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66章 另辟蹊径

    在关键的时刻终于没有掉链子,两根手指擦着顺滑的肌肤只是轻轻的那么一挑,翠绿色的肚兜就已经悄然滑落!

    什么是天赋!这就是天赋,只是解过几次就已经熟练如斯!少女的神圣之处终于褪去了那朦胧的面纱!

    春光洒在房间的窗户上,虽然不及玻璃窗那么明亮,但是仍然有丝丝的春光调皮的钻了进来。而现在少女的肌肤就沐浴在那一丝丝春光中,如同的精美的瓷器,带着优美动人的曲线,闪耀着细腻的光辉!

    “一叶?一叶?”张知节喃喃道。

    “嗯?”一叶还沉浸在羞涩当中,闻言嘤声回应道。

    “你真美!”张知节喃喃道。

    一叶闻言睁开了闭着的眼睛,看着呆呆的盯着自己那里的张知节,不禁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没有什么言语能比心上人由衷的赞美更甜蜜了!

    好春光岂能辜负,张知节带着迷醉的表情贴了上来,一股诱人的少女清香迎面而来,带着少女温热的气息,比大自然里怡人的花香还要更加心旷神怡!

    张知节温柔的吸吻起来,亭亭玉立,一股少女的甜香萦绕在唇齿间,让人回味无穷!

    一叶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细密的吸吻,整个身体一下子崩紧了!两个粉拳攥的紧紧的,十几年的少女韶华中,还从未有过这般刻骨铭心的滋味!

    贝齿间再也拦不住发自心底的低吟,细微的喘息开始在房间里游荡,像是一个个散播春意的音符,不断撩动着张知节的心弦!

    然而男人总是贪婪的,不容易满足的!哪怕此处有着最美妙的风光,他也还会期盼着更美妙的地方!

    不安分的张知节开始慢慢的把手伸向下面,顺手搂着一叶的纤细的腰肢,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两只手开始摸索着解掉裙子,没想到一叶竟然丝毫都没有反抗,反而十分顺从,还将两只手抬起来了,抱着张知节的脖子,张知节心里十分欣喜!

    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不顺利之外,后面竟然这么顺利,张知节整颗心都飞扬了起来!还有什么比少女的倾心相许更让人飞扬?

    但是急色的张知节只顾着攻陷少女最深藏的宝藏,却没有留意到少女的嘴角越来越翘,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不断地抖动,充满红晕的小脸上满是调皮的神色!

    终于接近了,终于靠近了,终于就要大功告成了!张知节的双手都开始颤抖起来了!然而下一刻,张知节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直接懵了!

    来!月!事!了!

    竟然来月事了!这种心里落差实在是让人苦笑不得,说好的一切顺利呢!

    一叶看着张知节一下子懵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自己那里,一脸无法置信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少女咯咯的笑声在房间里回响,张知节有些恼怒,这贼老天,这不是跟自己作对吗?

    我说怎么后面这么顺利,张知节带着一丝羞恼直接扑上去,握住了亭亭玉立之处,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少女偏了偏头,调皮的笑道:“就是昨天夜里啊!”

    张知节无奈了,十分失落的将头埋在了一叶的青丝边。看到心上人这么失落,少女也有些心疼,不过这个也不是她所能左右的啊!

    少女忍着羞赧偏了偏头,将小嘴凑到了张知节耳边,细声呢喃道:“我就在江南等着你,等你再来江南的时候!”

    虽说有些失落,但是张知节也不是这般小心眼的人,张知节抬起头来,注视一叶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调笑道:“什么等我再来江南的时候?”

    一叶顿时羞得不行,隐晦的暗示一下都感到十分羞赧,想让她直接说出口,那是不可能的!看到张知节一脸怪笑的样子,一叶嘟了嘟小嘴,抬起粉拳来软绵绵的打了过来!

    看到一叶嘟起了诱人的小嘴,张知节不由眼前一亮,自己真是太傻了!自己真是太傻了!前世看了那么多教育片白看了!太丢人了!

    一叶看到张知节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嘴,突然间眼光变得贼亮,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心里面已经有些不好的预感了,自己的心上人肯定又要变着法子使坏了!

    张知节趴在了一叶的耳边开始低声呢喃起来,一叶的大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小嘴都惊讶的微微张开了,脸色已经红润的都要滴出水来了!

    一颗小脑袋摇的就跟拨浪鼓似的,不做不做,这么羞人的事情,听着都羞的不行,怎么可能做?

    张知节开始使出自己的软磨硬泡**,趴在一叶的身上不断的软语劝说!

    不管张知节怎么说,一叶也不出声,就是小脑袋始终摇的就像拨浪鼓似的!

    张知节只好无奈的放弃了,趴在了一叶身边,细细的把玩着一叶的亭亭玉立,屋里开始安静了下来。

    屋里安静起来,这种气氛下,一叶反而开始动摇了。轻咬着嘴唇,不知如何示好。

    把玩了一会儿,张知节幽幽叹道:“应该快到扬州了吧!”

    到扬州了就意味着要分别了!有情人总是伤别离,更何况情窦初开,倾心相许的少女!

    一叶听了心里禁不住一颤,要分别了,总不能让他带着遗憾分别吧?

    一叶伸出纤细的玉指来,在张知节的腰上使劲拧了一把,疼的张知节倒吸一口气,差点喊出来!张知节正要起身看看自己的腰上是不是变得青紫了。

    一叶幽幽的叹道:“你真是我的冤家!”说完咬着嘴唇跪坐了起来!

    春风吹着波涛荡漾,但是也没有官船上张知节的心荡漾,此时的张知节的心荡漾的都要飞起来了!

    船上的人都是人精,早就看出来了张知节和一叶之间的情愫,所以虽然他们上了船就没有再露面,但是也没有人不知趣的上来打扰。

    但是现在官船已经到了扬州了,正在缓缓的靠岸,总要上去跟大人说一声吧?

    楚楚和宋四娘是客人,不好指使,之于白玉兰,正在冰着一张脸魂游天外呢!都不指望了!

    宋存只好站起身来,摸了摸鼻子,只好自己来了,但愿不会破坏了提督大人的好事!要不然,这后果简直不可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