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84章 火把如林刀兵齐

    大雪依旧纷飞,场面一时沉默了下来!所有人都愣了,大家都以为张知节只是恐吓一番,谁知道,竟然就这么干净利落的杀了!

    没有恐吓,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迟疑,沉默而又冷酷的射出了弩箭!

    虽然在张知节眼里,小太监只是个小角色,一个连名字都不需要知道的小角色!然而在这些番子眼里,这小太监可是平时能作威作福的人物了!

    因为这小太监是宫里人,是督主的干儿子!

    竟然一言不发直接就杀了,毫无一点心理准备,鲜艳的血花已经绽放在眼前!

    小太监的温热的身体倒在了洁白的雪地上,发出了噗的一声,所有的档头番子听到了声音,如梦初醒,第一反应不是冲上来,而是齐齐后退了一步!

    连督主的干儿子都干净利落毫不在意的射死了,还会在乎多杀几个番子吗?

    高勇咽了口唾沫,真就这么干净利落的杀了啊!这可是大大的落了谷大用的面子!关键是谷大用会怎么和皇上说啊!

    紫烟也是懵了,禁不住捂住了小嘴,竟然杀人了!虽然她深恨东厂,但是也没有想到小侯爷堂而皇之的杀人了!在东厂的地盘,毫无预兆的就杀了东厂的人,而且看上去是个大人物!

    虽然觉得很解气,但是紫烟更多的是担心,这会不会引起和东厂的剧烈冲突啊?小侯爷带的人可不多!

    张知节并不放在心上,弹了弹身上的积雪,举步向前走去!前边的番子轰然散开,向两边闪开,让出了进入密狱的入口!

    张知节张知节迈过地上的尸体,大步的进了密狱,高勇提刀跟了进去。

    紫烟一直见到的都是张知节嘻嘻哈哈的一幕,虽然知道张知节深受皇上信任,手握重权,但是却从未有过敬畏!

    今天看到张知节在东厂的大本营,举手杀人,东厂却无人敢妄动,这才知晓自己经常嘲笑的小侯爷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让人闻风丧胆的东厂,小侯爷却如入无人之境,紫烟望着小侯爷冷肃的背影,心里这才起了敬畏!

    张知节进了密狱,不由深深皱了皱眉头,这味道比之镇抚司的大狱还要恶劣十倍!

    沈氏出水芙蓉一样的人物,如何能受到了这样的环境!初次见识大狱的紫烟进来之后,吸了两口气,然后脸色大变,俯身欲呕!

    高勇一把拿住了一个狱卒,厉声道:“你们抓来的沈氏娘子呢!关在什么地方?快带我们去把牢门打开!”

    狱卒颤声道:“你们有上面的手令吗?”

    话刚说完,张知节已经把弩箭顶在了狱卒的咽喉上,狱卒看着大红斗篷下的蟒袍,感受着弩箭上的森寒的杀意,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好,小人这就带大人过去!”

    沈氏被抓的时候正在屋子里,十分暖和,所以穿的衣物不多。大牢里冰冷森寒,沈氏正抱着身子蹲在那里,猛然间听到外面传来大片的脚步声,沈氏充满希冀的抬起头来!

    她被抓走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贴身丫鬟紫烟去找小侯爷去了,所以她的心里充满了渴望,渴望那个熟悉的身影能够快点出现在自己面前!

    昏黄的油灯下,一袭黑影从走廊的那边显现,虽然十分模糊,沈氏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就是自己期盼的人!

    张知节一眼就看到了牢房里的沈氏,穿着素净的单衣蹲在那里,像是污泥上的一朵小白花!

    沈氏定定的看着张知节冷肃的身影,心里感到一阵满足,自己终究没有看错人!

    狱卒哆嗦着打开了牢门,紫烟一溜烟冲了进去,哭道:“小姐,你没事吧?”沈氏脸色苍白的摇摇头。

    张知节脱下斗篷将沈氏整个的包裹了起来,沈氏小声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张知节触摸着沈氏冰凉的肌肤,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里微酸道:“委屈你了!”

    沈氏摇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一晚上的惊讶和冰冷恶心的环境耗尽了她的心神!

    “你在这里稍等,我去看看魏丛嘉!”沈氏听了,有些担心的点点头!

    张知节留下了几名锦衣卫,带着高勇押着狱卒来到了审讯的牢房,进去之后,就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魏丛嘉被绑在柱子上,身上有被烙铁烙过的痕迹,看来是受过逼供了,可能因为张知节的闯入,临时中断了!

    高勇进来就去将柱子上的魏丛嘉解了下来,魏丛嘉这才醒了过来,看着站在那里的张知节,虚弱道:“小侯爷,他们要我招认与当年的刺杀案有关,还要我攀扯上表妹!我什么都没招!”

    张知节点头道:“好样的,是我对不住你们!让你们受罪了!我会替你们讨回公道的!”

    魏丛嘉摇头道:“要不是小侯爷,我怕是早就死在北镇抚司的大狱里了!”

    张知节用询问的眼光看了一眼高勇,高勇回道;“大人,不算严重!只是会留下些伤疤!”

    张知节放心的点了点头,走过去翻了翻那边的审问记录,确实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张知节拿起来扔进了那边的火盆里!

    回头看了一眼简陋的牢房,张知节走了出去,高勇让手下背着魏丛嘉,跟在后面!

    沈氏看到张知节回来了,急道:“小侯爷,我表哥没事吧?”张知节点头道:“受到了刑讯,受了伤,不过没有大碍!”

    这时,被背着的魏丛嘉露出头来,虚弱道:“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没有大碍!”

    “咱们走吧!”张知节沉静道。

    紫烟将沈氏扶了起来,沈氏脸色苍白,刚向前迈了一步,身子一软,就要倒下,紫烟惊道:“小姐!”

    张知节一把扶住了沈氏,看到沈氏虚弱的样子,顾不得那么多了,时间久了恐再横生事端,张知节将沈氏拦腰抱了起来!

    沈氏苍白的脸色迅速转红,险些叫了出来,不过想到自己身子乏力,就没有抗拒,转过头来像只鸵鸟一样,将头埋进了张知节怀里!

    高勇他们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路默默的跟在后面!到了密狱大门,张知节抬头向外看去,纷飞的大雪下,亮晃晃的无数火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