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6章 赶着回京擦屁股

    多亏张知节已经把嘴里的鱼咽下去了,要不然非得喷出来不可。张永和刘瑾在御前打起来了,这可真是新鲜!

    看来一定是刘瑾和张永的矛盾一下子激化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是大事。只是刚刚发生的事,要不然自己不会没有收到消息才是。

    张永是弱势的一方,现在既然在御前动手,那肯定是张永被刘瑾欺负惨了,这才含恨出手!所以一定是张永先动的手!

    这个时候皇上急召自己肯定是拿不定主意了!张永伺候了皇上十几年,感情深厚仅次于刘瑾,能让皇上拿不定主意,肯定是刘瑾撺掇着对张永处罚极狠!

    想想也是,现在刘瑾权倾朝野,风光无限,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却碰上了张永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直接在皇上面前被殴打,肯定是颜面尽失,对张永恨不得千刀万剐!

    虽说这中年公公只是说了一句,张知节略一思索,就思索了个差不多。张知节把筷子向桌子上一放,心里大为郁闷,一点吃鱼的心思都没有了!

    张永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啊!自己这都到了天津了,马上就到京城了,有什么事等我到了京城再说啊!

    你这在圣上面前一阵组合拳倒是痛快了,小爷我还得赶紧进京给你擦屁股!不过张永这人性格虽有些耿直,但是绝不是没脑子拎不清的人,就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引得张永盛怒之下失去了理智!

    张知节在那里怔怔的沉思,谭三德却是有些着急上火,皇上派他出京的时候可是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句,“给朕快点!若是路上敢耽搁了,朕要你脑袋!”

    谭三德当然着急上火了,若是耽搁了是要他的脑袋,却没说把小侯爷怎么样。所以看到小侯爷在那里怔怔的不说话,谭三德只好可怜巴巴道:“小侯爷,皇上还急等着呢!您看……”

    齐彦名他们听了也是不明所以,他们只是十分惊异这宫里来传达旨意的太监怎么有些卑躬屈膝的!

    但是高勇和白玉兰听了这太监的话,顿时明白了,张永竟然和刘瑾在御前打起来了,这事情大条了!

    张知节站起来,对齐彦名和刘宠笑道:“本督一诺千金,你们放心,若是今天麻烦没解决的话,本督会帮到底的!”

    齐彦名他们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张知节今天怎么解决麻烦,但是现在刚看到了,连宫里来传达旨意的太监都对他如此恭敬!

    齐彦名抱拳道:“真是麻烦大人了!草民等感激不尽!”虽然齐彦名也不知道到底麻烦了张知节什么,但是场面上的漂亮话该说还是要说的!

    “皇上急召回京,本督急着回京,若是麻烦没有解决,你们可以去京城寿宁侯府寻我!”

    张知节说完就噔噔下楼去了,留下齐彦名他们在包间里面面相觑,还真像他说的一样,只是来吃鱼的,但是问题是麻烦到底解决了吗?

    齐彦名他们下了楼,发现楼下已经人去楼空了,门外的马车也已经不见了!齐彦名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走的这么迅速,不知道付账了没?

    一顿全鱼宴确实鲜美异常,但是肯定不便宜啊,齐彦名走上前来,问道:“掌柜的,结账!”

    掌柜的十分惊奇道:“结账?结什么帐?不是都结过了吗?”齐彦名这才明白,原来已经结过了!齐彦名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几人出了五湖四海酒楼,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接下来该怎么做呢?直接去接老夫人吗?可是那位小爷一直就是坐在那里吃鱼,没见有什么动作啊?

    正在几人茫然的时候,楚楚突然惊奇道:“咦,那边有一顶小轿来了!”

    几人回头看去,那边的确实有一顶两人抬的小轿正如飞而来,还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管家模样的人。

    齐彦名他们不识得,但是刘宠却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不是梁文定的管家吗?

    自从刘宠的母亲被梁文定派人抓了后,刘宠就经常和这个管家打交道,对他的盛气凌人印象十分深刻!

    但是此刻的刘宠见到了梁文定的管家,心里隐隐有些期待,那位小大人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也许麻烦真的解决了也未可知!

    就在刘宠的期待之下,小轿如飞而至,终于来到了酒楼门口,到了刘宠他们跟前。

    那梁文定的管家气喘吁吁的跟着跑来,看到刘宠还在这里,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赶的及时,没有误了老爷吩咐的大事!

    那管家见到刘宠就笑了起来,一副碰到老朋友的样子,笑道:“刘壮士,多日不见,还是这么英武不凡啊!”

    刘宠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刘壮士,其实呢,咱们之间都是误会!我们老爷心慕刘壮士的江湖侠名,特地将老夫人接过来奉为上宾,就是存了一番结交的心思!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当然了,这其中可能是有小人以讹传讹,这才引起了误会!这不,我们大人听说刘壮士来了,就特地将老夫人用轿子抬来了!”

    刘宠虽然对管家的转变有些吃惊,但是听到他这东拉西扯的一番话,面上不说,心里权当是放屁!

    可是听到最后却忍不住面色大变,这,这,这轿子里就是自己的亲娘吗?

    刘宠顿时变得激动起来,再也顾不得其他,三步变作两步上前到了轿子跟前,那管家看到刘宠的样子,也不生气,也不拦着,只是笑吟吟的看着。

    刘宠抬起自己颤抖的手,掀开了轿帘,里面露出了一副白发苍苍,两眼含泪的熟悉面孔,可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亲娘吗?

    刘宠顿时虎目含泪,噗通一声跪下了,哭道:“娘,都是孩儿不孝,让您受苦了!”

    刘母被抓了之后,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此时也禁不住哭道:“我的儿啊,快起来!”

    那管家看到笑道:“这一切都是误会!现在你们母子团聚,这误会也就开解了!”

    刘宠终于见到自己母亲了,情绪十分激动,齐彦名接过话来,盯着那管家问道:“那十万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