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87章 开门见山

    秋娘知道自己的老爷是要去见贵客!那贵客就是张知节,上次张知节来府里做客,整个府里都动员起来了,可见老爷对张知节这位贵客的重视程度。

    现在老爷一听到张知节来了,一扫身上的颓唐之势,看上去惊喜不已。秋娘是个聪慧的女子,一下子就猜出来了,老爷是把这个张知节当成自己的救星了!

    秋娘是个聪慧的女子,她生的十分美貌,但是府里的侍妾美貌都不下与她,但是她却是最受老爷宠爱。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十分聪慧!就像旁边立着的这个侍妾,脸上还顶着一个红色手印,这就是典型的胸大无脑!

    秋娘的胸更大,但是同时她还有脑子。所以她盈盈的上前一步,轻声叫住了张永。

    “老爷,您且别急着出去!让妾身伺候您梳洗一下吧!”

    张永即将迈出的脚步一下子收了回来,自己整日间借酒浇愁,肯定形容十分不妥,若是自己就这个样子出去了,那不但是失礼了,也在张知节面前丢人丢大了!

    张永回过头来看着微微笑着的秋娘,略带感激之色道:“好!好!好!快给咱家梳洗一下,再换身衣裳!一定要快!”

    张永只是看着微笑的秋娘,却不知道秋娘的微笑之下是怎么样的苦涩,她的身上满是青紫的指痕,特别是胸前的高耸之处,更是十分疼痛!

    但是她还是出声为张永着想,因为她若想在这不大的小天地里生存的好,就必须要讨好他!女人很多时候就是在夹缝里生存。

    张府到底没有中门大开,因为张知节已经进来了!当那门房从后院里出来的时候,张知节已经慢慢来到张永会客的大厅了!

    大厅里一个人影也没有,张府里人心惶惶,张永只是躲在房间里借酒浇愁什么都不管,所以张府里的下人都乱套了!

    不过张知节对这也不在意,找了个椅子就做了下来。高勇和宋存分列两边,白玉兰带着其余人在大厅外候着。

    那门房上的人从后院出来之后又飞奔着直奔门口去了,想着快点去道个罪好把客人迎进来。但是到了门口,打开大门傻眼了,门外是立着数十锦衣卫,但是上次来的那为贵客小侯爷不在啊。

    门房上的人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这要是正主走了的话,他们还不得被老爷打死啊!

    领头的门房赶紧上前问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那位小侯爷已经进去了!还好,还好,门房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门房上的人又赶紧向迎客的大厅跑去,路上遇到了正匆匆赶来焕然一新的张永,张永看到门房上的人急匆匆跑来,脸色一变问道:“小侯爷呢?”

    领头的门房赶紧回道:“老爷,小侯爷已经在大厅了!”张永也来不及教训他们了,转身急匆匆赶向了大厅!

    枯坐了一会儿,张永也没出来,关键是竟然也没人进来奉茶!看来张府真的是乱套了!就是不知道张永怎么样了,可别因此意志消沉了!

    张知节正在想着,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张知节抬头看去,正是张永快步来了。

    张永还在大厅外面就已经看到了,里面端坐着的可不是张知节嘛!这下没错了,张永感觉整个人都活泛了!

    “小侯爷几时回的京?真是想煞我了!”人还未至,已经传来了张永的笑声。

    张知节站起来,看着大步走了进来的张永,笑道:“昨夜刚刚回的京,这不今天就来拜会公公了!”

    张永进来后才发现,偌大的大厅里竟然连个奉茶的都没有,张知节就是干坐在这里。

    “唉,多事之秋啊!府里乱糟糟的,真是让小侯爷见笑了!”张永有些难为情道。

    张永走到了跟前,张知节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还有看到他面色发白,就什么都明白了!

    正说着,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袅袅的女子,身后跟着两个丫鬟。看到有人来了,张知节本欲开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来人正是秋娘,张永急匆匆的走了之后,秋娘的丫鬟就赶紧进来了,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才知道有贵客来了!

    秋娘的丫鬟就嗤笑,现在府里人心惶惶,大家忙着各思退路,大厅那里估计连个上茶的都没有!

    秋娘听了就记上心来,遂袅袅的带着丫鬟来送茶来了!这可真是解了张永的窘状。

    秋娘袅袅的走了进来,款款的对着张永行了一礼,笑道:“老爷,听说来了贵客,妾身特意沏了极品的雨前龙井!”

    张永正尴尬着呢,现在秋娘来上茶,张永真是松了一口气,对秋娘真是越来越满意,这次是能安稳度过去,一定要给她添些极品首饰才是!

    张永笑吟吟道:“的确是贵客临门啊!还不见过小侯爷,给小侯爷奉上香茗!”

    秋娘款款的走到张知节面前,仪态优雅的行了一礼,微笑道:“妾身见过小侯爷!”

    既然自称是妾身,那就是张永的内人了,张知节没有打量,目光直视前方。但是秋娘走到他的前面行礼,刚好福下来的时候,胸前一对鼓鼓的高耸正好停留在张知节直视的视线中。

    张知节略有些尴尬点头道:“夫人有礼了!”

    看到张知节略有几分不自然的俊脸,秋娘从未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张知节,端坐在那里的张知节富贵优雅,温润如玉,真是个翩翩佳公子!

    秋娘接过丫鬟手里的茶奉到了一边的茶几上,这才又福了一礼款款的后退。秋娘知道自己来奉茶也就罢了,但是一直在这里伺候是不妥的。

    秋娘道了个罪就款款退了下去。正如秋娘所想,她若是留在这里,张知节有些话还真不好说!

    大厅里只有张永和张知节还有张知节的亲信了。张知节是张永最后的指望了,所以张永也就直接开门见山了,叹了口气道:“小侯爷这一去南京就是两个月,怕是不知道咱家在京里是被刘瑾这厮给算计惨了!”

    “如今就要被皇上给发配南京了,还望小侯爷救我!张永以后一定为小侯爷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