东厂,公公何不到皇上面前告他一状!”

    刘瑾闻言,想看白痴一样看着钱宁,谷大用摆手道:“没用的,他深受皇上信任,这样一点小事,怎么会动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