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64章 浪漫回程

    张知节喝了酒,被国公府俏丽的丫鬟伺候着沐浴,差点没把持住出了丑,好不容易出来的张知节其实很想找一叶温存一下的!

    但是,张知节的外间有丫鬟伺候夜间起夜茶水,张知节若是起身势必能惊醒了她。况且园子里还有一众高手,个个都是耳聪目明的,有什么风吹草动,准瞒不过她们!

    思来想去,只得作罢,春风撩人心,长夜漫漫,只能独自辗转反侧啊!

    好在张知节昨夜睡得不好,到了最后终于累了沉沉睡去,在梦里做了个十分香艳的梦,有清宁郡主,有徐佳颖,有沈氏,有紫衣,有一叶,有娟儿……

    南下的时候带了五千面玻璃镜子,北上已经换成了四十五万两银子!锦衣卫的官船一下子吃水很深!

    楚楚和四娘其实也看到了,锦衣卫吃力的将一个一个沉重的木箱子运到了官船的船舱里。楚楚十分好奇,这是什么好东西啊?看上去那么沉,十分小心的样子!

    楚楚问四娘,四娘吓得一下子捂住了楚楚的嘴巴,小声解释道:“这些应该都是银子,怕不是有几十万两银子!别出声,别说,别问!听明白了吗?”

    几十万两银子!楚楚一下子就懵了!几十万两银子啊,那得是多少银子啊!刘宠大哥他们被那个狗指挥使讹诈十万两银子,就被逼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就在这条船上竟然有几十万两银子!楚楚心里实在太是震惊了,无法想象几十万两银子是什么样子!

    楚楚颤声道:“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难道他下趟江南搜刮了这么多银子?简直比那什么刘瑾还要狠啊!”

    四娘没好气道:“胡说八道什么!这个张知节却是和一般的二世祖不同!他这些银子都是干净的!”

    “你忘了,南京不是刚刚卖出了五千面玻璃镜子吗?玻璃镜子就是他造出来的!一百两银子一面,就是五十万两银子!”

    楚楚嘶的吸了口气,颤声道:“这船上有五十万两银子啊!这这这,这转眼就是五十万两银子啊,玻璃镜子引得人们疯抢,这这这,他得赚多少个五十万两银子啊?!”

    四娘听了也满是震撼的神色,对她们来说,五千两银子还能拿得出来,五万两银子就是一笔巨款了,五十万两银子简直不可想象,更何况转眼就是五十万两银子啊!

    楚楚眼神流转,小声道:“四娘,你说,咱们要不要联系大哥他们,劫了他!不但刘大哥他们得十万两赎银有了,还能剩下四十万两!”

    四十万两啊!楚楚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四娘看着楚楚快要流口水的样子,戳了戳她的额头没好气道:“你个傻丫头!不要命了!况且人家还答应帮忙,出于江湖道义咱们也不能干这种忘恩负义的事啊!”

    楚楚吐了吐舌头道:“反正他又不差这点银子!咱们又不要他的性命!那死太监的银子,咱们不也劫了吗?”

    四娘拉着楚楚小声嘱咐道:“那可不一样!劫那死太监的不过是万把两银子!又没有露出行迹来!现在咱们可是行迹全露了,况且这可是五十万两银子啊,就是把整个大明掘地三尺也得把咱们找出来!况且这船上可是有着几百精兵呢!”

    “楚楚,这话千万别说了!那小爷虽然看起来和善,可不是个善茬!你可别忘了秦淮河那血雨腥风,锦衣屠夫不是白叫的!最好连想都别想!”

    听到四娘这么严肃的叮嘱,楚楚只好不情愿的应了。归根到底就是因为,她这几天一直对着张知节冷嘲热讽的,张知节却一直包容,让她缺少敬畏!

    张知节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包容,船上的几十万两银子已经被楚楚这小丫头惦记上了!此时的他正在拉着一叶的手悄悄的溜向自己的房间呢!

    一叶咬着嘴唇,小脸蛋红彤彤的跟在后面,任由张知节拉着!

    进了房间,这次张知节长记性了,砰一声把门关了上来!这砰地一声关门声,听的一叶一个哆嗦,嘤声道:“大白天的,干嘛关上门啊!”

    张知节嘿嘿笑道:“说点悄悄话,说点悄悄话!”

    关好门的张知节转身就张开双臂抱了过去,一叶似笑非笑的脚尖轻点,人已经瞬间退后了几步。

    张知节闪了个空,不由摸着鼻子苦笑,武功什么的有时候真是好讨厌!

    张知节恶狠狠道:“回京我一定好好习武,练一身绝世武功!”

    一叶噗嗤一声嫣然笑道:“好啊!到时候你来抓我!”

    张知节无奈了,这个他自己知道是不可能的,他早就过了修习内功的最佳年龄了!

    一叶红着脸蛋,翩翩走了上来,张知节嘿嘿笑着一把抱了过来,这次一叶没有再躲,让张知节抱了个结实!

    被张知节抱得紧紧的,一叶都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细声道:“不许动手动脚的!我有事要问你!”

    张知节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已经在覆在一叶的后翘上,开始摸了起来,点头道:“嗯,放心吧,不会动手动脚的!你要问什么?”

    一叶感受着自己后面裙子上那火热的手,感到十分无语,不过还是担心占了上风,问道:“小公爷和你说起来,什么朝局不稳,你回京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张知节只顾着体验手上传来的美妙滋味了,哪里顾得其他,顺口道:“没什么,和刘瑾怼起来了!”

    现在的大明朝没有不知道权倾朝野的大权阉刘瑾的!一叶也不例外,经常听到别人议论,刘瑾如何权倾天下,如何跋扈残忍,现在听到自己的心上人直接和刘瑾怼了起来,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看到张知节还是毫不在意的在自己身上流连,一叶一下子握住了裙子上的手,拿到了两人之间,急切道:“那刘瑾我都听说了,权倾朝野,你怎么和他对上了?这可怎么办啊?”

    看到一叶急切的样子,张知节反而十分感动,伸出手来捏了一下一叶的小鼻子,笑道:“早就和他怼上了!没什么事的!还以为我是当年被你劫持的小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