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04章 各自盘算

    这绝对有情况啊!张知节眯着眼睛看着正德皇帝,正德皇帝被张知节看的脸色发红。

    正德皇帝脸色微红,呐呐道:“今天去豹房玩了一圈,玩累了,魏彬准备了两个侍女服侍朕!”

    张知节了然,在宫里太后娘娘管的严,现在出去了,肯定一时没把持住!不得不说,刘瑾这帮子人实在是太会琢磨正德皇帝的心思了!

    这种事张知节能怎么说,只能笑道:“能服侍皇上,那是她们的福分!”

    正德皇帝点头表示认可:“朕自然不会亏待了他们!只是……”

    张知节也终于明白了正德皇帝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男人嘛。第一次难免都是快枪手,有的甚至擦枪就走火了!

    张知节无奈了,自己还得做正德皇帝的启蒙老师不成!不过这种问题,皇上也就能找自己问问了!

    既然正德皇帝问了,也不能不回答啊,张知节开始给正德皇帝科普起来,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听完了张知节的叙述,正德皇帝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愁容尽去,拍了拍胸脯呐呐笑道:“吓死朕了!原来你也这样啊!原来天下的男人都这样啊!”

    “皇上放心,以后就好了!”张知节安慰完正德皇帝,心道,既然都说到这儿了,就把自己前世小电影中总结的三十六招、七十二式倾囊相授吧!

    张知节喝了口茶,开始细说起来,正德皇帝一听顿时两眼放光,凝神细听!

    一会儿张知节说,一会儿正德皇帝问,一聊就是两个时辰!站在大殿外的刘瑾他们,等啊等,等啊等,还是不见张知节出来!

    虽然过了年了,但是天气还是很冷的,几人又不好走开,只能顶着寒风,跺着脚,抱着手在在那里等!

    张知节说的口干舌燥,这才喝了口茶,笑道:“皇上,时候不早了,臣也该告退了!”

    经过张知节的讲解,正德皇帝终于不再是朦朦胧胧,对男女之事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正德皇帝兴高采烈道:“行,行,你先回去吧,朕再好好想想!”正德皇帝亲自把张知节送到了大殿门外。

    殿门打开了,刘瑾惊讶的看到正德皇帝亲自把张知节送了出来,赶紧都跪下:“皇上!”

    张知节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几人,笑吟吟的走了!

    正德皇帝一直看着张知节走远了,这才高兴道:“你们都起来吧,随朕进来,哦,快去传膳,朕饿了!”

    张知节出了皇宫,再也保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了,刘瑾他们竟然在豹房里金屋藏娇!

    若是那两个女子真的讨皇上欢心了,那可真是个麻烦啊!枕头风的威力到底如何,谁也难以预料!

    高勇看着提督大人自宫里出来之后,脸上一直阴晴不定,不由心里惴惴不安!大人这入宫待了两个多时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直到了侯府,张知节没有急着下车,撩开窗帘,高勇见状知道大人肯定有话吩咐,赶紧凑了过来!

    “刘瑾他们在豹房里金屋藏娇!进献了两名美女给皇上!查一查这两名女子的来龙去脉!尽可能查的详细一些!”张知节沉声吩咐道。

    高勇凛然听命,将张知节送回府之后,立即将手里的人撒了出去,想到提督大人郑重的样子,高勇又亲自赶往南镇抚司!

    南镇抚司在张知节的主持下,低调的发展了不少,已经渐渐独立了出来,不再受石文义的指挥!

    特别是后来正德皇帝下旨由张知节督南镇抚司,南镇抚司的镇抚又是张知节的亲信,石文义彻底失去了对南镇抚司的影响力!

    南镇抚司开始毫无顾忌的发展起来,广布眼线,但是并没有大肆抓捕审讯,所以显得极为低调!

    第二天一大早的正德皇帝迫不及待的前往豹房,而张知节却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豹房里那两个女子的情况!

    “大人,已经查出来了,那两个女子是扬州一位富商送给魏公公的扬州瘦马!”

    张知节皱眉思索道:“有意思,一个富商给太监送礼,送什么不好,偏偏送扬州瘦马?这不是打脸吗?”

    高勇听了一怔,还真是这样啊!张知节吩咐道:“接着查查看,魏彬和扬州有什么关系?那名富商到底是谁?干什么的?来自哪里?查的仔仔细细的!”

    高勇听了之后,连忙领命前去传令去查去了!

    张知节闲着没事,一直在琢磨这事!张知节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琢磨这个的时候,有人正在琢磨着他呢!

    不是别人,正是刘瑾他们,昨天夜里,他们亲自看到了正德皇帝将张知节送出大殿外,可见其受宠程度。

    刘瑾一想到皇上将张知节一直送到殿外依依不舍的样子,感觉就像一块巨石压在胸口,堵得难受!

    再想到西厂马上就要开厂了,若是张知节站在西厂这边的话,还真是个大麻烦!

    刘瑾赶紧把自己的党羽召集起来,一起商议怎么把张知节弄出京城去!趁着把张知节弄出京城,不在皇上身边的时候,先想法子把西厂搞垮了!

    石文义对这个提议极为赞成,现在的锦衣卫被南镇抚司压的喘不过起来,南镇抚司负责锦衣卫内部军纪法纪,又有张知节亲自督着,实在是一大震慑,让人放不开手脚!

    是以石文义已经思索这个问题了,此时闻言,当即道:“公公,皇上对玻璃镜子极为重视,眼下京城应该已经快要饱和了!再发售的话,首选就是江南了,公公何不请凑皇上,让张知节去江南卖玻璃镜子去!”

    众人纷纷点头,这是个不错的法子,刘瑾沉思了一下,道:“这个法子倒是值得一试,不过却是不太保险!售卖玻璃镜子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就怕被他堵回去了!若是能有个别的理由加在一起的话,那成功的可能性就大了!”

    众人又是一阵苦思,可是一般的事情,皇上派个大臣就能办了,能从皇上身边支走张知节的理由实在是不好想,众人只顾埋头苦思,没有人注意到站在后面的钱宁目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