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01章 威名赫赫

    没想到还是遇到了,沈氏的内心既有些羞赧,又有些期待,红着脸略微有些结巴道:“来了,就来了呗!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能不大惊小怪吗?紫烟轻声嘟囔道:“小姐你是不用大惊小怪,因为你推到人家身上去了,人家怎么好意思啊!”

    瑞根驾着马车来到沈氏的马车旁,问道:“紫烟?紫烟姑娘,是你吗?你们小姐在吗?我们二爷来了!”

    不是都认出来了吗?大庭广众之下,喊什么喊!紫烟嘟着嘴,轻声道:“是我!”

    张知节想到有些话,好像不适合让别人听到,遂下了马车,转身登上了沈氏的马车!

    沈氏还奇怪怎么没动静呢,没想到车帘子一下子就被撩开了,露出了张知节的笑脸!

    张知节钻进了马车,紫烟已经全然没有以前的模样,红着脸像个小媳妇一样缩在了一旁!

    “你病体初愈,怎么就出来了呢?”

    “已经大好了,哪里那么娇气!心里放心不下,过来看看。”沈氏撩了撩发髻,妩媚道。

    张知节呵呵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放心吧,没事了!”

    沈氏突然想起来了,自责道:“因为小侯爷比强闯东厂救我,东厂番子把玻璃镜子都砸了!这可是价值十万两银子啊,我……”

    紫烟听到这里,也不缩着了,喏喏道:“小侯爷,我们可没有十万两银子赔你!”

    张知节失笑道:“跟你们没关系!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你还是受到我的连累了呢!”

    沈氏自责道:“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惹怒东厂,那些番子就不会来砸玻璃镜子了!”

    看到沈氏自责的样子,张知节解释道:“你不用自责!我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砸镜子的时候,我就在铺子外面的马车里!东厂我都闯了,要拦住几个番子还不是很容易的事!”

    紫烟再也顾不得脸红了,惊呼道:“当时小侯爷就在啊!那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们呢!”

    张知节笑道:“不过是十万两银子而已!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必在意!”

    紫烟已经被张知节的这句话震懵了,十万两银子而已!

    紫烟颤声道:“十万两银子而已?!小侯爷,您已经富甲天下了吗?”

    张知节摆手笑道:“没有!没有!其实这玻璃镜子里,我也只是占个小头儿!”

    紫烟奇道:“这玻璃镜子不是小侯爷捣鼓出来的吗?怎么才占个小头儿?谁敢占大头儿啊?”

    张知节笑了笑,伸出手指来往上指了指,但笑不语!

    紫烟抬起头来,看了车顶,一脸迷茫的表情,小侯爷指着车顶干什么?

    沈氏想起了挂在铺子上的新招牌,不由眼前一亮,噗嗤一声笑道:“小侯爷,你可真够坏的!那他们这些番子岂不是惨了!”

    张知节哈哈笑道:“回去就被杖死了几十个!以后他们看到如意坊都得绕着走!”沈氏听了也咯咯笑了起来,觉得十分解恨!

    紫烟看到笑呵呵的小侯爷和小姐,撅着嘴还是不明白,打哑谜什么的最讨厌了!

    笑完之后的沈氏还是感动道:“十万两银子啊,只为出口气,终究不值得小侯爷这样!”

    张知节笑着取笑道:“都说,千金难换佳人一笑!这十万两银子换你安安稳稳的,也算值了!”

    沈氏听了,面色绯红喃喃道:“妾身蒲柳之姿,哪里算得上什么佳人啊?”

    紫烟眨眼笑道:“小姐国色天香,可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说完还得意的看了张知节一眼!

    张知节听了紫烟的话打量着沈氏,的确是很美,不但人美,更美的是沈氏身上那种柔婉的少妇风情!

    沈氏感觉到张知节在打量自己,一时之间,十分羞涩。自从经历了那天的事情之后,沈氏在张知节面前就再也没有以前的从容了!

    张知节也感觉到了,气氛很暧昧啊!狭小的马车里面,暧昧的气氛,眼前羞答答的美人,张知节不由一下子又想起了那件粉红色的肚兜!

    还有留在指尖的丝滑触觉,环绕在鼻尖的幽香!还有佳人在怀的软玉温香,当时来不及感觉,现在倒是回味起来了!

    哪怕张知节的目光在隐秘,沈氏也能感觉的到,特别是今天穿了张知节摸过的那一件,沈氏感觉到今天真的有点热!

    马车里一时沉默了下来,气氛十分暧昧,紫烟的小脑袋就像个小拨浪鼓一样,在那里摇来摇去,一会看向张知节,一会看向自己小姐!

    张知节实在受不了紫烟这个拨浪鼓似的电灯泡,最终落荒而逃!

    紫烟看着张知节落荒而逃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强闯东厂时的冷肃,忍不住抿嘴笑道:“小姐,小侯爷人真好!”

    沈氏取笑道:“怎么?小妮子动春心了?”紫烟怪笑道:“还不知道是谁动了呢?”

    沈氏听了大为羞恼,紫烟抱着沈氏的粉臂,笑道:“小姐啊,小侯爷强闯东厂,赔上十万两银子的玻璃镜子,为的什么啊?因为我家小姐天香国色,嘿嘿……”

    沈氏脸红的戳了一下紫烟的小脑袋,嗔道:“小侯爷估计明年就要成亲了,不要胡说!”

    紫烟噘嘴道:“成亲怎么了?哪家的爷不是三妻四妾的?咱们又不是冲着正房去的!”

    沈氏羞恼道:“越说越离谱了,再说,我就撕了你的嘴!”紫烟撅着嘴不说话了!沈氏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天的玻璃镜子比上一次售罄的时间还要快。一时之间玻璃镜子的名声再次轰动京城,沈氏铺子的金字招牌更是流传甚广!

    每天无数人来到沈家铺子门前,只为亲眼目睹皇上御笔!而随着京里八卦的深入,张知节终于被扒了出来,连同沈氏铺子和东厂的牵扯也被扒了出来!

    刘瑾专权,东厂大兴冤狱,一时之间京城风声鹤唳!东厂的名头一时无两!沈家铺子被八卦,人们才知道,原来京城还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

    已经淡出视线很久的张知节,竟然和东厂爆发了激烈冲突,单枪匹马将东厂挑翻了,东厂因此被杖死了几十名番子,灰头土脸!

    人才这才重新记起了那个飞扬的少年,还是如以前一样威名赫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