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03章 少年皇帝的苦恼

    既然皇上见召,张知节不敢怠慢,只能歉意的看了一眼翠墨,答应她的事,只能食言了!

    醉态可鞠的香芋还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醉咪咪道:“没事,二爷,您放心去吧,不用管我们,我们自个儿喝!”

    张知节无语,我管你们喝不喝!娟儿看到香芋的样子,忍俊不禁,起身给张知节换衣裳!

    张知节带着瑞根刚出府门,高勇带着十几骑飞马而知,张知节扶着马车笑道:“这大过年的,又是晚上,我不过是入宫一趟,你们何必跑着一趟!”

    自从上次沈氏被东厂抓走一事之后,高勇痛定思痛,布置的更为紧密了!所以小太监一出宫门,高勇就知道了,并且将消息汇总了!

    张知节登上马车之后,高勇骑着马在车窗边开始禀报。

    “据消息回报,皇上刚刚从豹房回到皇宫!”

    “豹房?豹房这才建了多久?皇上去豹房干嘛?”张知节感到非常疑惑。

    “豹房虽然刚开始承建,但是魏彬先建造了一个园子,刘瑾派人捉了几只狼养在了里面!”

    看来是皇上在宫里闲极无聊,刘瑾怂恿着皇上去豹房看狼去了!只是不知道皇上召见自己是所为何事!

    张知节赶到乾清宫的时候,才发现刘瑾、张永、谷大用、魏彬、马永成等太监都在大殿外候着,大殿大门紧闭,不知发生了何事!

    见到张知节来了,刘瑾笑呵呵道:“小侯爷来了!皇上正在大殿里等着小侯爷呢!”

    别看看刘瑾笑呵呵的,但是却是一脸虚假的样子,张知节笑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刘瑾摇头笑道:“这个嘛,咱家也不知道!”张知节就没指望刘瑾告诉自己,目光扫向其余几人!

    谷大用触及到张知节的目光,讪笑了下,目光躲闪到一边去了!魏彬耸耸肩,笑着摇了摇头,马永成也是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张永开口道:“皇上去了豹房,回来后就把咱们都赶出来了!咱家也不知是为何?不知豹房到底发生了何事?”

    张永目光看向刘瑾等人,他们引着皇上去了豹房,肯定知道豹房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刘瑾就是笑吟吟的不说,把张永气的牙痒痒!

    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张知节上前敲了敲殿门,沉声道:“微臣张知节前来见驾!”

    里面传来正德皇帝的声音:“进来吧!”

    听着正德皇帝的声音,中气十足啊,不像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啊!张知节疑惑的推开了殿门,走了进去!

    以往的时候大殿里肯定灯火辉煌,现在却是并没有掌那么多灯火,所以有些暗淡,张知节目光扫过,一个人影都没见!

    什么鬼这是?张知节正疑惑的时候,后面传来了正德皇帝压低的声音:“知节,快关上门!”

    张知节吓了一跳,任谁背后突然传出个声音来也得吓一跳!张知节转过身来,才发现正德皇帝正猫在殿门旁边!

    看到张知节愣了,正德皇帝还在那里打手势,张知节赶紧回身把殿门关上了!

    正德皇帝这才向殿里走去,一边走还鬼鬼祟祟的朝张知节招手。张知节真的是茫然了,这是什么情况啊,难道是鬼上身?

    正德皇帝一路进了东暖阁,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指着旁边的椅子招呼张知节道:“来,知节,到这里坐!”

    张知节一头雾水的过来坐下了,疑惑道:“皇上深夜召见微臣,有何吩咐?”

    正德皇帝笑而不语,又起身亲自去沏了茶来,张知节感到今天的正德皇帝十分不同寻常!

    “喝茶,来,喝茶!”正德皇帝殷勤劝道!

    张知节更蒙了,有什么话,咱们不能直说吗?张知节端起茶来,抿了一口!

    正德皇帝趴了趴身子,小声道:“朕年前的时候,御赐了沈氏不少宫廷贡品!”

    张知节连忙放下茶杯,拱手道:“微臣替沈氏谢过皇上隆恩!”

    正德皇帝摆手道:“又不值什么,谁让你谢了!朕是想说,朕御赐之后,沈氏有没有见过你,谢你?”

    张知节想了想道:“皇上,好像没有啊!皇上,您到底想要说什么?”

    正德皇帝纠结了一下,问道:“那,你去过她香闺没有?”

    皇上这是怎么了?听到正德皇帝的问话,张知节脸色一红,老实道:“去过一次!”

    正德皇帝听了眼前一亮,这就是他想要的,连忙道:“你们有没有那个!就是那个!”

    张知节简直想吐血,大晚上的把我叫来,搞得神神秘秘的,就是为了问这个啊!

    张知节赶紧摇头道:“没有,没有,皇上,我们是清白的!”

    正德皇帝听了不满道:“你这藏着掖着的干什么,你要是承认了,朕封她个诰命又何妨!”

    张知节摇头道:“皇上,真的什么都没有!臣和沈氏真的是清清白白的!”

    正德皇帝疑惑道:“你都去人家香闺了,你说清白,谁信啊?”

    张知节赶紧解释道:“那次是因为她在大牢里生病了,事急从权,臣才把她抱到她的绣楼里去了!”

    正德皇帝眯着眼睛,还是有些不信,这张知节对沈氏可是挺不错啊!

    张知节讪笑道:“皇上,真的是清白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清白的!”

    正德皇帝犹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不过正德皇帝转眼又想到了什么,重新直起身子问道:“知节,你也快大婚了吧?你家里没有给你安排通房丫环吗?”

    张知节迟疑道:“安排了!”

    正德皇帝噌的一声趴了过来,急声道:“安排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张知节讪笑道:“好像事前年的事情了!”

    正德皇帝听了差点吐血,气道:“什么?前年的事了!你怎么不告诉朕!”

    张知节讪笑道:“没告诉吗?那可能是臣忘了!”

    不过正德皇帝马上就平复下来了,脸上一副犹豫不定的神色,最后才咬牙,期期艾艾道:“知节,你,你和你的通房丫鬟那个,第一次的时候,多,多久?”

    张知节正在喝着茶,听了正德皇帝的话,直接一口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