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53章 神秘的香丸

    齐彦名一行人听了之后默然,虽然早就猜到了这少年公子必定出身富贵,但是真正知晓了,还是感叹果然是出身不凡!

    皇亲国戚啊,年纪轻轻就手握重权!太监又怎么了,还不是皇帝太后的奴才!怪不得那名司礼监的太监吓得屁滚尿流!

    确实如同这少年公子所说,若是连他都解决不了的话,那真是求谁都没用了!

    况且他们也不是无脑的人,虽然不知道那蒙面女子到底有什么能耐,让齐彦名的师弟笃定一定能帮的上忙,但是到底有几分可信也未可知。

    但是眼前的这位,是绝对能解决他们所遇到的麻烦的,这点认知他们还是有的!

    齐彦名身后的四娘、杨虎等人都颇为意动,虽说求助于朝廷中人有些丢面子,但是只要能把事情解决了就好,这叫利用!

    “其实,大厅中的确发生了打斗,看那些痕迹,其中出手的人中就有我的师弟,而且他是逃走的那一个!”齐彦名此时痛快的说了出来,是因为他推断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师弟似乎在这里爆发了冲突,最后不敌逃走了!

    “跟我来吧!这留有师门的暗记!应该能够找到他!”齐彦名当先行去,张知节留意观察了一下四周,却一无所获,果然是独门暗记!

    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座低矮的民居,齐彦名一行当先进去了,高勇紧张道:“大人,当心有诈!”

    张知节沉吟道:“你带着这丫头留在外面,把这里团团围起来,一只苍蝇都不要放过!老白和我进去!”

    “放心吧,或许胜不过他们,但是带着大人出来还是没问题的!”白玉兰冷冷的说完,就打起精神,跟着张知节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后就是一个狭小的院子,院子里种着几棵衰败的竹子,再往里是几间低矮的房间。

    张知节昂首走了进去,屋子里只有一些破败的家具,上面蒙着厚厚的灰尘。

    齐彦名蹲在角落上,怀里躺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一脸灰败之色,看样子这就是齐彦名的师弟温青!

    白玉兰见状轻声道:“看样子中毒已深,全凭一口真气提着!但是也撑不住了,随时都会死!”

    此时的温青正在吃力的说道:“我痴恋她五年,没想到最终却死在她的手上,你,速回河北,轻易,不要南下了,留点神,我怕她们会找你们灭口,都是师弟不好,牵连了你们!”

    看到温青随时都会挂的样子,张知节快步来到温青跟前,沉声道:“你是红衣教的人?”

    听到红衣教三个字,温青目光里带着一丝惊异,这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少年,竟然知道红衣教。

    越看越是眼熟,温青恍然想起了一副画像,吃力的笑道:“竟然是,小侯爷!真是好快的速度!”

    “你是红衣教的人吗?你们教主是谁?你们有什么阴谋?”张知节看到温青脸上的神色越来越灰败,急声问道。

    “我不算是红衣教的人,我也没有见过教主的真面目!我只知道两位护法,红裳在京城,我的红霓在江南!”

    “皇上身边的那两名扬州瘦马是不是红衣教的人?”眼看温青快不行了,张知节急声问道。

    温青并不是红衣教的人,只是痴恋红霓,所以甘愿为红霓做了很多事,却并不知道已经有两个扬州瘦马潜伏到了皇帝身边!

    此时听说了,顿时目光一亮,他已经明了其中的内情了!我苦苦痴恋你五年,你心中却只有大业!最终为了怕从齐彦名这里牵出我来从而暴露了红衣教,竟然选择了杀我灭口!

    杀痴恋你五年的我灭口!大业!大业!大业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温青颤颤巍巍的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盒,吃力道:“这就是,是……”

    话还没说完,温青的手徒然无力的滑落,张知节赶紧接住了温青手上的玉盒!

    齐彦名晃了晃怀中的温青,喊道:“师弟,师弟!”温青的头已经颓然的偏了过去。

    齐彦名试了试温青的心脉,轻声道:“我师弟,他死了!”虽然早就看了温青的伤势,已经明白他毒入肺腑,已经无力回天,但是见到自己的师弟死去,还是感到黯然!

    张知节同样感到黯然,这他么是影视剧里的桥段吗?话说到一半,就要说出最重要的事情了,嗝屁了!

    张知节站起身来,感到十分郁闷。不过终究也不是一无所获!

    张知节正要打开玉盒看看,只觉得白影一闪,玉盒已经在白玉兰手上了。

    白玉兰冷声道:“我来打开!”明明是好意,为了张知节的安全着想,怕玉盒有什么机关,但是从白玉兰的嘴里吐出来得话,总觉得噎人!

    白玉兰小心的打开玉盒,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反而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传了出来。

    见到并无异状,白玉兰这才将打开的玉盒递给了张知节。

    玉盒里面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粉红色丸子,龙眼大小,正散发着迷人的幽香!

    幽香很快就飘荡在了屋里,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四娘更是两眼放光,惊讶道:“好香啊,这是什么东西?这香气淡雅悠远,真是太好闻了!”

    对啊,这是什么东西?这温青最终郑重的将这个东西取了出来,那这个东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自己最后问的问题是,皇上身边的那两个扬州瘦马有什么阴谋?难道就是跟这个龙眼大小的香丸有关?

    问题是这个香丸到底是什么?它有什么样的作用?

    张知节啪的一声合上了玉盒,香味就彻底的隔绝了!张知节手里把玩着玉盒,看向齐彦名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齐彦名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这东西如此幽香,肯定是女人的东西,想必是红衣教的什么不传之秘吧!”

    看来只要参透这个玉盒的秘密,就能知道那两名扬州瘦马来到皇帝身边到底是什么阴谋了!

    既然东西到手了,想破解秘密总不至于太难吧?已经有了眉目的张知节,心里总算有了颗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