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97章 合纵连横

    张永掌御马监之后再也不是以前苦哈哈无权无势的太监了,因此很快就在京里置办了一座豪宅,还养了几房妾室,成了张永在京里的安乐窝!

    人富贵了就要享受,张永养女人是天姿国色,喝的美酒是天下佳酿,用的厨子都是京师名厨!

    张永要宴客,这可是头一回,新宅落成,八虎已经貌合神离,张永又被刘瑾鼓动皇上屡屡派出京师,在京里就没待过多久!

    全府的仆妇动员起来洒扫庭院,厨子开始准备最拿手的美食,备下了宫里的御酒,只待客人上门!

    看到自己老爷这么郑重,张永的侍妾秋娘非常不解,自己的老爷那可是宫里数一数二的太监,谁还能值得这么郑重的对待?

    秋娘撒娇问道:“老爷,您宴请的莫不是皇上?要不然谁还值得您这么郑重的对待啊?”

    秋娘知道在宫里能排在张永之上的就是刘瑾啊,但是自己老爷和刘瑾不和,自然不可能是刘瑾了,那还有谁?秋娘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也没算出是谁来!

    面对秋娘的疑问,张永哈哈笑道:“皇上下旨重开西厂,马永成将提督西厂!这老马总算是熬出来了,所以咱家要宴请他!”

    秋娘冰雪聪明,转瞬间就想到了,无非是合纵连横,一点都不新鲜!不过,马永成重开西厂可不是那么容易站稳脚跟的,应该是更需要合纵连横才是,怎么成了自己老爷上赶着宴请马永成,难道情势已经非常危急了吗?

    可是不像啊,自己老爷回府之后,一反常态,看起来愁容尽去的样子!

    秋娘噘嘴道:“那老爷何必这么郑重的上赶着宴请他啊?”张永听了笑道:“若是单请他,自然不用这么郑重!他只是捎带着,还有一位大人物!”

    大人物?秋娘疑惑了,哪里还有什么大人物?秋娘心里越发好奇起来,缠着张永开始撒娇!

    张永被秋娘柔软的身子蹭的心里一酥,不再卖关子了,解释道:“咱家要请的是张知节!”

    秋娘听了眼睛一亮,张知节啊,她是见过的,骑着高头大马,身着英武的飞鱼服,带着大批侍卫呼啸而过。虽只是匆匆一瞥,但是那英俊潇洒的身影依然铭记至今!

    家世显赫,能力出众,又英俊潇洒,手握重权,年少多金,随便搞个玻璃镜子都财源滚滚,简直就是完美的如意郎君!

    去年关于张知节和小寡妇沈氏的流言蜚语甚嚣尘上,秋娘的反应是嫉妒,嫉妒那个小寡妇!

    秋娘也曾经幻想着张知节这样的如意郎君,然而,天不从人愿,最后秋娘却跟了张永!虽然张永权重多金,能够让秋娘锦衣玉食,但是有些东西秋娘却一辈子都得不到了!

    张永身体残缺,分外的敏感,虽然没有看到秋娘听到张知节的名字时明亮的眼神,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笑呵呵道:“怎么了?是不是心慕知节啊?知节年少多金,才是良配啊!咱家正好不知该送他什么礼物,秋娘天姿国色,不如就将你送给他吧?”

    那感情好!当然了,秋娘也就是敢想想,是绝对不敢这么说的!身体残缺之人最是敏感,触及到其敏感之处,必会辣手无情!

    秋娘虽是极受张永的宠溺,可也不敢大意,闻言抱着张永撒桥道:“好个没良心的老爷!张知节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哪里有老爷会疼人啊!人家可是死心塌地的跟着老爷的,休想把人家撵走,要是老爷起了这个心思,人家宁愿一头撞死在这里!”

    张永听了极为受用,当下疑心尽去,搂着秋娘道:“我的心肝儿,这么乖巧,老爷怎么舍得你呢?”

    为了进一步打消张永的疑心,秋娘笑道:“叫妾身说,老爷根本就不用这么郑重,老爷深受皇上宠信,掌着御马监,何等显赫,张知节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哪里值得这样啊?”

    秋娘虽是知道张知节也受皇帝宠信,大权在握,但是张知节一直十分低调,府里一直谈论的都是八虎中人,其中尤以刘瑾张永谷大用最为厉害,因此未免觉得张知节虽然也很厉害,但是比起自己家老爷还是要差一些!

    张永听到秋娘的话,摇头道:“你未免太小看他了!他不显山不露水,深藏不露,其实受皇上宠信,不下于刘瑾!”

    “马永成能提督西厂,就是张知节向皇上建言,捧上去的!一言就能捧起一位督公啊,岂能小视?”

    秋娘这才知道,原来张知节比自己想想中的还要有权势,自己还一直安慰自己,张知节没有自己老爷有权势!

    家世显赫,年少多金,英俊潇洒,权势熏天,想想都要人心里荡漾,这么完美,可要人怎么活啊!

    秋娘强笑道:“原来这张知节这么厉害啊,还看不出来!”

    秋娘刚刚说完,就有丫鬟来禀报,马公公来了!

    “让管家先请他去客厅稍等片刻,咱家马上就去!”张永听了摆手吩咐道。

    丫鬟听命去了,高勇这才笑道:“这才叫高深莫测,高人不露相,咱家一直觉得这张知节实在是不简单!”

    说完,又进来一个丫鬟,禀报道,神机营提督张知节小侯爷来了!

    张永听到丫鬟的禀报,却是和刚才判若两人,连忙起身笑道:“小侯爷来了,咱家亲自去迎接!你且好好歇着吧!”

    说完扔下秋娘急匆匆走了,秋娘轻轻的揉了揉被张永捏的有些疼痛的地方,男人啊,都是这个德性!

    不过旋即心里又有些荡漾,要不要去看看小帅哥呢,这可是极难得得机会,虽然吃不到,但是看一看也是不错的嘛!

    但是被老爷知道了的话,怕是有些不太好啊,秋娘有些纠结!在这深宅大院里,就像被养起来的猫一样,虽然锦衣玉食不缺,但是连个雄的动物都见不到,更别说男人了!

    张府中门大开,张永亲自赶来笑呵呵拱手道:“小侯爷能来,真是蓬荜生辉啊!”

    张知节笑道:“公公真是太客气了!今日前来叨扰了!”说罢让高勇送上了一面穿衣镜,笑道:“我自己捣鼓的小玩意儿,送给公公赏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