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4章 惊退

    梁文定的脸色由铁青变得雪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他终于想起来了,京里头确实有一位年轻的提督,神机营提督!

    神机营提督张知节,刚好还兼着锦衣卫指挥同知,奉旨督南镇抚司。十六七岁年纪,自称本督,带着这么多锦衣卫,除了寿宁侯家的小侯爷还能有谁?

    梁文定之所以脸色变得雪白,是因为这张知节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子,是天子信臣,是他攀上的大靠山咬牙切齿却又奈何不得的人!

    他攀上的大靠山是独揽大权威震朝野,有着“立皇帝”之称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刘公公!

    他曾自嘲自己是刘公公的一条狗,并不是言过其实,事实上确实是这样,而且是一条不起眼的狗。

    所以他惶恐了,害怕了!他送给了刘瑾那么多的银子,在刘府里卑微的跪着,最后连口茶都没喝上!更别说吃饭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认为毫无门路的刘宠,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攀上这么大一座靠山呢?还成为了座上客!

    梁文定强行稳定了一下心神,声音略有些嘶哑的吩咐掌柜的道:“本官猜测,这人是寿宁侯府小侯爷张知节大人,他奉旨提督神机营,兼锦衣卫同知,正好都能对的起来!你去对侍立在外的锦衣卫试探一下!”

    天津毗邻京城,掌柜的也有点见识,听到梁大人的提醒,也觉得很可能还真是那么回事。但是梁大人让他去试探一下,掌柜的这就有些疑惑了!

    梁文定看到掌柜的眼中的疑惑,勉强笑着解释道:“说起来,寿宁侯爷掌着后都督府,是本官的上司,若真是小侯爷莅临天津卫,本官怎么也得去敬杯酒!”

    虽说看着梁大人的神色不像是去敬酒的样子,但是梁大人这话说的没毛病!

    更重要的是,梁大人神色不善,看起来有种要择人而噬的感觉。这梁大人可是天津小城的土皇帝,得罪不起啊!去探探口风而已,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

    掌柜的出去后,到了楼下向侍立在门口的锦衣卫走去,陪笑道:“官爷,张提督可是皇亲国戚、侯府贵公子,不知道提督大人可有什么忌口的吗?小的们也好早作准备!”

    “我们大人没什么忌口的!快去准备,别让我们大人等久了!”侍立的锦衣卫肃然道。

    掌柜的点头哈腰连声道:“好好好,这就准备,这就准备!”

    掌柜的一溜烟上了二楼直奔临江阁。掌柜的赔笑道:“大人真是好眼力,一下子就认出了来历。果然是寿宁侯府的小侯爷,张提督!”

    梁文定听了以后,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心里再也没有侥幸了。挥挥手让掌柜的退下后,梁文定面沉似水的开始思索起来!

    眼前这个局面该怎么办呢?首先确定的一点是,别看人家年轻,但是自己若是和人家磕起来,毫无疑问那就是鸡蛋磕石头!

    那么唯一的依仗就是自己的靠山了!问题是自己的靠山也奈何不了对方啊!他老爹就是五军都督府的都督,还是自己的直属都督,虽说现在五军都督府的权势大不如从前了,但是拿捏自己还是轻而易举的!

    更关键的是,这小子是天子信臣啊,又掌着锦衣卫,这年头当官的谁他么的没点腌臜事儿啊!让他查出来向皇帝那么一通禀告,自己就得完犊子!

    当然自己还有靠山,舍得银子估计也能保得住自己,可是保得住一时,保得住一世吗?

    梁文定计议已定,虽然找头没门路的肥羊不容易,但是只要官位在,总能寻的到。若是官位没了,就是遍地是肥羊,也看的到捞不着啊!

    梁文定思虑良久,做下了决定,放弃刘宠刘宸这两头肥羊,把他们俩的老母亲放了!

    想来只要放了,对方就没有理由朝自己发难了。况且这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哪里有心思理自己这小地方的小人物。

    这个时候,伙计终于上菜了,一盘接一盘,满满一桌子各式做法的鱼,一股诱人的鲜美之味散发到了整个包间里。

    若是往常的梁文定早就食指大动了,但是现在嘛,他却丝毫没有心思,他已经顾不上吃鱼了,他要去亡羊补牢,若是再不补,就真晚了!

    梁文定长叹一口气,站起来道:“真是好鲜美的鱼啊,可惜了!走吧!”

    至于梁文定刚掌柜的说的去敬酒,那纯粹是胡扯,他一个投靠了刘瑾的人,怎么能去向张知节敬酒呢?

    亲兵疑惑道:“大人,您还没吃呢?”

    “吃!吃!吃!吃什么吃?赶紧走!”梁文定怒道。

    亲兵下了一跳,赶紧打开房门,梁文定一甩袖子,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对面的望江阁,噔噔噔下楼去了!

    怪不得梁文定那厮喜欢到这里吃鱼,这里做的鱼出乎张知节的预料,味道之鲜美竟然比之京城的一品鲜酒楼也毫不逊色啊!

    楚楚更是大快朵颐吃的香甜,这绝对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鱼,这个时候一个锦衣卫百户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到了张知节身边低声说了两句。

    张知节点点头,那百户退了取出,楚楚这才从美味中惊醒过来,咋呼道:“哎,我说,这鱼都吃了一半了,你什么时候找那个劳什子梁文定啊?”

    “他刚刚已经走了!”张知节笑道。

    楚楚齐彦名和刘宠他们都已经愣了,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梁文定吗?你答应了帮忙,什么都没做,现在人家走了,你还笑得出来!

    “你不是一诺千金吗?怎么答应了帮忙却出尔反尔呢?现在人家都走了,那怎么办?”楚楚也顾不得美味了,心直口快的话直接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本督已经帮忙了,他连他最爱吃的鱼都没有吃就走了,想来就是去接人去了!”张知节解释道。

    你坐在这里根本就没动弹,也没见那那劳什子梁文定来见你,怎么就帮忙了呢?

    四娘想起了刚才张知节吩咐刘宠出去了一趟,想来玄机就在这里了!

    楚楚还待要说话,四娘拉了一下楚楚的胳膊小声道:“楚楚!”楚楚只好嘟着嘴不言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