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46章 刺客与青丝

    涉嫌谋刺朝廷命官?!

    渺渺姑娘有些不解,疑惑的看着张知节。张知节笑道:“本官昨夜在秦淮河遇刺,其实本官一早就得到了消息,他们是早有预谋!”

    渺渺姑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没想到昨夜的秦淮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她们昨夜被一直押到了大牢里,虽然沿途见到了秦淮河有些骚乱,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发生了这种大事!

    她也是心思剔透之人,转眼就想到了,既然刺客早有预谋,那被提前包下来接待的听涛阁,很可能也被刺客做了布置!

    怪不得张知节会把听涛阁的人全部抓起来,原来是怀疑听涛阁里也混入了刺客!

    “本官耐心有限,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回答,听涛阁最近有什么异常?”张知节问道。

    渺渺姑娘听了感到十分为难,她平日间抚琴读书,或者陪着前来听涛阁的贵客,哪里会关注听涛阁一些杂事!

    看到渺渺姑娘的样子,张知节也能猜得到出来,将目光转向了妈妈桑,微笑道:“最近的听涛阁,可有什么异常?”

    妈妈桑看到张知节那温和笑容,身子吓得剧烈的抖了一下,咽了口吐沫,紧声道:“大人,没,没什么异常啊?”

    张知节皱着眉头道:“我昨夜杀了二百多人!全部都抛到河里喂了鱼,秦淮河的河水都染红了!二百多人都杀了,还在乎多杀几个吗?你的回答,本官很不满意啊?”

    妈妈桑真的被吓到了,涕泪具下,惊恐道:“大人,容我再想想,再想想!”

    “听涛阁这几天,有没有加入过什么新面孔?”

    听到张知节的这话,妈妈桑顿时面露异色,张知节心里一喜,妈妈桑点头道:“前几天确实来了一个新面孔,她……”

    妈妈桑的话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就在这时,姑娘们中有道人影一闪,一道幽光直刺张知节的咽喉!

    一直跟在张知节的身后的白玉兰已经倏然到了张知节前面,一记掌刀朝着攥着一支簪子的纤纤玉手砍了过去。

    刺客姑娘的身形快如疾风,但是白玉兰的身形更快,后发而先至。白玉兰可是能和江湖名宿河山铁剑大战三百合的顶尖高手!

    刺客姑娘虽然身手不错,但是又如何能与白玉兰相比。刺客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已经一记掌刀到了跟前。

    大牢中十分狭窄,刺客姑娘暴起行刺,眼看簪子距离张知节的咽喉只有几寸的距离,似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插入张知节的咽喉。

    但是想要穿过这短短的几寸,却难于上青天!白玉兰的手刀已经劈在了刺客姑娘的玉腕上,手臂被劈的一歪,咔嚓一声,手腕断了,簪子脱手而去,擦着渺渺姑姑娘的发髻射到了墙上,几根青丝飘落而下。

    刺客姑娘去势不减还是扑了过来,白玉兰出手轻松的拿住了对方,右手已经快若闪电的将她的下巴卸了下来。

    白玉兰做完这些,将刺客姑娘扔给了身后的锦衣卫,而后身形一闪,已经潇洒的回到了张知节身后。

    这个时候渺渺的姑娘的青丝还未飘落在地上,渺渺姑娘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青丝,这才恍然,自己刚刚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圈。

    刚刚发生的事情如同兔起鹘落,发生的突然,结束的迅速,妈妈桑顿时脸色更白了,竟然真的有刺客!

    这下子百口莫辩了,妈妈桑响起了刚才耳边的话,昨夜可是杀了二百多个人!

    妈妈桑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张知节,却发现他脸上还是挂着浅笑,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让人摸不着一点心思。

    “她是谁?怎么混进来的?”

    “就是她,她叫细舞,前几天才进来的!她自称是扬州瘦马,被一位大户人家买了去,后来老爷腻了后,被大妇赶了出来,不敢再待在扬州,这才流落南京,生活无着。”

    “我见她姿容不错,她的霓裳舞十分惊艳,就好心收留了她!想让她为贵客献舞!”越说,妈妈桑越觉得后怕,她当时的确有意让细舞给徐鹏举和他的贵客献舞!

    张知节点了点头问道:“还有什么新面孔吗?”

    妈妈桑仔细的想了想,这才嗫嗫道:“大人,应当是没有了!”

    张知节皱眉,难道只布置了这一个人吗?虽说听涛阁人数早就定了,但是也不至于只安排一个人啊!

    “听涛阁的人,你都认得吗?”

    看到张知节皱着眉头,妈妈桑心里一突,赶紧点头道:“认得,都认得!”

    “走,去另外两个牢里,把人都仔细认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错漏!”张知节说完站起来,刚要出去。

    高勇沉声道:“大人,我带着她去吧!”张知节知道刚才自己虽然安然无恙,但是高勇他们估计吓了一跳,此时不想自己再亲身涉险,点了点头。

    妈妈桑赶紧爬起来,受刑的双手举在胸前,跟着高勇出去了。

    张知节转身笑道:“老白,不得不说你刚才干的漂亮!”

    白玉兰听了嘴角动了动,只是十分轻微,以至于别人根本看不出来,似乎仍是冷着一张脸。

    白玉兰没说什么,旁边却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是很漂亮,漂亮的渺渺差点就死了!”

    死神离自己原来如此之近。任谁与死神擦肩而过,听到旁边还在称赞,恐怕都开心不起来!

    看到旁边幽怨的渺渺姑娘,张知节干咳了两声,笑道:“他叫白玉兰,他的身手全天下都数得着,出手必然心里有数,绝对靠谱,不会伤到你的!”

    眼前这个漂亮的男人,一脸木然的表情,渺渺姑娘幽怨道:“就怕是这位大侠眼里只有大人,看不见渺渺这等弱女子!”

    张知节回头看了一眼白玉兰,白玉兰仍然是面无表情的冰块脸。渺渺这等天香绝色的温婉佳人,幽怨的看着他,他竟然仍然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甚至连解释的话都没有。

    张知节咳了一声,道:“老白?”

    听到大人的话,白玉兰弯弯的眉毛动了动,冷声道:“不是没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