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42章 一只手打你一百个

    想到白玉兰,徐鹏举仔细留意了一下少女的粉颈,没办法,让白玉兰弄出心里阴影来了!

    真的是个英姿飒爽的美少女啊!不是白玉兰这样的假货!比起如温婉水的江南佳丽来,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徐鹏举快步上前,笑道:“你好,姑娘,我叫徐鹏举,是魏国公府的小公爷,非常感谢你刚才的出手!”

    “没想到姑娘你不仅人长的漂亮,功夫也这么好!我们国公府向来有恩必报,姑娘不如芳驾暂移国公府,也好让我表达一下谢意,我们国公府园子名扬江南,姑娘一定会喜欢的……”

    看到徐鹏举两眼放光的对着这位紫衣姑娘啰里啰嗦一大通,就连冷冰冰的白玉兰都禁不住嘴角微翘,徐鹏举,你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

    紫衣看了一眼眉毛微微上挑的张知节,对着还在啰里啰嗦的徐鹏举嫣然一笑道:“好啊!”

    好啊?听到紫衣姑娘的声音,徐鹏举禁不住喜上眉梢,看着紫衣姑娘英姿飒爽的笑容,徐鹏举身子的酥了一半。

    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难道今天的自己十分的风流倜傥吗?还是刚刚进过了一番血雨的洗礼,让自己王霸之气大放?

    徐鹏举顿时甩了甩头,自以为十分潇洒的样子。配上他那副苍白的面容,还有俯身吐得有些充血的眼睛,引得紫衣禁不住噗嗤一笑。

    看自己就是这么潇洒!连甩甩头都能博得佳人的赞赏,徐鹏举心里有些乐开了花!

    正在这时,高勇已经带着人回来了,还带着南镇抚司特制的马车。

    “大人,刺客已经伏诛了!也是个武林中颇为有名的角色,不过这人是个独行侠,无亲无故!”

    张知节点头,看来自己只能寄希望于听涛阁上有没有什么线索了!对方策划了这么大的事件,就不信不会露出一点马脚出来!

    张知节转身上了马车,撩开帘子道:“上来吧,路上不一定太平!”

    徐鹏举听了有些犹豫,自己刚刚在紫衣姑娘面前表现了一下,这个时候去做马车是不是有点自损形象啊!

    徐鹏举正在纠结着,结果眼前一阵紫影掠过,一抬眼就见紫衣姑娘已经上了马车。

    这,这什么情况?徐鹏举有些茫然了,然后举步上前就要上马车,反正张知节的这辆马车不小,坐三个人也坐的下。

    白玉兰嘴角微翘,他倒要看看徐鹏举会不会被同知大人一脚踹下来,又或者被紫衣姑娘一脚踹下来?

    不过这一幕最终没有发生,因为高勇一把拉住了徐鹏举,吩咐两边道:“给小公爷拉过匹马来!”

    “原来你在南京啊?我还一直以为你在北方呢?”

    “没有啊,我一直在北方啊!因为我凑巧知道了有人组织人手要在南京谋划一件大事,而我在通州码头正好听说了你已经南下南京,这才紧赶着想要通知你,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张知节听了之后十分感动,千里迢迢赶来,这一路上肯定十分心焦,张知节感叹道:“让你担心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紫衣躲躲闪闪道:“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况且我在北方玩够了,本来就要南下的!顺路,顺路而已!”

    张知节也不戳破,笑道:“下次别那么鲁莽了,那个什么河山铁剑的,武功那么高,你一个小姑娘家冲上去,受伤了怎么办?”

    “我武功很高的好吧?只是,只是没想到会是江湖名宿,这等人物江湖上已是凤毛麟角,都是开宗立派的人物,鲜少在江湖上行走。也就是这个河山铁剑,无牵无挂这才敢做这个买卖!话说你那个白衣打手,到底是哪里寻来的?”

    张知节笑道:“他叫白玉兰,是南镇抚司的!”

    白玉兰?紫衣姑娘沉思了一会,这才道:“白玉如兰白玉兰?听我师父提起过,怪不得,原来是他!为什么这些人要大费周折的杀你呢?”

    对于一个千里迢迢来帮助自己的姑娘,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张知节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就把事情都说了一遍,还有自己猜测!

    紫衣姑娘思索了一会,道“庙堂上的事情我不懂!”

    张知节笑了笑,没在意,他本也没打算能从紫衣这里有什么收获。没想到紫衣却接着道:“但是瘦马,又和江湖关联起来,你有没有听说过红衣教?”

    红衣教?这可真是个新鲜词,张知节知道白莲教,知道弥勒教,却从未听说过什么红衣教。

    见到张知节疑惑的眼神,紫衣笑道:“你没听说过也不稀奇,因为真的鲜少有人知道红衣教。我偶然知道了一点,这红衣教是近几年才兴起来的,听说她们有很多秘术,培养扬州瘦马很有一套,非常神秘,我也就知道这些。”

    红衣教?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教派?自己派人去扬州查皇帝身边的柔儿和馨儿也一直查不到,若是真的有这样一个神秘的教派的话,那她们来自那里也未可知。

    至少这也是一个方向,张知节笑道:“尕紫,你真是我的福星!”

    嘎子!嘎子!紫衣听了脸色一红,羞恼道:“你再叫我的名字试试。信不信我揍你!我一只手能打你五十个!不,一百个!”

    一只手打我一百个?好吧,看着紫衣的白嫩的小手,想到她挥舞短刀的样子,好吧,虽然丢人,但是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

    不过女人再厉害,也有打不过男人的时候!

    张知节一伸手握住了紫衣的小手。紫衣面颊立即升起了一丝红晕,身子一软,抽了抽手,没抽出来,结巴道:“干,干吗?”

    张知节感受着手里的温润的柔胰,嘿嘿笑道:“怕你打我啊?”

    紫衣红着脸别过头去,结巴着小声道:“我,我几时说要打你了!你放开,我不会打你的!”

    张知节只是嘿嘿的笑,都握着小手了,还会轻易的放开吗?你当我傻啊!

    紫衣又抽了抽手,还是没有抽出来,只好认命了,浑然忘了自己那一身登堂入室的武功了!一只手都能打的过一百个张知节,更别说抽回自己的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