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7章 张永的组合拳

    齐彦名知道,既然梁文定派人把刘老夫人送了过来,那十万两银子应该就不算数了,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因为这十万两银子实在是难为的他们兄弟死去活来。

    管家笑道:“那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我们大人向来奉公守法,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既然老夫人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告辞了!老妇人年迈体弱,这顶轿子就送给老夫人吧!”

    看到那管家已经渐渐走远了,齐彦名他们这才面面相觑,这桩麻烦竟然就真的这么解决了?问题是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啊,他们真是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这张知节到底是怎么出手帮忙的!

    刘宠和老母亲相见之后,情绪也稳定下来了,笑着对齐彦名道:“彦名,这桩麻烦能够解决,全赖你的帮助!大恩不言谢啊!还有小大人,咱们一直将信将疑的,最终也没有真心实意的好好感谢一番!”

    楚楚听到刘宠谢自己大哥,喜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当即反驳道:“听他吹牛呢,咱们可是自始至终的看到了,他一直就在那吃鱼呢,哪里有一点帮忙的举动了!”

    齐彦名和刘宠无从反驳,他们也没有想到人家到底是怎么帮的忙。反而宋四娘笑着拍了拍楚楚的小脑袋,笑道:“你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啊?人家怎么没帮忙了?”

    楚楚听了当即不服道:“四娘,你说是他帮忙了,那你倒是说说他是怎么帮忙了?”

    四娘叹道:“今日天子信使来到,却也对他恭恭敬敬,可见他的威势!咱们是草莽中人,对朝廷之事不甚了解,可能体会不到他的权势!”

    “但是咱们体会不到,梁文定那厮肯定知晓啊!咱们想的要解决这个麻烦多么多么复杂,其实不然!就像是小大人说的,梁文定是哪根葱?”

    楚楚嘟嘴道:“四娘,你说了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到底是怎么出手帮忙了啊?”

    “他来这里吃鱼就算是帮忙了!他中途让刘大哥出去了一趟,就是让那梁文定看到,这就够了!”四娘笑着解释道。

    齐彦名终于明白过来了,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震惊道:“就让梁文定看到咱们跟小大人一起吃饭,就把梁文定吓成这样?他可是堂堂正三品的指挥使啊!”

    “虽然难以相信,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四娘苦笑道。

    楚楚这才反应过来,瞠目结舌道:“这,这,原来这小子这么厉害啊?”

    四娘听了楚楚这后知后觉的话,不由抚额,这丫头什么时候能让人放心啊?

    四娘耐着心思劝道:“楚楚啊,你一路上对他指手画脚的,我百般劝你,你却不以为意,你现在不觉得后怕吗?你现在想想是不是在鬼门关上转悠?”

    四娘的一番话说的楚楚讷讷无言,刘宠则是站在那里油然神往,不做声不露面就把梁文定这样的指挥使吓成这样,那得是多么显赫的威势啊?

    把齐彦名他们震惊了一通,具有显赫威势的张知节,现在正在犯愁!事实上南镇抚司的情报很及时,张知节回到船上的时候,情报已经送来了!

    自自己离京之后,刘瑾趁着这个时间终于下手了,引诱着皇上罢了早朝,整天沉浸在豹房的享乐之中。

    而豹房的人手都是刘瑾和魏彬精挑细选的自己人,他们将张永拦在了豹房之外,阻止他见驾。

    时间久了,张永始终见不到皇上,心里忧虑之下,在豹房外面跳脚大骂刘瑾。结果刘瑾十分阴险的引着皇上在远处见到了这一幕。

    正德皇帝远远看到了张永在跳脚大骂,却听不见张永在骂什么,刘瑾趁机进谗言说张永心生怨望!

    当时正德皇帝虽然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也没说什么。可是搁不住多见了几次,再加上刘瑾在一边添油加醋!

    张永之所以动手,是因为刘瑾成功的说动了皇上,要将张永派往南京做镇守太监!

    得闻消息的张永硬闯到豹房,在皇上面前和刘瑾对质了起来,性情耿直的张永嘴上的功夫也不是刘瑾的对手。

    刘瑾巧舌如簧颠倒黑白,说不过他的张永一气之下,直接挥着拳头迎面给了刘瑾一拳!

    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的刘瑾是眼冒金星,鼻血直流!刘瑾顿时怒火中绕,扑上去就和张永厮打起来。

    张永人高马大,生的极为魁伟,刘瑾不过一般身高,养尊处优又年过半百,哪里是张永的对手,扑上去之后,被张永揪着一顿痛殴!

    打急了眼的两人,连正德皇帝的喝止都不听,最终还是皇上宣进侍卫,才将红了眼的两人分开来。

    当时的刘瑾看起来十分凄惨,被分开之后立即跪在地上哭诉,正德皇帝亦是看到是张永先动的手,所以偏向了刘瑾。

    这个时候的张永,终于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情急之下,张永用出了最悲壮的方式。

    “皇上,老奴伺候了皇上十四年了!十四年呐!老奴蒙皇上看重,钦命执掌御马监,感激涕零,又如何会心生怨望?”

    “老奴在皇上身边待了十四年!是死也不会离开皇上身边的,若是皇上认为老奴心生怨望,老奴也没有脸面前去南京!老奴恳请皇上赐老奴一死吧,也算是全了老奴十四年的忠心耿耿!”

    张永这一下是豁出自己的老命去了,一边涕泪直下,一边磕头磕的砰砰作响!

    正德皇帝听了这话,原先的心思又动摇了。刘瑾受此大辱,若是还不能把张永踢开的话,那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刘瑾也学着张永豁出去了,一边哭诉,一边磕头磕的砰砰作响!没多久两人的额头上都应经变得青紫了!

    正德皇帝看着两边一边哭诉,一边砰砰直磕头的刘瑾和张永,不由抚额长叹,头疼,真是头疼!

    两个人都是正德皇帝最心腹的太监,这可该怎么办呢?无奈之下的正德皇帝,不由又怀念起张知节来了,要是他在京里就好了!

    纠结无比的正德皇帝最终派人将张永送回了府邸,并勒令他不得出府。想到张知节已经启程回京了,正德皇帝就派太监沿着运河南下召张知节火速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