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51章 狂浪三刀

    楚楚姑娘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失去了知觉,直直的朝着那少年公子飞去,她飞过来了,却是以这样一种姿态!

    楚楚姑娘人在空中,终于看清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是谁,原来竟然是那可恶的少年身后那个漂亮的白衣女子!

    没想到这白衣女子不仅人长的比自己漂亮,武功也比自己高这么多,只是一个回合,自己就这么简单的被拿住了!

    这么好的身手,偌大的江湖哪里去不了,何必待在这二世祖身边的,想起在临清码头上,这个二世祖还色迷迷的看着自己!

    一个到了南京就迫不及待去逛秦淮河的人,可见好色成性,这白衣美女为什么会甘愿待在这个二世祖身边呢?真是想不明白!

    不过纵然你武功很高又如何,我还有哥哥,还有杨虎大哥,还有四娘

    他们可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

    他们的确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他们不动则已,一动则势如猛虎,急若旋风。

    白玉兰一个错身拿下了小姑娘,但是小姑娘身后的大汉目若喷火,疾扑而来,夹杂着惊怒之气,虽是一把短刀劈来,却恍若耀耀长刀,势如开山裂石!

    这是齐彦名疼爱的亲妹妹,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此时楚楚被敌人拿住,他怎么能不惊,怎么能不怒?惊怒之下,全身的精气神贯于一刀之中,齐彦名有生之年从未劈出过如此灿烂的一刀!

    这一刀的确够惊艳,虽然不及河山铁剑的犀利毒辣,但是却大开大合,有着一往无前的视死如归之势!就连白玉兰在这刀锋之下都不敢轻撄其锋!

    但是白玉兰毕竟是白玉兰!在电光火石之间微微侧身,一指点在了刀背之上,身体飘然后退。

    齐彦名势竭,但是风势又起,因为齐彦名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还有兄弟!刀势从齐彦名身后直指白玉兰,正是杨虎势倾力拔的一刀,这一刀的火候刚刚好,一刀未歇,一刀又起!

    不,不止一刀,左路又一刀锋迸进!刀锋自看似柔弱的四娘身上而出,却疾如风烈如火!

    面对两大高手挟势而起的刀锋,白玉兰左手右手闪电般各自点在刀背之上,身体再退!

    虽然逼的这白衣人连连后退,但是齐彦名几人心里却如惊涛骇浪,集他们三人倾势之力,竟然还能从容后退!普天之下,能有几人?!

    虽然逼的白玉兰后退,但是杨虎和四娘也在白玉兰的一点之下,禁不住身形一顿,刀势力竭。

    此时当是齐彦名刀锋再起之时,然而并没有,因为前方传来了尖叫声,楚楚的尖叫声!

    一直手轻轻抚在了楚楚的咽喉之上,只要顺势一捏,势必大罗神仙也难救!这正是高勇在后面接到了白玉兰抛来的小姑娘!

    所以齐彦名脸色大变,没有出刀!正在向前冲的齐彦名一行,身体一沉,都停了下来!

    就算他们冲过去也没用了,被白衣人所阻,这短短的一瞬间,张知节身边已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锦衣卫,雪亮的长刀森然罗列!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个少年公子的身边不乏高手,却没有想到会有高到这种程度的高手,有这等高手在,就算他们要逃走,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楚楚亲眼目睹了这白衣美女单凭一双玉手,连封自己大哥、杨虎大哥、四娘的刀势,只觉得,真是见鬼了!

    这么可能啊?!自己大哥和杨虎大哥、四娘可是响彻黄河两岸,纵横河北山东的高手,更别说三人倾力合击!

    但是事情却就发生在眼前!大哥时常说,江湖之中能人辈出,官府里也是卧虎藏龙,自己只当耳旁风,没想到要用生命来验证了!

    “不要管我!你们快走!咳咳……”楚楚刚喊了两句就被高勇用手点了一下咽喉,顿时说不出话来,剧烈的咳嗽起来!

    此时想走,谈何容易!前有绝世高手,周围有着密密麻麻精悍的锦衣卫!就算他们能走也不能走,因为楚楚失落敌手!

    楚楚不仅是齐彦名的妹妹,杨虎四娘他们又何尝不拿她当自己的妹妹,从小就看着她长大的。四娘无子无女,更是待之如同妹妹,又如同闺女!

    所以他们听到楚楚的话,都是纹丝未动。张知节越众而出,笑道:“真是有情有义,让人感动啊!”

    “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开她,咱们真刀真枪的打过!”四娘怒道。

    “本官好像年纪也不大!”张知节笑吟吟道。四娘听了这话,气息一滞,眼前的这位少年公子确实年纪不大!

    齐彦名他们平常过得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所以在此情势之下,反而坦然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就是对不起兄弟的嘱托了!

    齐彦名打量着白衣胜雪的白玉兰,认出了这是个男子,抱拳道:“阁下的武功之高,实在是在下生平仅见,不知道怎么称呼?”

    虽是被人夸赞,但是白玉兰仍是面无表情,冷冷道:“白玉兰!”

    齐彦名蹙眉沉思,恍然道:“白玉如兰,白玉兰?怪不得!怪不得!”

    楚楚姑娘这才知道,这一个回合就将自己拿住的,一副白衣胜雪的佳人模样,竟然是个男子!

    齐彦名抱拳道:“这位大人,说起来我等也是初到扬州,与大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大人又何必为难?”

    张知节笑吟吟道:“你们为什么来这嘉和园?”

    事已至此,齐彦名也不再遮掩了,爽快道:“我们是来这寻我师弟的!”

    “你师弟是谁?和这嘉和园有什么关系?”

    “我师弟名叫温青,他与这嘉和园有何关系在下也不知,在下只知道他以前给我留的口信就是这里!”

    又是一问三不知,不过这时候的齐彦名,已经没有刚开始时的虚与委蛇,反而神色十分坦荡,看的出来,这一行人是真的不知。

    张知节细细的打量着他们,皱眉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们有些面善?”

    “大人贵人多忘事,在临清码头,我们曾有幸目睹过大人的风采!”齐彦名笑道。

    听了这话,张知节终于记起来了,那时在人群之外鹤立鸡群的几人,可不就是眼前的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