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22章 谢谢

    没碎!玻璃镜子没碎啊!

    这玻璃镜子没碎,那自己不是不用死了!

    一阵狂喜涌来,王忠义的脸色从雪白都潮红只用了一瞬间,绝处逢生的巨大喜悦让王忠义的大脑有些充血!

    感谢苍天!感谢大地!感谢满天神佛!感谢自己十八代祖宗!我王忠义不用死了!

    王忠义真想大哭一场,但是马上裤裆里传来的冰冷潮湿的感觉,又让王忠义从惊喜中恢复过来了!

    自己尿了!自己被吓尿了!那会儿的王忠义已经觉得自己就要踏进鬼门关了,所以已经不在乎什么耻辱羞愧了!

    人死如灯灭,连命都没有了,最后也不过是黄土一堆,要是直接被扔在河里的话,连黄土都不是,不过是鱼粪一堆,还在乎什么脸面不脸面,羞愧不羞愧?

    可是活下来就不一样了!此时的王忠义绝处逢生的喜悦之情已经退去,脸色已经潮红,不过已经不再是喜悦的潮红,而是羞愧的潮红!

    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十分丢人的,王忠义心里十分羞恼,感到十分愤怒,却又不知道愤怒谁?

    看到已经走远了的张知节,王忠义并没有什么恨意,只有深深的无力感!自己摸爬滚打卑躬屈膝三十年,还不如人家在娘胎里的时候地位高,更别说现在了!

    自己又什么资格记恨呢?人家几句话就能把自己吓得尿了裤子,捏死自己就像捏死只蚂蚁!

    王忠义只是觉得十分荒谬,您是何等样的存在,何必作弄我这样一个杂役太监呢!几句话把我玩的欲生欲死!

    离得远了,终于没有异味了,张知节淡淡看着脸色像变色龙一样的变来变去的王忠义,淡淡道:“是不是感到出离愤怒?是不是十分恨本督让你出了丑?”

    听到张知节的问话,王忠义心里凛然,自己还没有逃离虎口,若是一个不慎还是可能会葬身于此!

    他可是隐隐听到过,好像谷公公那次砸镜子事件十分冤枉,听说是被面前这位硬栽上去的,十万两银子的栽赃,谷公公百口莫辩!

    细思极恐啊!要是这位也要栽赃到自己身上,把自己剁成肉酱,自己也没处说理去!

    如果张知节知道王忠义这个念头,一定哭笑不得,要想整你,我还用得着砸玻璃镜子栽赃嫁祸?一个意图劫船的理由就够把你们都剁了,扔进河里喂鱼了!

    王忠义顾不得胯下的冰凉,连忙再次跪了下来,恭恭敬敬道:“小的怎么敢?都是小的唐突冒犯了大人!小的心里只有惶恐!并不敢有丝毫的恨意!”

    张知节点头道:“其实你应该谢谢本督的!”

    王忠义听了一怔,谢什么?不过人在屋檐下,你别说让我谢谢了,就是让我唱两句跳个舞都行!

    王忠义连忙磕了个头,一脸感激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后面的随从们云里雾里的到了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了,好像又不用死了!这个当真是喜从天降,绝处逢生啊!

    看到王公公在磕头道谢,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跟着砰砰的磕头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虽然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但是张知节猜到他们肯定言不由衷,淡淡道:“本督可不是在骗你们,做不是本督的那一阵箭雨,你们肯定会继续撞下去!到时候这玻璃镜子可就真的碎了!”

    “你们可就真的是死有余辜了!皇上要你们怎么死,本督不知道,但是本督知道你们一定会死!”

    “所以说,你们应该谢谢本督!这话没错!”

    王忠义听完之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说的是这个,听完这话,王忠义这才感觉到后怕!

    这位小祖宗说的的确没错,若不是那一阵箭雨,以当时自己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一定会狠狠的继续怼上去的!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命悬一线,若是没有那一阵箭雨的震慑,继续撞上去,真把玻璃镜子给撞碎了,就不是吓尿了那么简单了!真要搭上命了!

    王忠义这才真正的感激涕零,诚心诚意的磕了几个响头,后怕道:“小的叩谢大人的大恩!”

    王忠义的随从看到王公公又磕头道谢,赶紧又跟着磕了几个响头!船舱的大厅里又是一阵砰砰的磕头声!王忠义和其随从的额头上已经鲜血淋漓了,看上去十分可怜!

    “本督只是好心警告一下你们!以后这运河可不止这一次有船运送玻璃镜子!所以,本督劝告你们,千万别做死!”

    一次就已经吓尿了。这一次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的经历,实在是跌宕起伏,让人铭记在心!王忠义觉得自己一定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以后绝对不会在这么干了!以后遇到锦衣卫的船,一定会退避三舍的!万一不小心碰上了,说不定就会要人命啊!

    王忠义连忙磕头道:“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大人放心,小的一定会痛改前非,以后再也不敢了!”

    王忠义说完这话之后,就一直俯在地上没有起来,等候着最终的结果,不知道面前这位小祖宗会如何处罚自己,毕竟自己犯下了大错,只要能保住一条小命,自己就烧高香了!

    不管这王忠义将没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张知节都不介意,因为就算以后真的再撞了船,那谁也保不了他!

    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有点饿了,张知节挥挥手,淡淡道:“行了,赶紧滚吧!”

    一直留意自己会有什么惩罚的王忠义,听到传到耳边的声音,不免有些迟疑,真的就这么放过自己了?还是自己出现幻听了?

    王忠义偷偷瞄了一眼自己后面的随从们,见他们也是毫无动静,不由更加迟疑,自己真的出现幻听了!

    王忠义的随从没有动静是因为他们也以为听错了,要知道他们若是犯了错,王公公都会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更何况现在闯了那么大的祸,这位不知道有多大的大人物,会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们?

    看到仍然在下面发愣的王忠义和他的随从们,张知节沉声道:“怎么?让你们快点滚你们还不快点滚,难道是想要留下来吃顿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