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64章 架上火烤

    那毕竟是名震京城的小侯爷,即便是闭门谢客的老爷听了也十分上心,看到老爷脸上尽是疑惑之色,门房小心的解释起来。

    “老爷,据门外的锦衣卫说,大少爷和张提督在外面起了什么冲突,张提督许给了大少爷一万两白银、一千两黄金和十匹贡品丝绸赔罪,那银票和金票已经当场给了大少爷,这十匹贡品丝绸是如约送来的!”门房说到最后声音都已经有些颤了,因为面前的老爷听到最后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血红,已气得嘴唇都有些哆嗦起来!

    简直就是荒谬!什么样的冲突能够用万两白银、千两黄金、贡品丝绸赔罪?!传出去夏家还有什么名声可言!这个逆子竟然还坦然收下了,这不是把寿宁侯家往死里得罪吗?

    张家在京城有多么大的能量啊?张知节锄奸平乱享誉朝野,与皇帝交情莫逆,还有太后坐镇宫里!张家与宫里的大太监们素有交情,与定国公府、英国公府等勋贵也都相交甚好。

    最重要的是,自己苦心谋划就是想着搭上张家求助,结果呢,话还没搭上就先把人家得罪了!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脑残玩意儿,真是个孽子!

    但是夏儒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很快就沉静下来了,沉声道:“他们人呢?”

    “小的们不敢擅专,那些锦衣卫还在门外等着呢!”门房上的人心惊胆战道。

    事情既然生了总要想办法解决,夏儒立即起身离开书房大步向外走去,门房上的人赶紧在后面跟着。

    白玉兰在大门外沉静的等着,他知道夏儒一定会出来的,如果夏儒连露面都不露面就这么收下了,那夏家真的是没救了!

    果不其然,一个富态的中年人一脸沉静的走了出来,身着打扮并不如何奢华,反而十分素净,这就是皇后的父亲夏儒了。

    到底是皇后娘娘的父亲,白玉兰他么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大喇喇的坐在马上,见到夏儒真的出来了,白玉兰他们赶紧全都下了马!

    白玉兰抱拳道:“下官锦衣卫千户白玉兰见过夏大人,大人抱恙在身卑职等还来打扰,实在是迫不得已,还望海涵!”

    夏儒摆手笑道:“一点小恙而已,无妨无妨,白千户里面请!”

    白玉兰笑道:“下官等就不便打扰夏大人了,下官等奉提督大人之令送十匹贡品丝绸来,还请收下,下官等也好回去复命!”

    夏儒闻言脸色一凝,恳切道:“老夫真是一头雾水啊,白千户,能不能告知老夫到底生了何事?”

    白玉兰点头道:“好吧,今天我们提督大人在一品鲜前面碰到了一起纠纷。起因是贵府臣公子声称一位姑娘路过他身旁的时候碰到了他,使他将酒洒在他用贡品丝绸做的衣裳上,所以贵府公子就要这姑娘赔偿一千两黄金,不然就要这姑娘随他走!”

    听到这里,夏儒的脸色已经变了,一千两黄金,真是狮子大张口!这分明就是讹诈!

    白玉兰对夏儒的脸色视若不见,接着沉静道:“那位姑娘却声称,根本就没有碰到贵府臣公子,是臣公子自己将酒洒在了身上,所以就争执了起来!”

    “我们提督大人正巧路过,巧的是这位姑娘对我们提督大人曾有大恩!我们提督就上前劝和了一番,最终,用一万两白银、一千两黄金和十匹贡品丝绸才将这件事情了结了!”

    “那一万两银票、一千两金票贵府臣公子已经当场收下了,只是当时提督大人身边也没有带着贡品丝绸,所以回府之后这才令下官等按约送来了!”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番经过!夏儒已经听得脸色铁青!只是因为酒洒在了身上,就索要千两黄金,明天夏家就会成为全京城的笑柄!况且是不是真的是人家姑娘碰的他还两说呢!对于自己的儿子,夏儒十分了解!

    不得不说,张知节真是好手段!张知节砸上这万两白银,千两黄金,只要有头脑的谁不得对张知节竖起大拇指!相反,夏家可就被张知节架在火上烤了!

    宫里会如何看待夏家?京城百姓会如何看待夏家?京中的贵族圈子又会如何看待夏家?对于夏家来说,这绝对会无比的煎熬!

    自己的这个孽子还以为占了人家的便宜,以为人家怕了他,岂不知人家是含怒出手,一出手就如此狠辣!自己的儿子跟人家比起来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无怪乎人家混的风生水起!

    夏儒铁青着脸苦笑道:“真是让白千户见笑了。我这个逆子行事极为荒诞,这不过就是一件小事引起的,如何能让张提督这般破费?这东西老夫实在是没有脸面收下,那一万两银票、一千两金票老夫也会尽快还给侯府的!”

    白玉兰抱拳道:“夏大人,卑职奉令而来,若是东西没有送到岂不是显得我们提督大人言而无信?若是夏大人不收下,那卑职等实在是无法回去交代!”

    白玉兰沉静的说完之后一挥手,手下已经抱着十匹贡品丝绸上前来了。既然提督大人的命令是将这十匹贡品丝绸送到夏府,那白玉兰无论如何都必须做到。

    见到白玉兰如此坚决,夏儒唯有苦笑,他略一思索,反正金票银票都已近收了,还得去还,夏儒不禁叹道:“罢了,罢了,就暂且放到这里吧!麻烦白千户回去转告一声,夏某必会好好教训这个逆子,过两日必携重礼亲自登门向侯爷张提督赔罪!”

    夏儒的话说完之后,门房上的人赶紧上前将贡品丝绸接了过来。夏儒望着这些沉甸甸的贡品丝绸,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白玉兰拱了拱手道:“既如此,那下官就告辞了,夏大人的话,卑职一定会转告提督大人的!”白玉兰转身上马,带着手下呼啸而去。

    门房吃力的抱着沉甸甸的贡品丝绸,迟疑道:“老爷,这?”夏儒沉声道:“好生放到库房里,万万不得有一丝损伤,这些还得还回去!”

    吩咐完之后,夏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无比,狠声道:“去!把那孽子给我找来!我今天定要活活打死他!”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