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0章 吓死人的玩笑

    几人在这里嘀嘀咕咕的时候,此时的锦衣卫官船上的确只有一半的人手了,他们不知道的是,船上留下来的一半锦衣卫和火铳兵,不但没有松懈,反而紧张了起来。

    船上的锦衣卫甚至上好了连弩,而火铳兵也都做好了随时作战的准备。

    其实齐彦名他们在扬州现身之后,张知节早就命令锦衣卫将他们查了个底朝天了!他们是河北山东的绿林中人,做过不少强盗买卖,但是名声不坏,劫的多是贪官恶绅,做了很多扶危济困的事儿!

    所以张知节答应了帮忙,反正也不费事,但是他也并不是没有防备,而且楚楚那贼眉鼠眼的举动瞒不了白玉兰和高勇,他们可都是锦衣卫的老手,特别是白玉兰,眼睛一扫,就心里了然了!

    但是楚楚毕竟小女孩心性,而宋四娘看起来并没有那种想法,所以张知节也没在意,现在齐彦名和刘宠都来了,俗话说,财帛动人心,人心难测啊!

    “大人何必这么麻烦,直接杀了就是!虽说是有些善名,但是他们也都是手上沾血的人了,大人杀了也无需内疚!”白玉兰冷冷道。

    “看看再说吧!若是能抵得住诱惑,本官就兑现自己的承诺,帮他们一把!若是起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怪不了本官了!”张知节笑道。

    过不了多久,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正是齐彦名他们,不管他们每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至少现在他们的脸上都是神色如常了!

    张知节坐着养神,白玉兰更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见到他们走了进来,张知节笑道:“怎么样?外面夜景可好?”

    楚楚没好气的嘟囔道:“不怎么样?”

    张知节笑道:“来者是客,几位壮士若是觉得无聊,不如也去岸上玩玩!就当本官请了!无需跟本官客气,本官这点银子还是有的!”

    楚楚没好气道:“知道你有银山银海,不过我的大哥们可不跟你的手下似的!”

    张知节诧异道:“银山银海?哦,你是指船上的银子啊?那可不是本官的!你这小丫头,不是想着打劫吧?”

    此言一出,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凝结了,齐彦名刘宠他们都是在江湖中摸爬滚打过的,还能勉强保持着脸色不变,但是楚楚脸色不由一下子变白了。

    饶是楚楚傻大胆的性子,额头上也瞬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齐彦名的冷汗更是瞬间湿透了后背上的里衣。盖因他们亲历了江南之事,深深的明白锦衣屠夫这个称号上的血腥味。

    通过进来的观察试探,张知节已经知道了,齐彦名一行人没有劫船的想法,其实张知节也是多虑了,只要还有理智的人是不会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的!

    见到敲打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张知节哈哈笑道:“本官跟你开玩笑的!看把你吓得!”

    楚楚听了这话,心里真是如同三伏天吃了个冰镇的西瓜,干笑道:“哈哈,哈哈,大人真会开玩笑!”

    四娘反而是这里面最沉静的一个,因为她一开始就没有对这五十万两银子存有任何想法。

    四娘婉转笑道:“大人,您开玩笑不要紧,可我们给吓死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您开的这个玩笑,都能把人吓死!”

    张知节笑吟吟道:“好吧,是本官的错!还是那句话,若是嫌船上闷了,就去码头上逛逛!遇上什么吃的玩的,别客气,本官请了!”

    这个时候,齐彦名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不确定眼前的小大人是不是已经对他们起了疑心,但是他确定的是他们既然上了船就绝对不能再下船了!

    若是这位爷没起疑心还好,若是起了疑心,自己这些人下了船,恐怕就会更起嫌疑了,以这位的手段,还不把他们射成肉筛子扔到河里去啊!

    齐彦名笑道:“大人的好意,草民心领了!只是在这临清待了两天已经腻了,只想好好歇一歇!”

    “那好吧,你们就早点歇着吧!”张知节点头道。

    齐彦名他们行了一礼,转身去了。待他们离开了大厅,张知节笑道:“还不算笨!没有被白花花的银子迷惑了心智!既然如此,那本官就信守承诺帮他们一把吧!”

    “麻烦!”白玉兰冷哼了一声,站起身道,“我去安排一下!”张知节点头,小心无大错!

    楚楚离开大厅远了,这才摸了下额头,手上全是汗珠,拍了拍胸口,长出一口气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四娘伸出手指头来戳了一下楚楚的脑袋,笑道:“现在知道怕了,那会儿咋咋呼呼的劲儿呢?”

    楚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齐彦名有些担忧的皱着眉头道:“你们说,他是不是怀疑我们了?”

    刘宠眉头一皱道:“不至于吧,咱们不过是背后说了几句,又什么动作都没有!”

    齐彦名想到那蒙面婆娘,处处算计,准备充足,最后还是被算计的死死的,败的一塌糊涂,他心里面可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看到两位大哥眉头紧锁,宋四娘笑道:“不管他怀疑还是没有怀疑,这都没什么关系,反正咱们又没打算干什么!”

    “咱们回去老老实实待着,这事就过去了,等到了天津卫,他帮咱们解决了梁文定的麻烦,从此他走他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就两不相关了!”

    齐彦名和刘宠听了也都点头,四娘说的在理,他们回去这就休息,不再露面了,想来他也应该会放心了!

    不管齐彦名是怎么想的,张知节都非常放心,送走了他们,张知节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了!

    但是却想起了噔噔的敲门声,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找自己?张知节好奇的走到门口,还没开门,就闻到了一股脂粉味。

    打开房门一看,果然外面站着两个丰满暴露的姑娘,穿着红色的衣裙,衣襟半开,露出了里面的红色肚兜,还有大片雪白的肌肤,肚兜里面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就要破衣而出一般。

    姑娘长的也算漂亮,眼神十分勾人的嗲声道:“大人,要不要人家伺候你啊”

    两位姑娘后面冒出了个人来,高勇赔笑道:“大人,这是弟兄们挑出来的最出色的,特地带来给大人捶捶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