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66章 刘瑾的肉

    正德皇帝本来就心情不美,看到张知节怡然自得的躺在这里晒太阳,气不打一处来!

    此时看到张知节眯着眼睛让自己去倒茶,反倒是气乐了。谷大用在一边差点笑喷了,绝对是头一次有人对皇上说这话!

    正德皇帝没好气的转过头来对着里屋喊道:“大表嫂,给朕搬把躺椅出来!”

    张知节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徐佳颖和丫鬟们虽然不去打扰,但是也时刻注意着,时刻准备端茶送水的伺候着。

    所以正德皇帝进来的时候,屋里就已经察觉了。大婚那天徐佳颖蒙着红盖头认不出来,但是娟儿她们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徐佳颖正在犹豫着呢,这是该出去呢,还是不出去?就见张知节眯着眼睛吩咐皇上去倒茶,徐佳颖不由抚额,爷您能不能长点心吗?

    徐佳颖赶紧站起来准备给皇上和张知节沏茶,这个时候听到了正德皇帝的那一嗓子!

    徐佳颖当场就被这一句震的不行,张着小口呆在了那里,不会是幻听了吧。您可是皇上啊,怎么能叫自己大表嫂呢?

    张知节眯着眼正舒坦着,被正德皇帝的一嗓子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看竟是正德皇帝,连忙站了起来。

    我说是谁喊大表嫂呢,原来是正德皇帝,若是论起来的话,倒也不算差!想到刚下吩咐皇上去给自己倒茶,张知节也有点晕,脑子一抽抽,不好意思的笑道:“大表弟,你来了?”

    正德皇帝听了也有点懵,谷大用在一边实在是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喷了,今天这都是怎么了?

    张知节终于回过神来了,干咳了两声,准备行礼,正德皇帝没好气道:“行了,行了,别装模作样了!”

    张知节有点尴尬,好在徐佳颖已经带着丫鬟们出来了,丫鬟们搬着小圆桌,徐佳颖亲自捧着茶,后面的丫鬟们还搬着躺椅。

    “参见皇上!”徐佳颖盈盈的福身行了一礼。

    “免礼!免礼!无需多礼!怎么样?朕备下的嫁妆可还满意?”正德皇帝笑吟吟道。

    “妾身多谢皇上厚赏!”徐佳颖又福身谢道。

    “哎,朕说过无需多礼!”正德皇帝摆摆手道。

    徐佳颖带着丫鬟么收拾妥了,这才盈盈退下了。正德皇帝十分不客气的躺在了躺椅上,学张知节眯着眼睛,舒坦道:“别说,还真挺舒服!怪不得你整天躲在家里!”

    张知节无奈解释道:“臣这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皇上,今日怎么有雅兴微服出宫!”

    正德皇帝也不避讳,眯着眼睛叹了口气道:“朕心里烦闷的很,既觉得刘瑾死不足惜,又觉得有些舍不得,真是,两难啊!”

    谷大用听了心头一跳,皇上心里果真还有存着一丝情分。张知节笑道:“皇上出宫来,是想去看一看吗?”

    谷大用听了见正德皇帝眯着眼睛,连忙给张知节打眼色,凌迟的场面肯定惨不忍睹,若是皇上见了动了恻隐之心,那还怎么了得?

    正德皇帝叹道:“你怎么没去刑场?怎么反倒是在家里躲起来了?”

    张知节对谷大用的眼色视若无睹,笑道:“凌迟之刑,场面定是十分残忍,臣和刘瑾毕竟是老朋友了!不忍去看!”

    正德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幽幽道:“朕倒是想去看一看!”

    谷大用听了不由大急,心里有些埋怨小侯爷,嘴上急声道:“皇上,现在京城万人空巷,都去观刑去了,菜市口势必人山人海,皇上微服就是想看也挤不过去啊!”

    正德皇帝摇头道:“这不还有个锦衣提督在吗?难不成那边还不是锦衣卫在警戒?”

    谷大用连忙给张知节使眼色,想着让张知节劝一劝,哪里想到张知节竟然点头道:“也好,臣和谷公公就陪着皇上去瞧瞧吧!”

    张知节见正德皇帝心里还有犹豫,若是时间久了之后,到时候指不定心里还会生出什么念头来!

    倒不如陪皇上出去走走看看,今天凌迟刘瑾,满京城都在说着刘瑾的坏话!这一路行去人山人海,且不说正德皇帝能不能顺利的到达刑场看到刘瑾的惨状。

    只这一路上无数人数着刘瑾的罪恶,正德皇帝又岂会一点感想都没有?

    所以张知节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让正德皇帝去亲眼见识一下民间对于刘瑾的憎恨,更能坚定正德皇帝的心吧!

    见张知节答应了,正德皇帝也躺不住了,起身带着张知节和谷大用就走,谷大用还是不明所以,只能满心不情愿的跟着。

    出了侯府大门,也没做马车,他们在一行侍卫的护卫下像菜市口行去,以前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竟然不过寥寥几人。

    因为人都去了菜市口附近,越往菜市口的方向走,越是人多。时不时能听到一些对话。

    “刘瑾已经开始凌迟了,你去看了没?”

    “我倒是想看,挤不过去啊!不得不说,老天终于开眼了啊!让这个奸贼伏法了!”

    “不是老天开眼了,是皇帝终于清醒了!叫我说啊,割三千刀太少了!怎么不割他三万刀,这才解恨!”

    “这种人死了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到时候刀山油锅什么的,还早着呢!”

    正德皇帝刚开始听着还不以为然,但是走着走着,耳边全是这样的议论声,正德皇帝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

    这个时候在一边的谷大用终于品出了张知节此举的几分意味!正咂摸着嘴心里感叹的时候,前方一个汉子嚎啕大哭的朝这边行来。

    他一边走着一边嚎啕大哭,身上十分脏乱,使劲的盯着捧在面前的双手,对周围不管不顾的,就这样呆呆的前行。

    到了张知节一行前面也不知道避开,直直的就撞了上来,张知节拉着正德皇帝避开了,皱着眉头看着那人就从面前走过。

    终于看清了那人手里捧着的是什么,一片手指大小的新鲜血肉!张知节眉头微皱已经想到了什么,这不会是刘瑾的的肉吧?

    正德皇帝也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这个时候张知节正好看到了一个锦衣卫在附近转悠,连忙招手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