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25章 银样蜡枪头

    王忠义的船就像遇见鬼了一样,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竟是一刻也待不得,连夜就冒着夜色离开了!

    码头上反而安静了下来,实在是这事情的经过太过诡异了,细思之下,太过吓人了!

    人们望着灯火通明的锦衣卫官船,上面还是十分安静,但是现在看起来,这种安静却让人觉得十分神秘。

    在人群稍远处的地方,几个彪形大汉并两个娇弱女子正站在一起。

    “齐哥,杨哥,那阉货的船已经走了!也不知道这锦衣卫的船上是什么人,竟然把他们吓成这样!”

    “竟然就这么被吓跑了!好不容易瞄上一头肥羊,竟然就这么错过了!”那彪形大汉口中的杨哥,吐了口唾沫狠声道。

    若是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一定会吓一跳的,听他们的意思竟然是把王忠义他们当成了肥羊。

    不过王忠义去地方上搜刮了一圈,正带着搜刮的金银财宝进京献给刘瑾,所以被称之为肥羊也不错!

    “那太监跑了,不是还有艘更大船吗?能把那太监吓跑了,说不定里面是个更大的太监!咱们把他劫了不就结了!”那穿着绛紫色裙子的年轻姑娘脆声道。

    “胡闹!那太监的船上虽然有上百名随从,却都是酒囊饭袋,自然好对付的很!这搜锦衣卫的船上的人,看起来不像易与之辈!小心一些,咱们是要南下的,没把握的事别做,小心折了进去!”被称作齐哥的大汉皱眉道。

    年轻的姑娘听了之后有些不悦,嘟着嘴巴。那年纪大些的女子挎了年轻姑娘的手臂,笑道:“楚楚,咱们去南京是有正事的!若是遇上肥羊,顺手为之也便罢了。碰上拿不准的,一定不能随便出手。出门在外,招子一定要放亮了才行!”

    那被称作杨哥的点到笑道:“不错,咱们行走江湖,一定要小心谨慎!且看着吧!”

    打发了王忠义之后,时间已经有些晚了,看到船上的血污,还有闻到那若有若无的尿骚味,张知节不由大皱眉头!

    “不如大人出去逛逛,用了晚膳吧,也好让他们将船上清理清理!”高勇上来劝道。

    还真有些饿了,张知节点头道:“行,那就出去走走吧!”

    张知节步出了大厅,高勇已经点了数十名锦衣卫,挂着绣春刀列在了两边。

    张知节讶然道:“不用这么大阵仗吧?不过就是出去吃个饭而已!”

    高勇笑着解释道:“大人,这临清城靠着大运河,南来北往的着实不少,三教九流混杂,别让他们冲撞了大人!”

    “被王忠义带着人这么一闹,就算是大人想要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大人是千金之子,还不如直接摆出阵仗来!”

    正在大家即将散去的时候,锦衣卫的官船上终于出现动静了,两列锦衣卫手按刀柄鱼贯而出,沉默肃静的下了船。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这座船上的神秘主人要现身了!大家都充满了好奇,瞪大了双眼屏住呼吸,想看看船上到底是何方神圣!

    张知节只是身着简单的常服,在高勇的陪同下,走出了船舱,船上灯火通明看不大清楚,到了下船的地方,抬头一看。

    嚯!乌压压的人海!张知节登时头皮一麻,怎么了这是?早知道外面是这个样子就不出来了!

    高勇看到提督大人愣了一下,连忙上来解释道:“大人,都是被王忠义他们吸引来看热闹的!要不要属下带着人把他们驱散了?”

    原来都是来看热闹的啊!张知节摆摆手道:“不过是看热闹的而已!不妨事,本督又不是怕人看,过一会自然就散去了!”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人群,张知节不由感叹,高勇考虑的真是周到,还是多带着点人,有安全感!

    外面的人群终于看到两个人踱了出来,待走近了一看,旁边的中年人挂着绣春刀,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显然不是正主。

    走在前面的正是一个眉清目朗的少年,虽是穿着一身简单的常服,看不出什么奢华来,但是仍然能感觉到一股贵气压来!

    虽只是背着手简简单单的走了过来,却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成为了这里的焦点,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就是这条船上的正主!

    待少年走近了,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真俊啊!第二感觉,就是真是年轻啊!

    旋即就是深深的疑惑,就是这个眉星目朗的少年郎,将司礼监的公公吓得屁滚尿流吗?

    看着这个少年的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有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真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竟能将司礼监的太监吓成这样。

    看他身穿常服,又这么年少,应当是哪家的公子爷吧?就是不知道哪家有这么强大的背景,能够吓得司礼监的公公屁滚尿流?

    张知节虽然只是惊愕了一下,也就坦然的下了船,数十名锦衣卫立即手按刀柄,沉默而又干练的将提督大人护了起来。

    虽然看上去和和气气,仿佛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这可是能将司礼监的公公吓尿的存在!看到这位年轻的俏公子要出去,不用吩咐,人群已经呼呼啦啦让出了一道笔直而又宽敞的道路!

    在远处站着的齐哥、杨哥他们也在远远的打量着从船上下来的张知节一行。那位叫楚楚的姑娘看了一会,嘟着嘴道:“小小年纪,真是好大的排场,好大的威风!一看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二世祖!”

    旁边的年纪大些的女子却是眼前一亮,舔了舔嘴唇,笑道:“哎呀,真是好俊俏的小公子啊!眉星目朗,风度翩翩,真是我见犹怜啊!”

    楚楚听了之后,不由扶额,四娘又犯花痴了,不过她也知道四娘不过是口花花,其实四娘是个贞烈的寡妇!

    看到楚楚的样子,四娘吃吃笑道:“老娘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像这种小后生不过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不过,配楚楚你这样的小姑娘却是正好,要不要帮你抢过来做压寨夫君啊?”

    楚楚撇嘴道:“本姑娘的夫君得是要一等一的好汉,你看他那样子,细皮嫩肉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抗,手无缚鸡之力的二世祖,谁看的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