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94章 谁的肚兜

    从乾清宫里出来的张永,不由对张知节升起了深深的钦佩之情,原来自己一直忧心忡忡的事情,竟然就这么解决了!

    张永知道自己做出抉择的时候到了,他深切的知道自己要想撼动刘瑾,是很难的!

    刘瑾一直侍候正德皇帝,也最摸得透皇上的脾性,一直以来都投皇上所爱,深得皇上信任!宫内无人能与之相比,普天之下能与堪堪之相比的,也就是张知节了吧!

    张知节虽然来得最晚,但是与皇上相投,大有相见恨晚之事,再加上张知节又救驾之情,从龙之功,所以深得皇上信任!但是也不过堪堪与刘瑾相平而已!

    所以张永根本就没有想要扳倒刘瑾的心思,因为他知道这实在是太难了!他与谷大用看似在皇上的心里只差一步,但是这一步却是难似登天!

    但是刘瑾却不这么想,自从自己婉拒了刘瑾抛来的橄榄枝之后,刘瑾就对自己起了戒心!

    张永只是有自保之心,奈何刘瑾认为张永有夺权之意!张永深切的知道自己单打独斗,不是刘瑾的对手!

    皇上登基之后,张知节不揽权,不进官,所以看起来没有刘瑾那么炙手可热!但是皇上的宠信才是最大的根基,只要这个根基在,张知节就不会倒!

    通过今天的事情,张永把目光瞄向了张知节和张知节刚刚捧起来的马永成!

    让张永放心的是,张知节不像刘瑾一样利欲熏心,要不然也不会居功而不进官了!

    毕竟张永不愿成为谁的走狗,而是想成为盟友一样的关系!这也是张永不齿与刘瑾为伍的一个重要原因!

    自从刘瑾执掌司礼监之后,威震朝野,骄横跋扈,贪财弄权!但是张知节却是一直袖手旁观,仿佛看戏一样!也许张永应该感谢刘瑾手太长,非要把张知节这个看客拉下台肉搏!

    张永郑重的思索起来,自己应该设宴宴请张知节和马永成,试探一下张知节的心意!

    引起无数波澜的张知节,正在抱着沈氏一路招摇过府,由紫烟领着前往沈氏的绣楼!

    这一路上确实惊掉了很多人的下巴,当年谣言四起的时候,很多人都信了谣言,沈氏曾经在府里严厉的申斥过!

    当时府里的留言确实销声匿迹了,当然府里人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至于府外面的流言,沈氏只能随他去了,反正也没什么办法,况且沈氏孀居之人,也不怎么出去走动!

    但是此时张知节抱着沈氏回府,毫无疑问,完美的印证了那个流言!沈氏被抓的时候,府里真是天都塌了,很多人不由想起了那个流言,若是流言是真的话,那流言中的那位小侯爷肯定会出手相救的!

    果不其然,小侯爷把主母从东厂手里救出来了,不但救出来了,还光明正大的抱着回府了!

    张知节若是知道了,肯定大呼冤枉,其实他觉得与沈氏之间是清白的!抱着沈氏回来时因为她病了,事急从权!当然这是以张知节的眼光来看!

    沈氏红着脸把头埋进了张知节的怀里,上次流言四起的时候,府里很多人就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今天之后,怕是府里没有人不信了!

    沈氏觉得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当然,就是她自己,感受着自己大腿上和腰肢上的火热的大手,她也觉得清白不起来啊!

    张知节一路抱着沈氏来到了她的绣楼,穿过会客的一楼,登上二楼,来到沈氏的香闺,张知节傻乎乎的就闯进去了!

    转过一个大大的屏风,里面就是粉色风情的香闺,张知节顾不得打量,小心的将沈氏放在了榻上。之所以顾不得打量,是因为张知节的胳膊已经酸了!

    张知节放下沈氏,抽回沈氏腰肢下的手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个柔软的衣物被自己的手带了出来!

    一件粉红色的衣物就要掉到塌下,张知节眼疾手快一把捞了起来,站起身来,看了看手里的衣物,刚想说你的衣物掉了,结果傻眼了!

    这个玩意儿张知节并不陌生,因为他见过娟儿的各式各样的,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一件粉红色的肚兜!

    虽然只是扫了一眼,根据张知节的经验,和娟儿的比较起来,张知节不得不偷偷感叹,没想到沈氏盈盈一握的身材,竟然还如此有料,这个时代可没有假货,绝对是真的得天独厚啊!

    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张知节呆呆的举着粉红的肚兜,横在两人之间。沈氏抬头看到张知节呆呆的举着自己的肚兜,不由张着樱桃小嘴,瞪大了美目,脸上红润欲滴,一时之间也是呆了!

    这是沈氏昨夜刚换下来的,还没来及收拾,前院就来报信,说是有番子上门抓人,沈氏一下子慌了,情急之下哪里来得及收拾,匆匆忙忙就去了前院!

    沈氏趴在张知节怀里晕晕乎乎的,早就忘了这事了,此时看到张知节手里的肚兜方才想起来,可不是自己昨天穿过的吗?

    沈氏羞的真想地下有条缝,好钻进去!沈氏鼓起勇气起身一把将肚兜抓了过来,掖在了身后!

    看着张知节发呆的样子,沈氏情急之下,颤声解释道:“这,这,这是紫烟的!”

    肚兜是何等私密的东西!娟儿做自己的通房丫鬟时日不短了,自己赏玩一下她精美的肚兜,她都羞的不行!紫烟怎么会把自己的肚兜放到你的屋里?

    不过看到沈氏羞的都快哭了,张知节当然不会说什么,连忙点着头道:“是是是,不是你的,是紫烟的,是紫烟的!”

    正巧紫烟去沏了一杯茶端了过来,在门口听到了,将茶放在了桌子上,笑道:“小侯爷请喝茶,刚才听到说我的,什么我的啊?”

    张知节讷讷道:“你的衣裳!”紫烟疑惑道:“我的衣裳?什么我的衣裳啊?我的什么衣裳啊?”奇怪了,说我的衣裳,小姐怎么脸红成这样啊?

    看到紫烟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沈氏红着脸把掖在身后的肚兜一把甩给了紫烟,嗔道:“你的衣裳,快点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