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07章 扬州瘦马

    魏彬来到园子门口,已经敛去了无奈的表情,呵呵笑道:“小侯爷,请吧!皇上召见!”

    张知节施施然下了马车,满面春风笑道:“真是劳烦魏公公了!”

    “小侯爷请吧!魏公公请!”

    两人谦让了一番,一起向园子里走去!往里走了一阵之后,有一排整齐的屋子,虽比不上皇宫别院那样精美华丽,但是也比寻常富贵人家要精美的多!

    屋子前面有几个大铁笼子,里面养着几匹狼,看起来十分凶悍,铁笼子上满是血迹!

    魏公公笑着解释道:“皇上就在里面,这里只是临时建造的,委屈皇上了!不过一期工程已经快要完工了!”

    进了正中的堂屋,张知节抬眼就发现正德皇帝正斜倚在罗汉床上!

    张知节整了整衣袖就要下拜道:“微臣张知节见过皇上!”

    正德皇帝见到张知节进来,已经直起身来了,看到张知节要行礼,连忙摆手道:“行了,行了!又不是在宫里,不必多礼!”

    张知节听了后,也没有客套,笑吟吟的就直起身来了,正德皇帝见此不但没有不满,反而十分高兴!

    正德皇帝本来就不是一个在意礼节的人,更何况是自己最信任最亲密的张知节!

    “怎么样?看到朕养的那几匹狼了吗?十分凶猛的,比养猴子可有趣多了!”正德皇帝得意洋洋的说道。

    “看上去的确是非常凶猛!臣刚刚看到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呢!”

    “哈哈,不用害怕!有披甲之士在一边守着呢!不过养狼不过瘾,等豹房建好了,朕还要养猛虎,养豹子!”

    魏彬看着张知节笑吟吟地和皇上开始闲扯起来,丝毫没有有急事的样子,不由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莫不是自己被张知节给诳了?魏彬心里不甘心,使坏道:“皇上,刚刚小侯爷在园子门口非常着急的样子,说是有急事要见皇上!”

    正德皇帝听了,止住了话题,好奇道:“知节,有何急事?”

    张知节看了一眼魏彬,笑道:“刚刚路过这里,想到皇上可能在豹房,心里想念皇上了,就来看看!只是魏公公拦着臣,这才谎称有急事,是臣的罪过!还请皇上恕罪!”

    魏彬听了差点吐血,他是真的被张知节骗过去了,以为张知节真的有急事!

    更让魏彬无语的是,张知节就这么直接的承认了,我就是骗你玩的!你又能奈我何?

    魏彬留意的看了一下皇上的表情,却发现皇上听了之后,非但没有任何不满,反而兴高采烈的!

    是的,正德皇帝听到张知节说想念自己,特地来看看,感到十分高兴,笑道:“哪里有什么罪过!你能来,朕真是太高兴了!”

    魏彬其实会错了意,正德皇帝并不是没有不满,不过这不满却不是针对张知节的,而是针对魏彬的!

    正德皇帝看着魏彬不满道:“魏彬,知节来了,你干嘛拦着他不让进啊?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魏彬连忙红着脸躬身解释道:“奴婢见皇上累了,刚刚歇着了,所以怕皇上累着。这是奴婢糊涂了,以后不敢了!”

    张知节笑道:“还得麻烦魏公公通禀,臣也是很过意不去!

    正德皇帝听了,摆手道:“好了,好了,以后知节见朕,无需通禀,直接进来就是了!”

    进过那夜的启蒙,正德皇帝和张知节的关系更近一步,所以正德皇帝觉得这并没什么!

    魏彬听了心里叹息,皇上金口玉言,以后就是想拦着张知节都拦不住了!

    张知节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魏彬,躬身道:“谢皇上!”

    正德皇帝却并不在意,高兴道:“来来来,知节,给你介绍一下朕的两位美人!这是柔儿!”正德皇帝指着藕荷色的衣裙的少女!

    叫娘娘吗?似乎有些不妥啊!张知节有些尴尬的问正德皇帝道:“这个,臣怎么称呼?”

    正德皇帝一脸随意道:“称呼柔儿就是!”

    听了正德皇帝的话,柔儿脸色微微一变,张知节顿时心里了然,看来皇上并不十分放在心上!

    张知节身体微躬,笑道:“见过柔儿姑娘!”

    柔儿屈身柔声道:“久闻张小侯爷的大名!”

    正德皇帝又指着身穿葱绿色衣裙的少女,介绍道:“这是馨儿!

    张知节身体微躬,笑道:“见过馨儿姑娘!”

    馨儿莞尔笑道:“常常听皇上提起小侯爷,今天终于见到真人儿了!”

    自从知道了张知节前年就有了通房丫鬟,正德皇帝心里其实十分羡慕,此时见到自己身边的柔儿和馨儿都娇媚可人,不禁十分得意!

    正德皇帝笑着对张知节道:“知节,朕的柔儿和馨儿比起你的通房丫鬟来如何?”

    就算娟儿真的比正德皇帝的两名扬州瘦马还要美貌,张知节也不会没有眼力劲儿得承认!

    更何况能进献上来的两位少女是真的千挑万选的,比起娟儿来确实更加娇媚可人、风情万种!

    张知节笑道:“柔儿姑娘和馨儿姑娘,娇媚可人,是温婉如水的佳人!臣的通房丫鬟不过是府里的寻常丫鬟,如何能和柔儿姑娘、馨儿姑比!”

    正德听了顿时眉开眼笑,得意道:“的确是温婉如水,因为她们俩是来自江南水乡,那里的水土最是养人!吃惊了吧?”

    张知节呵呵笑道:“这个臣倒是知道,臣不但知道两位姑娘来自江南,还知道两位姑娘来自扬州!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是个好地方!”

    正德听了笑道:“不错,扬州是个好地方,朕也是心向往之!咦?知节你怎么知道柔儿和馨儿来自扬州的?”

    听到这里,柔儿和馨儿两位姑娘,虽然还是娇媚的笑吟吟的跪坐在正德皇帝旁边,但是却禁不住相互对视一眼,闪过一丝戒备之色!

    一直没有出声的魏彬听到这里,笑呵呵笑着插嘴道:“小侯爷竟然知道两位娘娘来自扬州,莫非小侯爷偷偷的派人查探过两位娘娘?”

    魏彬的话出口就包藏祸心,不过正德皇帝倒是没有上心,好奇道:“原来知节你查过柔儿和馨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