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03章 笑而不语

    刘瑾他们正在满心焦虑的转圈呢,听到马永成的话,刘瑾鼻子都要气歪了!马永成话里的打趣之意他又如何听不出来!

    曾几何时,马永成被自己排挤打压的只能在宫里夹着尾巴做人,何曾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了!

    更别说前一阵子被谷大用坑了一次,一直都是蔫了吧唧的,怎么一夜之间变得红光满面了?

    看到马永成和张永有说有笑的样子,刘瑾心里更是警惕,不用说一定和张知节那厮有关,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此时的刘瑾更加焦虑了,张永和马永成肯定是知道张知节在大殿里和皇上密报什么,所以才这么兴高采烈的!

    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刘瑾爆发出一声大笑,高声道:“哎呀,张公公和马公公来了!皇上正在大殿里呢,咱们这些做奴才的要在殿外候着才是,哪里是什么晒太阳啊!”

    刘瑾故意爆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就是想着惊动大殿内的皇上,若是别人还真不敢这么高声喧哗,但是刘瑾是谁啊,正德皇帝最信任的太监,还真不怕这个。

    果不其然,外面高声的喧哗惊动了大殿内的正德皇帝,正德皇帝本来听到喧哗声十分不满,但是听到是刘瑾,便也没说什么,和张知节也说得差不多了,便高声道:“进来吧!”

    殿外的小太监听了赶紧上前将殿门推开了,刘瑾笑呵呵的当先而入,后面谷大用他们跟着鱼贯而入。

    刘瑾进了去之后就发现,皇上的脸色略有些阴沉,张知节的却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刘瑾进来就请罪道:“都是老奴惊扰到皇上了!实在是和张永冰释前嫌,现在再次见到,想起往事种种,心里有些激动!”

    刘瑾在这里扭捏作态,张知节自然一眼就看穿了,不过看到陆续进来的各位公公,忍不住心里感叹,还真是巧了,今天竟是齐了,群阉毕至啊!咳,这话好像哪里不对!

    张知节哪里知道,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众人的神经,特别是他和皇上竟然关起门来叨叨,肯定是见不得人的事啊!

    正德皇帝也没有深究刘瑾喧哗之事,问道:“刘瑾你说你有急事?有何急事?”

    刘瑾噎了一下,刚才他只是情急之下乱说的,不过他飞快的开动脑子,转眼就想到了谷大用今早告诉他的事。

    刘瑾笑道:“皇上,南镇抚司昨夜突然在京里抓捕了几百上千人,现在京城人心惶惶,老奴知晓此事后心里忧心不已!”

    正德皇帝摆手道:“此事朕已经知晓,这与一件要案有关!朕会下旨顺天府安抚人心的!”

    张知节在一边听了感到十分好笑,你刘瑾不知道抓了多少人,你才是弄得京城人心惶惶,现在还有脸说本督闹得人心惶惶!

    刘瑾听了,知道肯定是张知节提前和皇上通气了,难道张知节就是和皇上密报这个?

    刘瑾眼睛一转笑道:“皇上,南镇抚司办案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大肆抓捕这是越权之举啊!北镇抚司和东厂专事缉查,若有要案当是北镇抚司和东厂查办更加妥帖!”

    虽然不知道皇上口中的要案是指的什么,但是既然张知节这么上心,自己把这要案揽过来肯定是没错的!不但能打击到张知节,若是办的好了还能加固皇上的宠信,再不济办个案子也能光明正大的搜刮些钱财!

    刘瑾心里十分自得,张知节捞张永的时候就是死死的卡在南镇抚司的职权上,让自己无可奈何。刘瑾对此铭记在心,现在好了,张知节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不是用南镇抚司的职权卡我吗?现在咱家也用南镇抚司的职权卡你,有理有据,皇上一定会同意的,你能奈我何!

    刘瑾说完之后十分自得,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张知节看到刘瑾在这里卖弄口舌,只是笑而不语。

    但是马永成在下面可是急了,他正想着用这个案子翻身呢,这要是被刘瑾这厮抢走了,那他们岂不是辛辛苦苦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吗?

    马永成一个劲儿得朝张知节使眼色,能跟刘瑾顶的,还是张知节靠谱!马永成自知分量不够!但是马永成却发现,张知节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笑而不语。

    马永成心里憋不住了,刚要开口反驳,这个时候,正德突然举起手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这突然嘭的一声响,把刚要开口的马永成吓得一个哆嗦,到了嘴边的话又吓了回去!

    不仅是马永成吓了一跳,大殿里的人除了张知节之外都吓了一跳,刘瑾都一下子怔了,皇上这是生气了?

    正德皇帝性情开朗,贪玩好动,有些平易近人,很少有发火的时候!但是天子一怒,震若雷霆,大殿里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正德皇帝怒道:“北镇抚司?哼!都是废物!还有东厂,谷大用掌管东厂,整日间都干些什么?!连豹房都混进逆贼了!”

    听到这里,谷大用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是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老奴,该死!”

    不只是谷大用吓了一跳,魏彬也吓了一跳,他可是掌管着豹房啊!豹房竟然混进逆贼了?!

    魏彬也吓得噗通一声跪倒了!豹房怎么会混进逆贼呢?里面的宫女太监还有侍卫都是他精挑细选的啊,断然没有问题的!

    正德皇帝怒道:“还让北镇抚司审案?!北镇抚司镇抚钱宁就是和逆贼勾结到一起了!朕还能信任北镇抚司吗?!”

    刘瑾听到这里才是真正的懵了,钱宁和逆贼勾结?这怎么可能呢?钱宁可是他的亲信啊,打理着北镇抚司十分听话,还时不时的奉上丰厚的孝敬,怎么就成了勾结逆贼呢?

    刘瑾心里是不信的,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张知节在陷害,他是在打击报复!盖因刘瑾自己经常这么干,所以他就以自己的心理来揣测别人!

    刘瑾有些气急败坏,就知道张知节这厮进宫准没好事,这厮一回京就和咱家过不去,不但把张永捞出来了,现在竟然还敢动自己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