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56章 亲亲一叶

    “你盯着我干嘛?”一叶脸色有些红润道。

    “还没见你笑过呢!对了,你这两年在干什么呢?一点消息也没有!”张知节疑惑道。

    “东躲西藏呗!刚开始三娘带着我查探当年是谁下的悬赏,后来就开始被人追杀,再后来,连锦衣卫的人也开始追捕起来了!”说到最后,一叶有些困惑的看着张知节。

    你不就是管着锦衣卫吗?怎么会连锦衣卫都开始追查起来了?其实自己想着张知节的事三娘也知道。三娘还说,是张知节在抓她们灭口!

    但是一叶不相信,要不然她也会来到这里了!事实上,张知节的确没有让她失望!

    张知节上前和一叶以前靠在船边,笑着解释道:“现在的锦衣卫分成了两伙,我掌着南镇抚司,另一伙人想要拉我下马,所以想要做些文章!”

    一叶嫣然一笑道:“你放心,我和三娘是断不会让他们抓住的!”一叶心里默默道,就算有一天暴露了,我和三娘宁死也不会被活捉的!

    张知节哈哈笑道:“你不用忧心,回京之后,我就收拾他们!老虎不发威还当我是病猫了!”

    见到张知节豪气干云,一叶不禁想到两年前的张知节,两年不见,他身上的青涩已经悄然褪去!

    明明讲的很豪气,一叶却在抿着嘴笑,这让张知节很无奈,因为在一叶面前自己是最没面子的!

    肯定一叶又回忆起了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张知节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伸手就要去戳她!

    “你笑什么?啊?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张知节的爪子伸过来了,一叶小脸一红,一把抓住了张知节伸过来的魔爪。

    一叶抓着张知节的手,突然耸了耸小鼻子,眼睛一眯,似笑非笑道:“什么味道这么香啊?”

    “哪里有什么味道啊?”张知节疑惑道。

    “是不是那位白衣姐姐身上的?白衣胜雪,如诗如画,我见犹怜啊?”

    看着一叶皱着小鼻子的可爱模样,张知节强忍着笑,点头道:“是啊,是啊,真是貌若天仙我见犹怜!不过天天在一块习惯了,也就那样!”

    一叶虽然还是笑着,但是手上的忍不住加了几分力。张知节顿时脸色涨红了,急道:“别别,要断了!要断了!”

    看到张知节涨红的脸,急切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松开了!握着张知节的手,急道:“没事吧!没事吧!”

    “我的姑奶奶哎!他是个男的!是我在南镇抚司的属下!”张知节无奈道,本想逗逗一叶,没想到竟然逗出乐子来了!

    男的?!竟然是男的!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是也知道张知节既然这么说了,也不至于骗自己!这下窘到家了!

    一叶顿时脸色有些羞赧了!张知节握着一叶的小手,白白嫩嫩的啊,怎么就手劲这么大呢?

    一叶把手抽了出来,羞赧道:“他是男的女的关我什么事啊?”

    张知节不由扶额,不过,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他的身上这么香了。他捧着那玉盒看了半天,应该是香气沾染到他的身上去了,一时没有散去,现在和一叶挨的近了,就被她闻出来了!

    张知节自怀里掏出来玉盒打开了,一阵风吹了过去,一叶又耸了耸小鼻子,好香啊!

    一叶转过头来,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惊讶的看着玉盒里,看起来晶莹剔透的香丸,疑惑道:“这是什么啊?好香啊!这香气真好闻!”

    张知节看到连一叶亮晶晶的大眼睛,不禁苦笑,竟然连素来有些清冷的一叶,都对这玩意儿这么喜欢!

    想起了四娘那明亮的眼神,和楚楚每次看到这玉盒时露出来的渴望,这玩意儿对女人的吸引力真是不小!

    当然若是女人身上带着这种幽香,那对男人的吸引力更大!

    张知节只能对着一叶从头开始讲起了,一叶趴在船边上闻着这迷人的香气,开始安静听张知节讲起来!

    “扬州?红衣教?我竟从未听说过啊!”一叶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这个香丸我也从没听说过!”

    张知节合上了玉盒,幽香慢慢消散在了清风中,真是神秘啊!

    清风轻轻撩动着一叶的青丝,随风飞舞的发丝顽皮的在张知节脸上跳动,春月皎皎,月华如水,月下的一叶侧脸沉思,在朦胧的月光之下竟是如此诱人!

    张知节慢慢凑了过去,一叶也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变得一下子变得十分红润,睫毛微微跳动起来!

    微微鼓起的胸浦也开始明显的起伏,张知节慢慢的凑了过去,鼻尖传来了另一种淡淡的清香,虽没有香丸的香气那么幽怨深邃,却也撩人心弦,这是处子的清香!

    眼前的玉容吹弹可破,红润细嫩让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张知节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感受着脸便传来的湿热的鼻息,脸上传来的湿热的触觉,一叶禁不住微微的颤栗。

    一叶的微微颤栗,仿佛是一种信号,反而更刺激了张知节,张知节忍不住结结实实的亲了上去!

    一叶一下子整个人都绷紧了,强烈急促的心跳声似乎让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好一出春江花月夜!

    但是好景不长,大厅那边传来了一声低呼声,将沉浸在春江花月夜里的人惊醒了!受惊的一叶爆发出来了自己生平从未有过的轻身功夫,一个闪身,人已经在两丈之外了!

    佳人虽远去,唇边清香留!张知节有些疑惑,但是此情此景只能将疑惑暂时抛在脑后,他知道刚才传来的声音是楚楚的,现在的一叶一定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咳,时辰不早了!要不你先去休息?”张知节知道此时的一叶一定羞于见人!

    “嗯!”张知节凝神才听清了这一声。

    “随我来,我给你寻个房间!”一边上楼,张知节一边思考,哪还有房间了,现在腾房间也晚了啊!估计一叶现在也羞的不会和楚楚一个房间!

    张知节带着她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笑道:“这是我的房间,要不你先……”

    话还没说完,人影一闪,一叶已经进了房间。咔的一声,门已经从里面栓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