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76章 沉寂的侯府

    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播开来了。特别是朝廷大军再次兵败这样的大事,聚集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朝廷肯定会再派大军平乱,而是谁领军无疑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弦。所以张知节回到侯府的时候有些忐忑,不知道家里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子!

    张知节刚刚回到侯府,就发现有小厮已经在候着他了,老爷叫他去书房。张知节知道,不会是因为别的,一定是因为领兵的事。

    进了书房,张知节抬眼就看到老爹皱着眉头一脸凝重之色,小声道:“爹,您找我?”

    “皇上让你提督军务平乱,真的定下来了吗?”寿宁侯在五军都督府,知道的消息更加准确及时。

    “是的,已经定下来了!”张知节点头道。

    “你是怎么想的?若是,我去求求太后娘娘!”寿宁侯皱着眉头,心里十分担忧,他可是了解自己的儿子,打小就不爱读书,更没看过兵书!

    “皇上既然下定决心了,那我就试试吧!”张知节连忙道,可不能让老爷或者太太去求太后。

    “你有把握吗?”寿宁侯见张知节脸上并没有什么太担忧的神色,疑惑道。

    本来是准备收个大牛当小弟来着,那肯定把握很大,但是现在嘛,那大牛小弟生死成迷了!

    张知节略微有些头疼道:“提督三千营、神机营也算是有点心得!实在不行,不是还有陆完吗?”

    “掌军和领兵打仗不是一回事儿!别逞能,实在不行到时候就称病,把军权都交给陆完,胜了也能沾些功劳,败了也无妨,回来安心过富贵日子就是了!”

    “切忌别傻乎乎的冲到前面去!跟在后面压阵,多带些亲兵在身边,见势不妙就溜!宫里还有太后呢,不怕!”

    书房里只有他们爷俩,没有外人,所以寿宁侯说的分外的直白,实在是他就张知节这么一根独苗,由不得不跟着提心吊胆!

    听了自己老爹的掏心窝的嘱咐,张知节的心里暖暖的都是感动,张知节安慰道:“爹,您放心,我都晓得!”

    寿宁侯看着自己儿子快步走出去了,心里头忍不住叹息,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不消停能折腾!折腾别的也就罢了,这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

    来到上房的时候,整个上房一片肃静甚至是肃杀,没有一个丫鬟敢上来跟张知节调笑,一个个的都大气不敢喘一声。

    鸦雀无声的环境下,张知节到来的动静尤为清晰,燕支见了轻柔的小声禀道:“太太,二爷来了!”

    屋里传出了太太清晰的冷哼之声,张知节蹑手蹑脚的进来了,太太见状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张知节无奈的打了个手势,屋里的丫鬟们都如释重负的退了下去,这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娘,怎么了这是?”张知节直接上来抱着太太的肩膀道。

    太太闻言气的伸出手来使劲戳了戳张知节的额头,气结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家里商量?领兵打仗是闹着玩的吗?你小小年纪跟着瞎掺合什么?”

    张知节捂着额头道:“娘,我事先也根本就不知情啊,皇上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出,我也是猝不及防啊!”

    太太急道:“那你跟皇上推掉啊!你要是开不了口,娘去找太后说去!”

    张知节只好解释道:“娘,这事儿吧,也不能只往坏的方面想!先前两次兵败是因为刘瑾把持朝政,朝廷准备不充分!现在朝堂肃清了,皇上大臣们劲儿往一块儿使,个个方面都准备了,没有再打败仗的道理!”

    太太急道:“你又不会打仗!”

    张知节解释道:“我提督神机营、三千营还是学到了一些的,那些乱军岂不是更不懂打仗?再说了,不是还有兵部侍郎陆完嘛。人家是两榜进士,久在兵部任职,又熟读兵书!”

    太太脸色稍稍好转了一些,张知节第一次觉得让陆完跟着一起提督军务,竟然是这么明智的一个决定。

    张知节目光微转凑过来小声道:“朝廷已经败了两次了,所以这此出征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皇上这是让我跟着去蹭功劳呢!咱家的侯爵可不是世袭的,这要是有军功在身了,宫里还有太后娘娘,是吧?”

    太太听了瞪大了美目,被张知节成功的忽悠了,主要是张知节说的这个确实在理儿!张家是因外戚封爵,是不能世袭的,若是真的有了军功了,太后娘娘焉能不给自己娘家争一个世袭的爵位?那可就是子子孙孙都能富贵了!

    太太听了迟疑道:“只是打仗毕竟凶险啊!你还年轻,跟着皇上也立了不少功劳!”

    张知节笑道:“娘,你看谷大用、张伟打了败仗,不都活生生安稳的回来了!马中锡也没死在战场上吧,是他自杀的!所以说只要不冲在前面,没多大的风险!”

    “悄悄跟您说,刚刚爹把我叫过去嘱咐了一番,让我别傻乎乎的冲到前面去!跟在后面压阵,多带些亲兵在身边,见势不妙就溜!反正宫里还有太后呢!”

    太太听了连忙握着张知节的手嘱咐道:“老爷说的对,就是这么个理儿,你一定要听话!千万别往前冲!”

    张知节笑着点头应下了,太太犹自不放心,嘴里喃喃道:“明个儿就把闲云道长请来,不只她,不管是京里的大庙小庙还是道观,都要布施香油钱!”

    张知节听了不由抚额,这下闲云那道姑估计又得笑得合不拢嘴了,看太太这紧张的样子,指不定得花多少银子,撒银如流水啊!

    好在自己的玻璃坊赚的多,平常府里的开支也不算太多,就当是给家里花钱买安心了!张知节心里感叹!

    好不容易将太太安慰了下来,张知节走出上房的时候长松了一口气,往自己院子走的时候,张知节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现在不同往日了,可不只有太太要安慰,自己院子里还有呢!

    张知节禁不住又头疼起来,走到自己的院子前,果然院子里也是鸦雀无声,一片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