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81章 斟酒赔罪

    若是皇上能够准许的话,谷大用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必定会和刘瑾争权的,这样的话,刘瑾和谷大用就会由合作者变成了竞争者,刘瑾就会少掉一条有力的臂膀了!

    只是可惜,正德皇帝对刘瑾的信任仍然不减丝毫!不过以刘瑾的性子,必定会对谷大用起怀疑的!

    总算不是无功,不过今天最重要的是将张永摘出来,张知节笑道:“皇上,刘公公已经证明了张永的话是属实的,那张永怨望的事就是无稽之谈了!”

    张知节阴险的鼓动皇上分自己的权势,终于被自己安稳的扳了回来,但是刘瑾还是心有余悸,此时听到张知节又开口了,顿时打起十二分小心来。

    听完张知节的话,刘瑾心里开始快速的思索起来,若是反驳的话,张知节肯定就坚持要审问守门的锦衣卫,这是自己不愿看到的!

    若是不反驳的话,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吗?怎么就走到了这个无解的局面?刘瑾越想越是恨得牙痒痒!

    正德皇帝听完张知节的话,点头道:“哦,似乎是这样!”张知节转头看着刘瑾,笑吟吟道:“刘公公,你觉得呢?”

    刘瑾看到张知节转过身来,笑吟吟的问自己,不由咬了咬牙,然后摆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笑道:“小侯爷说的有道理!”

    张知节笑道:“皇上,这就水落石出了!那张公公……”

    刘瑾虽然不得已承认了张永没有怨望皇上,但是若是就这样放过张永的话,日后机会就不见得好找了!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张知节问出了这话,皇上也点头笑着就要说话了,看来是要放过张永了!

    刘瑾心里充满了强烈的不甘,终于想出了最后一招,以退为进!

    就在正德皇帝将要开口的时候,刘瑾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道:“皇上,老奴被张永在皇上面前痛殴了一顿,再也脸面与他同立在一个屋檐下了,再也没有脸面面对京里的百官了!”

    “老奴恳请皇上将老奴放逐出京吧!老奴必会在外叩谢圣恩,天天为皇上祈福的!只是,老奴不能再伺候皇上了!”

    张知节看着刘瑾老泪纵横的表演,不由叹道,这招虽然老土,但是着实有效!正德皇帝是一个念旧情的人!

    刘瑾是正德皇帝最信任的太监,他是算准了皇上必定不会放他出京,所以才以退为进,看似求外放,其实是在逼迫皇上放张永出京!

    果不其然,正德皇帝看到刘瑾的样子,亲自起身将刘瑾扶了起来,安慰道:“老刘,你是朕最信任的人,朕怎么会让你出京呢?应该留在京里陪着朕才是!”

    “实在是老奴已经成了京里的笑柄!老奴这张老脸怕是丢尽了,虽然老奴也舍不得皇上,但是……”刘瑾说到这里甚至哽咽到不能言。

    张知节心里暗暗佩服,真是一番好演技。正德皇帝十分头疼,只好抬眼求助于张知节。

    张知节只能打起精神来应对,若是应对不了,说不定最后正德皇帝为了安抚刘瑾,就真的放张永出京去镇守南京了!

    张知节长叹一声道:“犹记得当年皇上尚居东宫时,我等几人共同侍候皇上,那个时候是何等的其乐融融啊?”

    正德皇帝听了之后,也是怔了,那个时候的东宫确实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可没有现在这些烦心事,禁不住也叹了口气!

    “还记得那个时候,刘公公和张公公闲暇之余还经常一起对窗小酌!十几年的至交挚友,何至于斯啊?”

    张知节接着道:“都是皇上东宫时的老人了,闹成这个样子,让外臣岂不看了笑话?就是皇上也是面上无光啊!”

    “这件事的起因不是一个误会而已!当然了,张永他脾气急了些,动手打人那是他的不对!但是你们相交十几年,想必也知晓他的这臭脾气!”

    “到底是十几年的老交情了,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何必最后闹成这样!我在一石居摆酒,把大伙儿都请来当个见证,当着大伙儿的面让张公公给公公斟酒认错!公公觉得如何?”

    张知节的这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正德皇帝听的直点头,还是知节深明大义啊!正德皇帝一边点着头,一边把目光看向了刘瑾。

    刘瑾面上虽然还是一副哽咽的模样,但是其实心里早就骂开了,咱家要得是把张永挤出京城,不是什么认错道歉!

    但是刘瑾不得不承认张知节这番话说的入情入理,十分漂亮!自己哭的是自己丢了脸面,张知节让张永当着大伙的面给自己斟酒认错,这是给自己脸面了!

    若是自己还是揪着不放的话,那就是无理取闹了,到了这个地步,刘瑾也明白,那样的会真的引起皇上的反感了!

    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却不能表现出来,刘瑾擦了擦眼泪,有些脸红道:“让小侯爷看笑话了!真是多谢小侯爷劝和!咱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刘瑾说完之后,随即向正德皇帝认错道:“都是老奴不好,让皇上为难了!老奴真是罪该万死!”

    正德皇帝见到这事终于解决了,着实松了一口气,摆摆手道:“行了,行了,这事就这样吧!张永给你认了错之后,你也别揪着不放了!你们俩都是东宫时的老人了,更应该以和为贵才是!”

    刘瑾连忙点头应是,正德皇帝轻快道:“好了,你看你哭的脸都花了!朕今天也不用你伺候了,你快去歇着吧!”

    刘瑾听到正德皇帝这样说了,也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再留下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极不放心的!

    但是转眼一想,自己还担心个什么劲儿啊!张知节都已经成功的把张永给捞出来了!自己辛苦谋划已经白费了,事情已经不能比这个更糟糕了!

    真是咱家的克星啊!好不容易支出了京城,眼看自己就要搞垮张永了,这厮竟然踏着节点回到了京城,一番话又把张永给救起来了!

    刘瑾深深的看了张知节一眼,笑道:“真是多谢小侯爷了!”

    张知节呵呵笑道:“公公真是太客气了,应该的!”刘瑾朝着正德皇帝行了一礼,转身退出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