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94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正德皇帝将小红豆收为义女赐封为公主,那是因为心疼小红豆没有名分。但是宁王世子又是图什么呢?

    张知节苦思了片刻,没有任何答案,难道自己猜错了?正德皇帝见到自己说完了之后,张知节就陷入了沉思,等了片刻仍然没有任何有要醒来的迹象!

    敢在他面前走神的也就张知节了,正德皇帝无语的在张知节面前晃了晃手,张知节这才回过神来!

    张知节连忙笑着道罪道:“臣一时走神了,请皇上恕罪!”

    正德皇帝摆手笑道:“想什么呢你?怕小红豆被欺负了?放心吧,都有人看着呢!小红豆可是公主,那小屁孩不过是亲王世子!”

    “倒也不是,臣就是觉得宁王爷实在是糊涂,世子不过才四岁,竟然就让他千里迢迢来京城祭拜先帝!”张知节有些疑惑道。

    正德皇帝笑道:“自从你入了锦衣卫就变得疑神疑鬼了!宁王风评还是不错的!之所以遣世子入京祭拜也是显得心诚,倒也不用真的世子做什么,毕竟他才四岁,只要有这颗心就是极好的!”

    构陷亲王,离间皇室这可是大罪!张知节也只能点到而止,虽然此时即便张知节讲了什么正德皇帝也不会在意,但是谁知道以后呢?谁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人留意积攒下来用来诋毁?所以说张知节也极为谨慎小心!

    况且张知节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有铁一般的证据是奈何不了一个亲王的!有了永乐大帝以亲王身起兵履位的经历之后,从永乐大帝开始历任皇帝都对各地藩王严防死守!若是没有铁一般的证据而逼得一位亲王造反的话,那可是谁都承担不了的责任!

    离开了豹房之后,张知节还是在皱眉苦思,若是宁王的目的真的是想着让皇后收世子为义子的话,那宁王图什么呢?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非是权财色,江南才是佳丽之地,远到京城求色显然是不可能的,况且派来的不过是四岁的世子!

    钱财的话,宁王现在在京城里大肆送礼,极为豪奢,宁王这是在舍财,显然宁王不缺钱财!也是,没听说哪个藩王会缺钱财!

    那就只有权了!宁王龙子龙孙,是大明朝的亲王,在南昌俨然土皇帝一般!若论地位的话,除了皇帝就是亲王了!所以宁王要是想要的是权的话,除非……

    若是宁王想要染指皇位的话,一个四岁的儿子能够济的什么用?难道让小屁孩成为了皇后的义子,他还能接任皇位不成?宁王就是把王府搬空了全都送了礼,群臣不会同意义子继位的,继位的只能是正德皇帝的亲生儿子啊!

    只是这是很明显的道理啊!哪怕宁王的儿子成为了正德皇帝义子,那也只能是义子,哪怕皇后没有诞下嫡子,皇后的义子也只能是义子,登位的也只能是正德皇帝的儿子!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宁王不明白?这宁王是脑子抽了吗?

    真是想不通啊!张知节有些头昏脑涨的摇了摇头,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宁王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诚心让世子代自己来祭拜祭拜先帝?

    想不通的张知节只能让锦衣卫严密监视着宁王府派来京城的人!虽然宁王派来的人在京城里大肆送礼,引起了一些波澜,但是并不怎么惊人!

    因为这是一位藩王送的重礼,所以收到重礼的人家都觉得十分烫手。虽然宁王大肆送礼,就算有问题也法不责众,但是大家都还是小心翼翼的观望,毕竟宁王对于京城来说是十分陌生的!

    一位藩王大破血本送了这么多厚礼,所求肯定不小!所以大家虽然收了重礼,想退也退不回去,但是也都没有坦然收下,而是封存了,观望一下风声再说!

    但是出乎张知节意料的是,宁王府的人只是送礼,并没有攀交情拉关系!即便是张知节让锦衣卫紧紧的盯着的庆阳伯府也是如此,宁王府的人送完重礼很快就出来了,并没有多逗留!

    收到了锦衣卫所有的回报之后,张知节又陷入了沉思,也许自己可能真的错了,宁王不过是入京炫富来了!

    揉了揉紧锁的眉头,张知节有些疲惫道:“没有别的事儿了吧?”

    倒还真没有什么别的事儿了,看着提督大人有些疲惫的样子,高勇凑趣道:“正事是没有了!不过夏家那位大少爷今天可是出门了!听说在酒楼里吃饭的时候扔了只虫子,打算借此吃饭不给钱呢!”

    张知节听的目瞪口呆,庆阳伯和庆阳伯夫人都是精明人,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儿子呢!竟然干出这么没品的事儿来?

    当时也不过是一场小冲突而已,以张知节如今的地位自然不会放在心上,要不然也不会看在二叔家的面子上帮助夏皇后!

    所以张知节只是纯粹带着一丝好笑的意味笑问道:“怎么样?成功了吗?那店家不会跑到庆阳伯府要饭钱去吧?那样的话庆阳伯府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高勇笑道:“好像是成功了!本来是被揭穿了的,后来有人给他解了围,还请他去飘香院玩去了!”

    竟然还有人给夏臣解围,还请他去飘香院玩,这可真是稀奇了!现在的夏臣在京城早就臭名远扬了,一个得罪了张知节,被皇上金口玉言亲批孟浪无德的人,一个被剥夺了所有赏赐的白身的人,只要是京城里上的了台面的还会有谁搭理他?

    还会有谁上赶着给他解围,还请他去飘香院玩?张知节感兴趣道:“竟然还有人请夏臣到飘香院玩?是谁这么好心啊?”

    高勇笑道:“这个倒是不知道,应当不是京城人,也是,现在京城里的人谁会傻到和夏臣搅和在一起,那不是一样是孟浪无德吗?”

    不是京城人?张知节心里一动,中指轻轻的敲着桌子,脸上一片沉思之色!高勇和宋存见到提督大人沉思了起来,心里不由十分惊奇,难道提督大人心里还没打算放过夏臣?