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12章 内厂

    万恶的古代啊,十几岁就被逼着成亲,被逼着生孩子!想想实在是太恐怖了!

    若是按照张知节的意愿,自然是想到了二十几岁再要孩子,但是他还真不敢那么做。

    想想要是成亲几年都没有孩子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太太肯定三天两头就去求神拜佛,最重要的是肯定会变着法的遍请名医到家里问诊,想想就头皮发麻。

    张知节听得愁眉苦脸,但是周围的丫鬟们听了太太的话,都哄笑起来。

    张知节终于彻底清闲了下来,没事在家里红袖添香,享受一下娟儿她们的精心服侍,想动弹了就去三千营、神机营督促演武。

    邱聚将豹房全部整治一番,一直在宫里百无聊赖的正德皇帝迫不及待的再次离开了皇宫搬入了豹房。

    正窝在院子里调笑丫鬟的张知节被正德皇帝一个召唤,不得已只好顶着大热天出门了。

    看到提督大人的马车迤逦而来,守卫的锦衣卫可没有一个敢阻拦的,马车到了跟前全部恭敬行礼:“参见提督大人!”

    邱聚接了旨意,开始接管豹房事,已经褪去了最初的兴奋,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魏彬是怎么样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冷静下来的他,经过反复的思索衡量,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虽然刘瑾拉拢他,但是他还是是惹不起刘瑾的!

    不仅惹不起刘瑾,张知节他也惹不起,魏彬就是前车之鉴。所以邱聚终于想通了,最好方法就是装孙子,低调做人,两边都不得罪,两边都敬着,只一心服侍皇上。

    张永、马永成对于邱聚的这种做法还是乐见其成的,盖因经历过魏彬的偏袒,对于邱聚这种两不偏袒的做法就感到满足了!

    但是刘瑾当然恰恰相反,他对于邱聚这种脚踏两只船的行为非常不满。但是张知节又在一旁虎视眈眈,他若是对邱聚采取什么打压措施,万一要是被张知节化解了,并趁机把邱聚拉拢过去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是这种局面毕竟不是最坏的局面,刘瑾也就勉强接受了!

    邱聚见到张知节来了,满脸笑意的问好,笑道:“小侯爷来了,只是怕是稍等一下,刘公公正在里面呢!”

    刘瑾在这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不过这也不耽误什么,不过当看到殿外侍立的太监宫女,张知节不由眉头一挑,这是把宫女太监都赶出来了!

    张知节不由笑道:“看来刘公公是有机密大事啊!”

    邱聚迟疑了一下,坦然道:“想来应该是,今天一大早刘公公就来见驾,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容光焕发?张知节听了心里开始琢磨起来了,这刘瑾刚刚被自己打击了一番,怎么会是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呢?

    他又不是受虐狂!肯定是刘瑾碰上了什么好事,或是又想到了什么手段!但是张知节思索之下,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漏洞啊!

    既然宫女太监都被赶出来了,张知节也不好贸然闯进去,只好和邱聚一起在外面等着。

    大热天的,外面热气腾腾还真不是个滋味,不过所幸没过多久刘瑾就出来了。

    张知节细细看去,果然这刘瑾一副容光焕发喜笑颜开的样子,再也不是前几天满腹心事的样子了。

    看到张知节满头大汗的样子,刘瑾哈哈笑道:“哎呀,原来是小侯爷来了,劳小侯爷久等了!咱家有要事和皇上商讨,瞧瞧把小侯爷热的,真是咱家的罪过!若是知道小侯爷在外面,咱家怎么也不会让小侯爷就这么干等着!”

    两天没见,刘瑾竟然又膨胀了!还不是一般的膨胀!看来刘瑾肯定是回去苦思之下憋出了什么大招!

    张知节心里暗暗警惕,笑道:“本督也不过是刚来,倒是刘公公可要注意点,天热难耐,刘公公风风火火的可别中暑了!”

    呸呸呸!你才中暑呢!不过今天咱家心里高兴,不跟你计较,刘瑾哈哈笑道:“咱家身体好着呢,就不劳小侯爷挂心了!”

    说完刘瑾就笑呵呵的扬长而去,看上去真是意气风发到了极致!

    刘瑾出来了,侍立在外面的小太监又都进大殿伺候,张知节也没等着通报就直接进去了。

    进了大殿立即一阵凉风袭来,让酷暑难耐的张知节感到身体十分通泰,笑吟吟上前道:“臣张知节参见皇上!”

    “知节来了啊!免礼!”正德皇帝看到张知节满头大汗的样子,笑问道:“路上热坏了吧?”

    说完之后对左右的太监宫女斥道:“没眼力劲儿得东西,还不快去盛冰镇的酸梅汤!”

    张知节笑道:“路上还好,就是正巧皇上和刘公公有机密要事相商,臣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张知节这是在试探呢,以正德皇帝对自己的信任,肯定会对自己说的。

    果不其然,正德皇帝摇头道:“哪是什么机密要事啊,就是刘瑾想要开设什么内行厂!你又何必在外面等,直接进来就是,在豹房里没那么些规矩!”

    内行厂?张知节瞬间就抓住了重点,难道是刘瑾想要自己开设一个类似东厂和西厂的内行厂?不过这似乎是多此一举了吧,这不是和东厂的职能重叠了吗?

    难道刘瑾和谷大用已经闹翻了?自己的一点离间之计,不至于这般大的作用吧?

    张知节笑道:“内行厂?这个倒是新鲜!臣还是第一次听说!”

    正德皇帝解释道:“其实就是和东厂西厂锦衣卫差不多!”

    张知节闻言劝道:“皇上,既然已经有东厂西厂锦衣卫了,再开设内厂又不是有些多此一举了?”

    正德皇帝摇头道:“内厂和西厂东厂略有不同之处,朕已经同意了新设的内厂和锦衣卫一样,有刑狱之权!”

    张知节听了顿时大惊,内厂竟然也有刑狱之权,又直接掌握在刘瑾的手里!那刘瑾岂不是再无掣肘了,无需再经手别人,直接就可以下令抓人、刑讯、处决!

    要知道东厂和西厂虽然有抓人的权利,却没有审讯的权利,审讯由北镇抚司负责,东厂西厂监审,相互掣肘。但是内厂却可以完全不受东厂西厂锦衣卫的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