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02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石破天惊!

    连时下最牛逼哄哄的东厂都被打的毫无招手之力,打的灰头土脸,这才是低调的牛逼!

    你要问张知节为什么出手,那要从当年的一则流言说起了……

    将近年关,忙了一年的老百姓终于清闲了下来,走街串巷,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甚至连朝廷的百官,都重新记起来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啊,他受皇上宠信不下刘瑾,很多官员都寄希望张知节能与刘瑾继续干起来!

    只是可惜,并没有什么后续,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年关将近,入京的官员数不胜数,刘瑾正忙着挨个勒索银子呢!张知节也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京里的百官再次的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期盼的张刘大战并没有上演!

    张知节对京里的各种物议并不在意,两耳不问窗外事,一心好好卖自己的玻璃镜子!

    玻璃镜子卖的好,正德皇帝的内库里也有银子了,豹房的也早已开始顺利的建造起来!

    内库丰足,年关宫内的赏赐也比往年丰厚,而寿宁侯府的赏赐更是引得京城侧目,其丰厚程度令人咋舌!

    再次刷爆了京城百官的眼球,原来寿宁侯张家圣眷如此之浓!甚至连张知节岳家徐府都受到宫里很多赏赐!

    正德皇帝甚至一时兴起,赏赐了沈氏不少贡品丝绸瓷器珍玩,沈氏看着这些皇家贡品,着实愣了半天!

    这个年是张知节来到明朝之后的第二年,也终于体会到了古代的浓厚的年味!

    热闹的气氛也将张知节感染了,原来古代的过年是如此的有滋有味,不过过完年之后,到处走亲访友,也是把张知节累的够呛!

    张知节从玻璃坊调了一批穿衣镜来,当做走亲访友的送礼,大受欢迎,太太非常满意,感到脸上十分有光!

    忙里偷得半日闲,重要的亲戚都走完了,初六的下午张知节躺在软塌上看书,翠墨坐在旁边,趴在张知节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张知节捶着腿!

    看着看着,有些困了,抬头看向外面,这才发现天色将晚!抬了抬有些发麻的腿,这才发现翠墨竟然已经趴在自己腿上睡着了!

    张知节用膝盖拱了拱翠墨,觉得膝盖处一片柔软,竟然抱着膝盖在胸口睡!豆蔻年华啊,应该小荷才露尖尖角才是,怎么感觉十分有料的样子,罪过,罪过,才十三岁呢!

    张知节使劲动了动,翠墨这才揉着眼睛醒过来了,一副迷糊的样子,张知节无奈道:“黑天了,这出去玩的也不知道回来!留下你这个小糊涂,还睡得这么香!”

    翠墨这才反应过来:“呀,都这么晚了啊!娟儿姐还没回来啊!也不知道老爷太太回来了没?”

    翠墨站起来,刚要出去看看,娟儿已经回来了,笑道;“不用去看了,老爷和太太都留在西府了!今晚二爷得自个儿吃了!”

    张知节合上书笑道:“我自个儿吃多没劲啊!让厨房准备火锅吧!咱们今晚一起吃火锅!”

    至冬时节,吃火锅最佳,翠墨听到已经跳了起来,这是她最爱吃的,眯着眼笑道:“香芋还没回来,咱们偷偷吃了,看不馋死她!”

    说完兴冲冲去厨房传话去了,娟儿笑道:“二爷今天歇的怎么样?翠墨侍候的可好?”

    张知节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点头道:“很好,翠墨服侍的很好!不像你和香芋,一天见不到个人影!”

    娟儿叫屈道:“哎呦我的爷哎,我可就今天去和彩霞她们玩了一会子,可不像香芋似的,天天跟脱缰的野马似的,见不到个人影!”

    门外传来一个不情愿的声音道:“什么脱缰的野马啊?我还回来给爷倒过茶呢!”正是香芋不情不愿的进来了。

    张知节摆手道:“行了,你们也忙了一年了,这时节出去和好姐妹玩一玩也是应有的!”

    娟儿笑道:“不出去了,不出去了,留下来好好服侍爷!”

    张知节摆手道:“不用,不用,一会儿你们去玩去吧!翠墨留下来陪我就很好!”

    娟儿和香芋听了面露狐疑之色。一会儿,翠墨从厨房里回来了,看到香芋,撅嘴道:“香芋,你怎么也回来了?”

    香芋一听,觉得十分翠墨十分可疑,难道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香芋急急忙忙把翠墨拉到一边盘问去了,娟儿给张知节沏了杯热茶。

    天真单纯的翠墨一会儿就被香芋逼问了个底朝天,原来没什么事啊,香芋又风风火火的去厨房催火锅去了!

    又被香芋欺负了的翠墨只能嘟着嘴生闷气,张知节无奈的招招手道:“过来!”

    翠墨嘟着嘴走了过来,张知节搂着她做到了自己腿上,笑道:“你这个小傻瓜,你怎么老是被她欺负啊?”

    翠墨嘟着嘴道:“她力气大啊!挠痒痒我挠不过她!”

    张知节摸了摸翠墨小细腰,安慰道:“待会儿吃完火锅,我摁住她,你来挠!侍候了我一下午,还能让她玩了一下午的给欺负了!”

    翠墨听了眼睛一亮,终于可以欺负欺负香芋了!

    香芋还不自知,喜滋滋回来道:“火锅马上就来了!”

    张知节笑道:“去把我珍藏的羊羔美酒取一坛来!”

    羊羔美酒配方独特,用的是优质黍米、嫩羊肉、鲜水果及名贵中药材陈酿而成,酒液呈琥珀色,融酯香、奶香、果香、药香于一体,酸甜适度,风格独特,具有滋阴润肺,增补元气,壮腰益肾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酸甜适度,酒精度不高,娟儿她们喝点也不醉人!配上热气腾腾的火锅,实在是美妙至极!

    室内温暖如春,醇酒在唇,美婢在侧,酒香体香,香气袭人,再加上热气腾腾的火锅,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看着脸红欲滴,娇憨可爱的香芋,张知节朝翠墨使了个眼色,待要动手,外面传来了一声高呼。

    “二爷!二爷!宫里来人了!有位公公从乾清宫来的,传召二爷入宫呢!”

    这可是才正月初六啊,而且是晚上了,正德皇帝能有什么紧急的事啊?张知节感到十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