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2章 一样是狗

    天津左卫指挥使梁文定,在这天津小城俨然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他喜欢吃鱼,所以他就一定要吃天津最好吃的鱼,而最好吃的鱼就在五湖四海酒楼。

    梁文定吃鱼就要吃最好吃的鱼,而他吃最好吃的鱼就一定要坐最好的包间。所以他只在中午来吃鱼。

    因为中午途径天津的大人物不会在天津这个小地方停留,反而晚上会有大人物因天色已晚而选择驻留。

    他梁文定虽然在天津是个人物,但是也只是在天津是个人物,所以晚上他不一定有资格坐最好的包间。而吃天津最好的鱼,却不能坐最好的包间,未免有些遗憾。所以他只能选择中午来!

    梁文定并没有在五湖四海楼订下包间,但是他中午的来的习惯了,那个包间不订也订了。

    掌柜的已经习惯了,这天津的食客也已经习惯了,不管梁文定来亦或是不来,那个最好的包间都是梁文定的,这已经成了五湖四海楼的习惯,也成了天津食客的习惯。

    听着掌柜的看似善意的提醒,高勇禁不住笑的十分欢快:“天津左卫指挥使?那是什么,东西?”

    高勇语气轻佻的拖着长音的“东西”两个字,恍若一声天雷响彻在这酒楼里!

    不但周围的食客呆若当场,就连见过世面的掌柜的也是瞠目结舌,天津左卫指挥使啊,他不是什么东西,他是堂堂朝廷正三品武官,天津的两个土皇帝之一!

    天津左卫指挥使,那是什么东西?能在天津说出这么轻佻的话,要么眼前这人是个疯子,要么眼前这人就是来头甚大?

    一个穿着麒麟服的疯子?麒麟服又不是戏服,说是疯子谁信?至少掌柜的不傻!这些人一定来头不小。

    看着掌柜的瞠目结舌的样子,高勇拍了拍掌柜的的肩膀,笑道:“我不管什么两大人还是三大人,我们大人只坐最好的包间!你明白吗?”

    掌柜的感觉自己的额头上的汗都要下来了,感情这个身穿麒麟服的官爷竟然是不是正主,而只是个跑腿的!

    他还以为这位官爷就是从马车上下来的正主呢,既然不是,那就说明正主还坐在马车里了!

    让一个身穿麒麟服的官爷鞍前马后的跑腿,那马车里的那位大人又是什么的大人物啊?

    掌柜的的脑子飞速的转动,反正梁大人也从没有明确说过要包下最好的包间,况且,若是梁大人知道那位大人物有一个和梁大人一样穿麒麟服的官爷跑腿的话,想必梁大人也不会多事怪罪酒楼!

    掌柜的擦了擦汗,陪笑道:“既然官爷是先来的,那自然是让给官爷了,官爷里面请!”

    高勇笑道:“不错,不错,还算你识趣,不用劳烦我这些兄弟们拆了你这酒楼!”

    “赶紧去把包间收拾一下,本官这就去请我们大人下车!”高勇扔下这句话转身出去了。

    掌柜的听了赶紧招呼伙计们好好当祖宗一样供着,能不当祖宗一样供着吗?只是应的迟了一些,就差点要拆酒楼了!

    张知节下了马车,被一大群锦衣卫簇拥着朝酒楼里走来,掌柜的早就带着伙计到了酒楼门口恭候了。

    看到来人掌柜的心里十分诧异,怎么竟然是一个一脸和善的少年啊?这就是那麒麟服官爷口中的大人?

    这年纪小小的能做什么大人?但是恭恭敬敬跟在后面的官爷一身麒麟服可不是假的,这些挂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可不是假的!

    虽然心里略有些疑惑,但是掌柜的还是恭恭敬敬道施礼道:“大人赏光莅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大人里面请!”

    “听说这五湖四海酒楼鱼做的不错,拣拿手的尽管做来,若是果真好,本督一定重重有赏!”张知节一边走,一边笑着道。

    随着张知节步入酒楼,外面的锦衣卫也开始行动起来,从两面鱼贯而入,分列两边,把周围的食客都隔了起来,一直到二楼的包间。

    掌柜的一脸赔笑的跟在后面,心里头回味着这少年大人的话,本督?这小大人小小年纪难道就是什么都督或者提督?

    可是看着后面继续走进来的齐彦名一行人,掌柜的更加疑惑了,这几人像是江湖中人啊,再看看前面一身贵气的小大人,这是一起的吗?怎么看怎么不搭啊,真是好奇怪啊!

    掌柜的将张知节迎进了最好的包间望江阁,让伙计冲上了酒楼最好的香茗,这才道了个罪退了出去。

    张知节品了口茶,有些失望道:“茶一般啊,看来对这酒楼的鱼,也不能抱太大的希望了!”

    齐彦名他们正好也都在喝茶,闻言怔了怔,这茶绝对是好茶啊,怎么就一般了呢?但是四娘却是品出来了,比起国公府还有官船上的茶,确实差了不只一筹。

    其实梁文定也不是没天都来吃鱼,所以掌柜的在楼下一边催促厨房拿出最好的手艺来做鱼,一边祈祷今天梁大人没时间来酒楼吃鱼!

    但是对掌柜的来说天不从人愿,一个伙计跑进来禀报,他远远的看见梁大人的轿子来了!

    梁文定来了,轿子颤悠悠的走着,十分悠闲的样子,被几十个亲兵簇拥着。

    但是很快他就悠闲不起来了,因为一个亲兵撩起帘子,对他低声说了几句话。

    梁文定眉头微皱,有些不悦的掀开帘子向前面看去,果然前面不远处的酒楼前停了一辆马车,还有不少锦衣卫在那里。

    梁文定虽然皱着眉头,却下令没有折返,因为他相信掌柜的一定会把望江阁的雅间留着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饿了,他想吃鱼!

    虽然前面的马车是锦衣卫的,看起来十分不好惹的样子,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在最好的包间吃鱼的怪癖,所以,他觉得掌柜的肯定会识趣的!

    而又一个原因就是,他觉得自己也不是好惹的!或者说,自从他攀上了那位大人物之后,他就变得也不好惹了!

    之于怎么攀上的那位大人物,那自然是银子开路,如山如海的银子!

    之于锦衣卫,若是以前的话,他还真要怕上三分,现在嘛,锦衣卫和他一样,都是大人物的狗而已!况且谁知道坐着马车的是大狗还是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