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60章 有恃无恐

    这锦衣青年趾高气扬的样子让张知节有些无语,白玉兰掏出了腰牌来一亮,冷冷道:“锦衣卫!能管得着吗?”

    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没想到来的这一群人竟然是锦衣卫。原来他们以为这姑娘是吃定大亏了,没想到转眼间就来了强援,虽然没看清锦衣卫的腰牌上写的什么,但是明显看出来了这不可是普通的腰牌!

    锦衣青年神色微微一滞,但是不知想起了什么,竟是微微冷笑起来:“锦衣卫了不起啊?大爷我岂会惧你个小小锦衣卫!少管闲事,要不然大爷一句话就能让你夺职下狱!你信不信?”

    “今天这小贱婢大爷我是铁定要带走的!要不然,你就拿一千两黄金来赎她!”

    锦衣青年嘴里冷笑,没人会傻到花一千两黄金来赎一个丫鬟,一千两黄金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哪怕这个丫鬟生的极为貌美,也不值一千两黄金!

    紫烟听了脸上有了一丝焦急之色,张知节脸色阴了下来,他是相信紫烟的为人的,这个锦衣青年很可能是垂涎紫烟的美色,所以才借机生事。

    张知节摸了摸身上,取出了两张银票来,淡淡道:“这是一张一万两的银票,一张一千两的金票!若是真是这位姑娘弄脏了你的衣裳,我都赔给你!不止这些,你身上穿的贡品丝绸,我送你十匹!”

    开玩笑,张知节差银子吗?当然不差!今天为了陪清宁郡主去上香祈福,张知节带足了银票,反正就几张纸,带着也不累!

    张知节此言一出,周围的人群一片哗然,这真是遇到豪门了!一千两黄金、一万两银子啊,这可是一笔巨财,这个少年竟然随身就带着,这少年是什么来头啊!

    更重要的是,这锦衣青年不过就是靠着身穿贡品丝绸做的衣裳显示自己优越,显得盛气凌人,结果呢,这少年竟然开口就是十匹贡品丝绸!

    这时候围观的人有识货的才认出了这少年穿着不起眼的藏青色衣裳竟也是贡品丝绸,虽然看起来低调不起眼,却不是这锦衣青年所能比的!

    这锦衣青年眼睛见到张知节手里的银票和金票,眯着的眼睛一亮,这是真的,真的一万两银票、一千两金票!锦衣青年心里一热的同时,也禁不住有些迟疑,能随手拿出万两银票、千两金票的人,总不会是普通人!

    听到最后,这锦衣青年忍不住瞳孔一缩,竟然开口就是十匹贡品丝绸!这说明这少年家里不但富,而且贵!

    没想到碰上硬茬子了,若是以前的锦衣青年真的就怕了,但是现在,锦衣青年脸色微微一变后,又变得坦然了下来!

    “既然你要为这贱婢赎罪,那大爷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吧!”锦衣青年就要举步上前来。

    竟然还真准备上前来接自己手中的银票,也不嫌烫手!张知节真被气乐了,冷笑道:“当然了,若是,不是这位姑娘弄脏了你的衣裳,那本督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敲诈勒索,哼哼!”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群中听到了张知节自称本督,终于有人认出来了张知节,掩嘴惊呼道:“这不是寿宁侯府的小侯爷吗?”

    人群中一听都炸了锅,张知节大婚的时候跨马游街,半个京城的人都见过他,当然了那个时候张知节被画的自己差点都忍不住来,更何况这些围观的人群!

    但是有人认出来之后,人群里的人一对照,越看越像,这可不是就是寿宁侯府小侯爷吗?

    我的个乖乖,竟然是名震京城的小侯爷!这可真是京城里响当当的人物,年轻一辈里的绝对翘楚,跺跺脚京城都得抖三抖!

    问题是,年轻一辈的有能和小侯爷掰手腕的吗?人们思索一下,没有!年轻一辈还真没有谁能和小侯爷掰手腕!哪怕是最显赫的英国公府小公爷也不成!

    那么这个锦衣青年绝对是踢到铁板上了!不管他是谁,他都掰不过小侯爷!没想到事情到了这里竟然能够峰回路转!

    他们一开始听到这位姑娘声称认识张知节,还以为是虚张声势呢!没想到不但真的认识张知节,还说曹操曹操就到!张知节竟然真的就来了!

    这锦衣青年听到了周围的议论声,也终于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竟然真的是张知节!张知节的名声他自然听闻过,也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有张知节那么风光!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上天竟然真的满足了他的愿望,让他也能和张知节一样风光!所以这锦衣青年听了周围的议论声,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害怕的神色。

    这下子周围的人群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位锦衣青年不可能听不到周围的议论声,竟然仍然是毫无惧色,如果不是傻,那就是真的有依仗了!

    这锦衣青年傻吗?一个开口闭口贪婪的索要一千两黄金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傻!那就只能说明他真的有依仗,人们纷纷激动的好奇起来,不知道这锦衣青年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锦衣青年咧嘴一笑道:“原来是张知节老弟!头回见面,幸会幸会!这小贱婢我看上了,给老哥我个面子呗!改天请你去翠花楼喝酒!”

    张知节老弟?真是好久没听到过这个称呼了,张知节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里还是生出了一股荒谬感!

    白玉兰他们一众亲卫听到这锦衣青年大大咧咧的叫提督大人“张知节老弟”,禁不住嘴角直抽抽,现在就是徐鹏举、张仑、徐光祚当着提督大人也叫不出“知节老弟”这种称谓了!真不知道这哥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锦衣青年看到张知节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懊恼的一拍脑袋笑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夏,叫夏臣!说起来,咱们也算是姻亲!”

    这锦衣青年竟然姓夏?围观的人群忍不住一阵议论,最近京城最炙手可热的人家就是夏家!当今皇后的娘家!这锦衣青年莫非就是夏家的人?

    怪不得还自称与小侯爷算是姻亲,原来竟然夏家的人!怪不得这般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