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74章 金蝉脱壳

    噗!什么?!死了?!

    张知节有点懵,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道:“死了?怎么就死了?”

    看到提督大人震惊的样子,显然十分在意,百户只好苦着脸道:“据说这头倔驴骂刘瑾骂的挺狠,刘瑾虽然表面上答应放他一马,但是背地里命令内厂随后跟着出京追杀他!据说,这王倔驴就被杀了,他的亲朋好友还伤心的大哭了一场呢!”

    不会吧?这可是名震后世的大牛啊?怎么就这么死了?张知节不死心道:“没弄错吧?真的死了?”

    那百户苦着脸道:“大人,小的因和王倔驴的一位好友是街坊,这才知道的多些,他那位好友曾大哭了一场,确实是死了!”

    张知节脸色变幻不定,好不容易记起个大牛来,竟然就这么死了?这运气也太衰了吧!难不成自己影响了历史,把这位老兄给弄死了?

    不对啊?若是自己没来到这个世界,那倔驴兄也会上书刘瑾啊,也会被贬被追杀啊,那他肯定没死啊,要不然也不会名震后世!

    对啊,我就说吗?像这种大牛,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死了!张知节沉声吩咐道:“传本督令,立即出动缇骑全力寻找前兵部主事王守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张知节取下自己的提督腰牌,交给了那名百户,嘱咐道:“若是人还活着,务必活着带回来!还有,此事万分火急!”

    那百户虽然不知提督大人找王倔驴干什么,但是听到提督大人殷殷叮嘱,立即飞马直奔锦衣卫传令!

    如今内厂、西厂、东厂合一,锦衣卫也忙碌的很,宋存正带着人准备出去办差,刚出了锦衣卫官衙就见到一骑飞奔而来。

    宋存眉头微皱,好久没见过官衙前这么快的马了,马骑得快就意味着有急事!宋存带的手下也见到了马上的是锦衣卫,连忙出来招手拦截。

    那百户快马到了跟前,连忙掏出提督大人的腰牌举在手上高声道:“提督大人急令!”

    宋存等一众锦衣卫听了连忙躬身抱拳,百户勒住马屁一边喘息一边急声道:“提督大人急令,立即出动缇骑全力寻找前兵部主事王守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人还活着,务必活着带回来!此事万分火急!”

    宋存听到是提督大人急令,而且是万分火急,当即凛然,沉声道:“接令!”

    那百户这才跳下马来,将手中的提督腰牌呈给了宋存道:“指挥使大人!”

    这百户是跟着张知节的锦衣卫亲信,都是宋存挑的,自然认识,不过宋存还是接过腰牌来仔细看了看,这才还给百户问道:“王守仁?怎么个情况?”

    百户赶紧把王守仁的事情解释了一遍,然后纳闷道:“属下也不知道提督大人找这王守仁干什么?但是看提督大人像是十分重视的样子!”

    宋存心道,这不是废话吗?提督大人万分火急的话都说出来的,肯定十分重要啊!

    既然接到了提督大人万分火急的命令,宋存也不出去了,直接回转衙门开始安排起来!

    没过多久,锦衣卫全面动员了起来,缇骑四处,一队队的锦衣卫纵马出城消失在了官道上,如今霸州战事如火如荼,京中百姓虽然惊讶锦衣卫的大动作,倒也没有引起什么动静来。

    只是刚刚履任东厂提督的马永成和丘聚听了属下的汇报,知道锦衣卫全部动员寻找一个叫王守仁的官儿,而且是奉的锦衣卫提督大人的急令。

    马永成和丘聚俩人商量了一番,一致觉得虽然不知道小侯爷为啥找那个小官儿,但是跟着小侯爷的步伐总不会错的!于是东厂也撒出了无数的番子开始寻找王守仁。

    宋存听说了之后顿时急了,他不知道提督大人为何寻找王守仁,但是现在竟然连东厂都开始寻找起来,可不能让东厂捷足先登了,宋存在锦衣卫里跳着脚指挥起来!

    距离天津不远的武清城内,一个瘦瘦高高面色有些黝黑的中年汉子正坐在破旧的桌子旁蹙眉沉思!

    旁边一个十几岁的书童在破房子里来回踱步,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仆蹲在门口笑道:“我说瑞安,你就不能消停点儿!”

    瑞安闻言停下来愁眉苦脸道:“成伯,我这不是发愁吗?虽说少爷用计假死逃脱了内厂的追杀,但是前面正在打仗呢!咱们也过不去啊!”

    “这京城是不敢回去了,若往回走那是自投内厂的罗网!前面战乱不堪,咱们手无缚鸡之力,是绝对过不去的!少爷,您自诩智力超绝,快想个办法啊!”

    被称为少爷的黝黑汉子闻言摇头叹道:“京城陈兵数十万,竟然让乱民发展到这般地步!唉,若是给我三万兵马,克敌平乱还不是信手拈来!”

    瑞安苦着脸道:“少爷哎,您是熟读兵法,可是没有兵马啊,咱又不会撒豆成兵的仙法,这手上无兵如之奈何啊!少爷,咱们还是想想怎么安稳的渡过难关前往南京投奔老爷去吧!”

    老仆成伯皱眉道:“去南京投奔老爷?不去贵州龙场吗?”

    瑞安听了顿时跳脚道:“龙场那是什么荒山野岭鸟不拉屎的地方?少爷可是进士,做过兵部主事的大官儿,怎么能去做一个小小驿丞呢!”

    成伯摇头道:“你这小子,是怕去了那里娶不到媳妇儿了吧?不过,虽说是刘瑾作梗,但是毕竟是朝廷委派的差事,不能这么轻忽吧!”

    瑞安被说中了心事,有些面红耳赤道:“少爷,您说呢?咱们是去南京还是去那劳什子龙场啊?”

    这黝黑汉子却站起来道:“我倒是觉得应该回京城!”

    瑞安瞪大了眼睛道:“少爷,您是不是发烧了?咱们可是被内厂追杀的东躲西藏呢!这要是回到京城,那还能有命在吗?”

    那黝黑汉子皱眉道:“我算着,这刘瑾这时候应当是死了才是!”瑞安苦着脸道:“少爷,您当初上书弹劾的时候就说刘瑾是在劫难逃了!结果呢,咱们差点在劫难逃了!”

    但是蹲在门口的成伯老成持重,知道自己少爷的本事,站起来道:“要不,我去打听打听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