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43 软玉温香

    张知节一路把玩着紫衣的小手,紫衣也只是红着脸嘟着嘴认命了。

    张知节忽然想起了什么,翻身在马车里摸索了一通,翻出了个巴掌大的小木盒,递给了紫衣。

    小叶紫檀做的精致木盒!光盒子已经十分名贵了!紫衣也不矫情,接过来,把玩了一番,这还是张知节第一次送自己东西呢!

    打开一看,一个晶莹剔透的像水晶一样的东西,放在眼前一看,里面出现了一张绯红的面颊!

    如此清晰,果然和传说的一样神奇!紫衣欣喜道:“这就是玻璃镜子吗?真是好神奇!”

    “是啊,这就是玻璃镜子。本来有大的玻璃镜子,不过你东奔西走的带着不方便,这个正好带在身上方便,喜欢吗?”

    徐鹏举一路上已经听高勇说了紫衣姑娘和张知节的往事,这才知道原来这位紫衣姑娘竟然曾经舍身救过张知节。现在知道张知节可能会遇险,特地千里迢迢赶来的。

    徐鹏举十分羡慕,如此英姿飒爽又痴情的美少女,自己怎么就没到过呢?自己堂堂南京小霸王,名震江南,家世显贵,风流倜傥,没道理啊!

    看到紫衣姑娘小脸红扑扑地下了马车,跟在张知节身后,跟个小媳妇似的,徐鹏举心里禁不住狂呼,张知节肯定在马车里动手动脚了,真是禽兽啊!

    此时的秦淮河动乱已经风传全城了,国公府也早早就得到消息了,徐佳然甚至担心的亲自迎到了二门。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听说秦淮河发生了大动乱,死了上千人!”徐佳然俏脸微白,有些担忧道。

    死了上千人?难道秦淮河还有别的地方发生了什么变故?没听说啊。张知节听了后和徐鹏举禁不住面面相觑。

    “你们还不知道?!”徐佳然都惊呆了,你们俩去了秦淮河,竟然还不知道发生了这等大事,你们俩的神经这是有多大条啊!

    “我们今晚带着人在秦淮河倒是杀了两百人,光顾着杀人了,哪里死了上千人,我们还真不知道!”张知节疑惑的摸着鼻子道。

    杀,杀了两百人?徐佳然第一反应就是听错了,第二反应就是,疯了?

    看到徐佳然张大了樱桃小嘴,一副呆呆的模样,知道是这话的冲击力太大,把她惊到了,张知节苦笑解释道:“不是滥杀无辜!都是一些逆贼!总之一言难尽,我从北京来到南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事,锦衣卫已经布置很久了!”

    原来是锦衣卫办案,杀的都是逆贼,徐佳然拍了拍小胸脯,真是的,能不能把话说全了,吓死人了。

    这时候徐佳然才注意到了张知节身后的人,一个大美女,一个小美女,一个白衣胜雪,一个紫衣翩翩。

    徐鹏举虽然经常流连秦淮河畔,但是却从没有领过女子回家,因为国公府规矩严谨,今次怎么带回了两个女子,不过观这两人英姿飒爽,毫无风尘之气,不像是风尘中人!

    张知节心思玲珑剔透,见到徐佳然的眼神,就明白了,笑着介绍道:“这是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白玉兰!”

    男,男的?!这白衣胜雪的人,竟然是个男的!

    “这是紫衣姑娘,她可是一位侠女,曾经救过我的性命,今天在南京重逢,鹏举盛情邀请她来国公府做客!真是叨扰了!”

    不错,的确是我邀请的!可是为什么听着却觉得好悲催呢!想起紫衣那爽快的一声“好啊”,徐鹏举心里觉得有些内牛满面啊!

    有救命之恩的江湖美少女?徐佳然嫣然一笑道:“原来是紫衣姐姐,欢迎欢迎,我一个人也无聊的很,如果紫衣姐姐不嫌弃的话,就住到我那里吧,也能陪我说说话,我对江湖上的事,非常好奇呢!”

    张知节咳了一声道:“何必那么麻烦,我住的那个院子也大的很,空房间也很多!”

    徐佳然听张知节说完,似笑非笑的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过来拉着紫衣笑道:“紫衣姐姐,走,我带你去逛园子去!”

    紫衣就是有万般言语也说不出来啊。虽然两人都已经同床共枕过了,就是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也不算什么,可是这话没法说啊!

    张知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衣红着脸被徐佳然拉走了。徐鹏举看到这一幕,心里十分畅快,真想竖起两个大拇指,妹妹你做的真是太棒了!

    徐鹏举似笑非笑道:“知节啊,夜深了,早些歇了吧!”说完施施然去了,哥哥自有通房丫鬟软玉温香!

    张知节转过身来,取出自己的腰牌递给高勇道:“秦淮河发生了这等大事,肯定会惊动各个衙门的,你持着本官的腰牌去善后一下吧!”

    “还有,押往千户所大牢的疑犯一定要看好了,除了咱们自己从京里带出来的人,谁都不能接近!本官明天亲自去审!”

    高勇领命去了,张知节带着白玉兰前往自己的院子,别误会,只是刚刚经历了一番刺杀,带个高手在身边安全而已!

    “没想到老白你的功夫如此了得啊!在江湖上颇有盛名!”

    白玉兰有些恍惚道:“大人谬赞了!不过是略有薄名而已,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年轻气盛,闯出了一点小名头!”

    “你有没有听说过红衣教?”张知节一边走着,一边思索道。

    红衣教?白玉兰听到大人问起来,肯定事出有因,说不定就和此次刺杀有关联,白玉兰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了一番,没有任何印象。

    “江湖中有这个教派吗?属下竟从未听说过!不过,属下沉寂南镇抚司数年,对江湖这几年的事,并不十分清楚。不过若是有些名声的教派,咱们锦衣卫应该都有数才是!”

    竟然连白玉兰都没听说过,锦衣卫也没有任何备案,看来若是真的有红衣教的话,那还真是够神秘的!

    保持的这么神秘,不用想,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听涛阁?本官明天倒要看看到底这里面到藏了什么牛鬼蛇神!不过,这听涛阁在南京颇负盛名,关系很深,自己把他们全部押入了锦衣卫的大牢,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又激起什么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