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59章 一诺千金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所以一叶只是一眼就看清了,自己也起来没多久,被子上还带着自己的余温体香。

    一叶小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过就当没看着,端着汤药走了过来。

    张知节脸皮是何等之厚,待到一叶走近了,又贴在了被子上深深的嗅了嗅,看着一叶羞红的小脸,笑道:“真是好香啊~”

    看着张知节的猪哥样,一叶大为羞赧,多亏房里没有别人,若是有的话,说不定这一碗汤药就扣到张知节的头上去了!

    一叶款款坐了下来,嘴唇轻咬,看着张知节涎着脸的样子,忍不住伸出纤纤玉指,朝着张知节的胳膊拧了一下!

    嘶~吸了一口冷气,觉得实在是忍不住了,禁不住痛呼出声,看到张知节的样子,一叶红着脸俯下身来温柔的揉了揉。

    “真是欠你的!起来,吃药!”一叶在床边坐了下来,开始温柔的伺候张知节吃药。

    一碗汤药充满了浓情蜜意。不过总有烦心事不断,高勇的身影已经在门口徘徊了两次了!

    张知节无奈道:“进来吧!”

    高勇这才讪讪的走了进来,陪笑道:“大人,齐彦名已经来了有一会了!”

    齐彦名已经在大厅里喝了三杯茶了,心里也有点没底了,这么凉着自己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不想要帮自己解决麻烦了?说是病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病了?这春暖花开时节,能有什么病?

    就在齐彦名心里焦躁的时候,张知节终于进来了,齐彦名打量了一下,发现张知节的脸色却是有点发白,然后就看到了后面跟着的亭亭玉立的少女!

    齐彦名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这富贵人家的公子哥,果然是骄奢淫逸!

    不过人出来了就好,齐彦名站起来抱了抱拳道:“草民见过大人!”

    张知节笑道:“坐坐坐,你师弟的后事安排好了?”

    “多谢大人关心,都安排好了!”齐彦名说完之后,不知道怎么开口!

    张知节看到齐彦名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道:“说起来,一直听你说你们遇到了麻烦,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麻烦呢?”

    听到张知节主动问起来,齐彦名总算松了一口气,叹道:“正要求助大人!其实是这么回事!我们有两个至交好友,刘宠和刘晨,两人都是霸州人士,为人侠义,性格豪爽!”

    齐彦名气道:“却不知怎么得罪了天津左卫指挥使,那梁文定竟然派人抓走了刘宠和刘晨的老母亲,索要十万两银子!”

    “十万两银子啊!这么大一笔银子谁能拿的出来!刘宠和刘晨苦苦哀求,那梁文定不但不松口,还放下了狠话,若是两个月内凑不出十万两银子,就,就……”

    “唉,我那两个兄弟都是至诚至孝之人,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老母受罪,甚至……”

    “可是十万两银子啊,谁又能拿的出来!我那两个兄弟一夜之间暴瘦如柴!我等也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想着寻个法子,帮帮他们,正巧我那师弟路过霸州看望我,听闻了之后,出了这么个主意,死马当活马医,我们就来了江南!”

    天津左卫?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天津卫是属后军都督府管辖吧?张知节不由抚额,自己家老爷子不就是掌着后军都督府吗?

    “大人,您看……”其实齐彦名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那梁文定据说攀上了司礼监刘瑾,自己这些人毕竟只是与这位少年大人萍水相逢,不知道会不会为了自己这些江湖草莽出手得罪刘瑾!

    齐彦名不知道的是,张知节和刘瑾已经不是得罪不得罪的问题了,早已经交锋过了,彼此都是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张知节看出了齐彦名的忐忑,笑道:“你放心,本督言出必行,既然答应你们了,就一定会帮忙的!”

    “这样吧,本督还要去一趟南京,你们暂且回去等待消息就是!本督不日就会回转京城,途径天津卫的时候,自会帮你们一把!”

    齐彦名听了面面相觑,这究竟是敷衍之词呢,还是真的打算帮忙,他们一时之间也有些拿不准!

    这该怎么说呢,人家也没说不帮忙,但是怎么觉得有点忽悠呢!

    还是楚楚心直口快,冷声道:“喂,你不会被那劳什子指挥使给吓住了吧?故意说这段话忽悠我们呢?”

    张知节听了这话,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让一个指挥使给吓住了?!你还真能想!

    张知节转头朝高勇问道:“本督没记错的话,天津卫是归后军都督府管辖吧?”

    高勇先是一怔,然后就明白过来了,笑道:“是的大人,天津卫是归后军都督府管!”

    如果是京城人的话听到这里估计就已经明白了,但是霸州虽然距离京城很近,但是还是没有京城人明白朝廷的人事安排。

    张知节看着齐彦名他们还是一头雾水,笑着解释道:“天津卫隶属后军都督府管辖,实不相瞒,我家老爷子正是掌着后军都督府!”

    齐彦名他们听了顿时目瞪口呆,感情自己这些人担心了这么久,原来天津左卫指挥使竟是你爹的部下!

    他们顿时都松了口气,这下放心了,无论如何梁文定那厮肯定给这位面子啊!

    其实事情也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毕竟五军都督府的权势早就已经大不如前了,你要跟他解释自己是天子信臣,他们还真没什么体会,还不如搬出老爷子的后军都督府左都督来的实在!

    不过这事对自己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麻烦!楚楚听了张知节的话,这才知道原来竟然是张知节的部下,当即怒道:“这种当官的横行不法,就应该让你家老爷子扒掉他的官袍拉出去砍头才是!”

    张知节听得目瞪口呆,我家老爷子只是个都督,又不是皇帝,这指挥使好歹是个正三品官员,说扒官袍就扒官袍,说砍头就砍头啊!

    齐彦名听了楚楚的话也是吓了一跳,堂堂指挥使啊,那可是正三品官啊,一个七品知县在平民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