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33章 侧室

    真是好巧啊,刚说月事要来了,它就真的来了!徐佳颖心里十分郁闷,女子来月事是件晦气的事,不能将晦气传给丈夫,所以要分室而居。

    新婚三日一过,张知节也不能老在家里腻着,用过饭就去神机营督查去了,等到日落回府之后,这才发现娟儿她们正在收拾东西布置侧室。

    张知节大为好奇,问道:“怎么了这是?”

    娟儿抿嘴笑道:“奶奶要去侧室暂住几日!”

    张知节十分惊奇,这刚刚新婚怎么就分房睡啊?看到张知节一头雾水,娟儿掩嘴笑道:“二爷,好糊涂啊!这还不明白啊!”

    等到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了,张知节不由劝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不在乎这些!”

    徐佳颖虽然心里感动,但是也十分为难,这可是不是张知节在不在乎的事儿,若是不分房的话,婆婆会觉得她不懂事儿的!

    见徐佳颖仍然坚持,张知节无奈道:“你搬去侧室太过麻烦,我去侧室睡几天罢!”

    最后徐佳颖勉强答应了,张知节起身去了侧室,徐佳颖这才嘱咐娟儿道:“娟儿,今夜你去伺候二爷吧!”

    张知节见来的是熟悉的娟儿,倒也不意外,小别胜新婚,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只是徐佳颖在正室未免有些辗转反侧,虽是依然是和在娘家时一样,是依雪陪着她,但是感觉却就是不同。

    徐佳颖一夜睡的不甚安稳,终于下定了决心。第二日徐佳颖看起来神色如常,张知节早早的便出门了。

    张知节巡完三千营回府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回院子迎头就碰上了依雪,正要问话,依雪低头行了一礼,一溜烟不见了,留下张知节一头雾水的站在那里。

    “依雪怎么了?怎么见了我就跟见了鬼似的?”张知节真的是十分纳闷。

    徐佳颖嘟了嘟嘴,嗔道:“晚些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对二爷来说肯定是大好事!”

    还跟我卖关子!张知节寻思等着依雪来好好问一问,结果竟然一直没有见到。

    等张知节回了偏室才发现,被窝里似乎有人啊。张知节挠了挠头走上前来,被窝里的人明显的听到了动静,隔着被子都能看出来,有些轻微的发抖。

    此时的张知节回想起徐佳颖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被窝里极可能就是依雪。

    张知节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笑道:“那会儿看见我吓得转身就走,这会子怎么反倒送上门来了?”

    依雪自从白天听了徐佳颖的问话之后,就整整一天心里小鹿乱撞,虽然她随着小姐陪嫁过来,就已经明白自己会被姑爷收房,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她心里自是极为愿意的,但是也难免羞涩,一整天都羞于见人,好不容易出来次,还见到了姑爷,更是臊的脸色发烧。

    此时听到姑爷的问话,依雪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来给,给二爷暖被窝!”

    “暖好了吗?”张知节笑着将手伸进去试了一下,却碰到了一片滑嫩的肌肤。

    被张知节的指尖碰到了,依雪羞得都快哭了,完全没有大大咧咧的样子了,闭着眼睛结结巴巴道:“暖,暖,好了!”

    张知节看着依雪的样子有些纳罕,在桃山上见到依雪的时候,她可是有点大大咧咧十分爽朗的姑娘,怎么现在这个样子,莫不是不情愿?

    虽然依雪也颇有姿色,是个十分清秀可人的姑娘,但是张知节还不至于霸王硬上弓,笑道:“你好像很怕我?你是不是你奶奶吩咐你的,若是你不愿的话,我去说去,一定给你寻个好人家!”

    依雪闻言吃了一惊,这可是多少姑娘做梦都求不来的,忍着羞赧道:“二爷,我是满心欢喜的!自从知道会随着奶奶陪嫁过来,我就盼着这一天,只是没有到会这么快!”

    是够快的,这才成亲几天啊!不过他也明白,这个时代的富贵人家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这样做,反而会引来非议、

    若是自己不收通房丫鬟,不纳妾,徐佳颖都得求着自己纳妾,要不然不说太太的责难,只是各种非议就能把徐佳颖逼疯。

    所以既然徐佳颖安排了依雪侍寝,张知节也不矫情,他若是拒绝了,徐佳颖面上无光,依雪更是没脸见人了。况且张知节面对这么个清秀的小美人,若说不动心,谁也不信啊!

    只要依雪自己也情愿,张知节就坦然接受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听完依雪的话,张知节的手顺势摸上了那一片滑嫩的肌肤,竟是依雪纤细柔软的腰肢。依雪脸色红润欲滴,咬着贝齿羞于出声,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张知节浅尝即止,抽回手来在鼻尖问了一下,依雪顿时大羞,张知节笑着掀开了锦被,依雪只着薄薄的亵衣露着大片的雪白肌肤。

    依雪惊呼一声羞赧的双手抱胸,张知节笑着俯身在她下身的挺翘之处拍一下,笑道:“还不快给爷宽衣!”

    依雪闻言红着脸起身就要拉过外衣披上,张知节伸手一挑,衣裳已经落到了地上。张知节笑道:“穿了还得脱也不嫌麻烦,快些过来给我宽衣!”

    依雪轻咬嘴唇只能羞赧的起身,只着亵衣下来了,半裸着身子玉体修长亭亭玉立,颤抖着为张知节宽衣。

    美人在前,张知节一边任由依雪为他宽衣解带,一边上下其手,尽情把玩,依雪懵懵懂懂的哪里经得住,早已是娇-喘细细。

    原先十分利落妥帖的依雪,此时被张知节挑逗的心手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总算为张知节脱下了外衣。

    正待松了一口气,已经被张知节一下子推倒在床上,很快两人就缠绵在了一起了。

    依雪这两天值夜,一直十分纳闷自己小姐那种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到了自己破瓜之后,方才真正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个样子。

    原来那两天夜里小姐就是这般被姑爷折磨的,怪不得小姐小脸红润,乐此不疲,竟是这样一种美妙滋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